何芳拎个菜篮子从外面唉声叹气的进来,李和慌忙问,“媳妇,咋了?”

    孕妇的心情不好,也是影响胎儿,他还是很仔细的。

    何芳拿出一张一百的说,“我去买菜,人家说是假币?!?br />
    李和眼睛盯着瞅了一下说,“不像啊?!?br />
    假币泛滥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不过假币的制造水平不高,一般都是机制胶印的,很好识别。

    何芳很着急的说,“不信的话,你拿你的跟这个对比下?!?br />
    “你这是怀疑我眼光??!”李和想也没想,低头把堂屋椅子垫给掀了起来。

    何芳勾头看,见李和从椅子垫底下找出了一百块钱,她一把给夺了过来,说,“好啊,我早就怀疑你藏钱了!还果真是??!我就说嘛,你这几天哪里。来的钱抽烟?!?br />
    “咱能不能多点真诚,少点套路!”李和这才反应过来,被这娘们忽悠了,气的直跺脚!不过还是死死的挡着椅子。

    何芳把她推开,又从垫子底下抽了好几千块钱出来,问,“这又是从哪里来的?”

    “咱家外面有生意,你又不是不知道?!闭飧銮谴悠剿墒掷锬玫?,一直藏的小心翼翼。

    “还有没有,都拿出来?!?br />
    “没了,真的没了!?!逼涫邓α客吒堑紫禄故遣亓饲О芽?,狡兔三窟的道理,他还是晓得的。他不敢跟何芳顶着来,孕期的女人敏感多疑,忧虑、紧张、不安、依赖性很强,即使是何芳这么个聪明体贴的女人都不能避免,这些都是怀孕期间体内激素变化导致的生物效应。

    李和只能自我安慰,再熬到孩子出生就行了。

    而且何芳最近阶段睡眠不宁,他都跟着心疼。

    她看着他这惶恐的样子,却又噗呲笑了,“我又那么可怕嘛,我不是不给你花钱,可你花钱总要在地方吧。你想想,咱老家,种玉米也好,栽稻子、小麦也好,辛辛苦苦的一年的收成都没你一个月花的多,糟践不糟践。我宁愿着你把钱给那些上不起学的娃娃,也不要在你手里糟蹋了?!?br />
    “我知道了?!庇姓饷瓷蠲鞔笠宓南备?,他不知道是该悲还是该喜。

    他又提起了去香港的事情,何芳却是摇头,“又是拿钱扔水里不响。你要是做生意就去吧,我一个人行?!?br />
    “不是,我意思是那边的医疗条件好一点,咱去检查检查,不是更保险一点嘛?!崩詈椭荒芤院⒆幼鼋杩诹?,不然这女人也不能同意,“而且老四我已经提前让她在香港等着咱了。咱就一起去吧。那于老太太也经常念叨你呢。你不想去看看?”

    “也不知道李叔怎么样呢?”何芳突然想起来了李老头。

    “有时间我去问问?!崩詈鸵埠闷嫖裁蠢罾贤氛饷闯な奔涿涣讼?,这去泰国都有好几年了,“身份证给我,我去给你板材料。咱们一起去吧。

    “好吧?!焙畏贾沼谠敢庖黄鹑ハ愀哿?。

    “这就对啦?!?br />
    李和感叹,母爱的力量果然是伟大的!

    为了肚子里的孩子,是怎么折腾都可以的,她也比较看重香港的医疗条件。

    “你这又干嘛?”何芳不明白李和伸手过来的用意。

    “哎,买机票不要钱啊?!?br />
    何芳犹豫了一下,还是把钱塞到他手里,叮嘱道,“省着点花?!?br />
    “知道啦?!币桓雠⒆庸沙晌桓雠?,开始关注柴米油盐酱醋茶,果然没有以往那么可爱,与世无争了。

