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开车去了黄国玉的店,这是他第二次来,进了店里,选了一款最好的洗衣机,黄国玉哥俩亲自帮着搬上了车。

    黄国玉问,“李老板,这里还有空调,我帮你搬上车?”

    有讨好的机会,他一点都不愿意错过。

    李和摇摇头,“那玩意太吵?!?br />
    现在的空调噪声都很大,李和不稀罕。再说,何芳怀孕呢,也基本用不上,所以现在他懒得装上去。

    “我们也有最好的华生的电风扇?!?br />
    “放到车上?!?br />
    电风扇个头分量都很足,全铜的,很重,李和对这种傻大黑的工业设计也是无语,不过这个家里是用得上的,一到夏天,他还嫌弃一台电风扇不够用呢。

    “好叻?!被乒窕卮鸬母纱?。

    李和在店里又转了一圈,好像没什么他能看得上的。

    “算下多少钱?!?br />
    “这是你自己的生意?!被乒裼械阄?,大老板拿自己家的东西,需要给钱吗?

    “按规矩来?!崩詈突故羌岢指饲?。

    而黄国玉呢,只能无奈的接了钱。

    车开到家门口,洗衣机这么笨重,他一个人是没法搬下来的。何芳要上来帮着搬,他赶忙把她赶到一边了,“该爱惜的时候不爱惜?!?br />
    何芳说,“那我给你喊人?!?br />
    她刚转身,却是看到了蒋爱国、王慧、还有赵永奇一行七八个人,甚至马金彩都来了,后面还跟着两个孩子。

    赵永奇上前帮着李和抬起了洗衣机,笑着道,“我们还怕你不在家呢?!?br />
    李和冲刘波招呼道,“也来使把劲,这玩意真重?!?br />
    “真烦?!绷醪ú磺樵傅陌崞鹆讼匆禄牧硗庖唤?。

    三个人小心翼翼地把洗衣机抬到了后院子的自来水龙头旁边,这样用起来最方便。

    何芳把王慧和马金彩迎到了堂屋,虽然她跟王慧不对付,可是人家来做客,礼节一样也不能缺,又是倒茶又是拿水果。

    王慧笑着问,“结婚的感觉怎么样?小李子没欺负你吧?!?br />
    “吃个苹果,马姐你也吃个,给孩子也拿两个。老蒋,你也吃啊。你们都别客气”何芳给几人一人递了一个苹果,然后继续道,“他什么