    不管是生的伟大,还是出身低微,都离不开这七样东西。

    睡觉的时候她躺在李和的怀里,低声道,“对不起?!?br />
    李和亲了她一口,“没什么对不起?!?br />
    “是我没用,可是我就是控制不了情绪?!?br />
    “我是你男人。我就该对你好。没事的。放开点?!?br />
    何芳却又低声说,“我想知道是男孩是女孩,我们去医院查查好不好?!?br />
    李和摇摇头,说,“傻子,男女一样。提前知道结果也没啥意义?!?br />
    他心里隐隐还是希望最好是个姑娘,姑娘才是贴心的小棉袄。根据他的经验,养儿子跟养猪没区别,了无情趣。当然,按照同性相斥异性相吸的原理,也能解释为什么爸爸对女儿更疼爱点,母性的光辉在儿子身上也更容易找到。

    何芳盯着他说,“可是我们只能生一个。我还是想要儿子?!?br />
    “亏你还是读过书的。男女有什么区别?!?br />
    何芳叹口气说,“你不懂。做女人太苦了。我不想我肚子里的孩子做女人?!?br />
    李和朝天指指,说,“老天爷注定的。咱没得选择。你记住了,他爹有的是钱,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都吃不了苦,没得苦吃?!?br />
    何芳只是偎在他怀里,不再言语。

    两个人出发的时候,还是把家里的事情交给了常静。

    何芳一上飞机就吐了好几次,李和敞开塑料袋给她吐,还不时的给她顺背。何芳喝了一杯白开水,身子才舒服一点,见周围人都是捂着鼻子的,只能连声向四周道歉。

    周围的乘客,倒是通情达理的,摆手示意无事。

    “真是没用了?!?br />
    李和心疼的把她搂怀里,抚摸她头发道,“你是替我受罪?!?br />
    下了飞机,沈道如亲自来接机。于德华人在浦江,却是没法来了。

    上车后,何芳一直靠在车座位后背上,只是开始好奇的看了几眼外面的高楼和立交桥底下的风景,后面感觉没意思,就不看了。

    听说李和要去看老五,就问,“咱去买点礼物吧??兆攀植缓每??!?br />
    她还没有见过小姑子,总要留个好印象。

    “不用。她个半大孩子,不会有心思的?!?br />
    何芳还是坚持说,“我做嫂子的。总要见面礼吧。不能空手的?!?br />
    “行?!崩詈突故侨蒙虻廊绨殉低T诹艘蛔坛∶趴?。

    何芳对沈道如道,“沈先生,你看哪里可以换钱的。我们总要换港币的?!?br />
    李和晃了晃从沈道如手里接过的皮包,笑着说,“走吧,都准备好的。尽管去买就行了?!?br />
    ”多少钱,我给你?!昂畏家颓虻廊?。

    沈道如道,”李太,不用了。这些钱本来就是李先生自己的?!?br />
    何芳向李和投去询问的目光,李和说,”对的。都是咱们自己的。走吧,赶紧买完,赶紧回去休息?!?br />
    在商场里,何芳从一楼逛到了四楼,只是惊叹了一下这里东西齐全,其他没有多大的震惊,友谊商店的东西跟这里也没多大的区别。

    跟售货员咨询了一下,她只选了两件女孩子的衣服,

    李和跟沈道如却在旁边震惊了,因为从头至尾何芳跟售货员的对话,他俩没插上话,何芳的粤语居然也很流利。

    李和偷偷问,”你怎么会粤语?“

    他压根就不知道。

    ”你忘了,赵青跟我一个宿舍,她就是粤东的。她开始去普通话不好,我不得就迁就她学了点粤语。再说,粤语歌又没少唱,自然而然就会了?!?br />
    李和伸出大拇指说,”果然厉害!“

    ”少见多怪?!?br />
    从商场出来,李和才想起来问,”你怎么不买几件?“

    何芳摸摸肚子,”都是太紧身了,你看我这还能穿嘛?!?br />
    这才重新上了车,向李和的宅子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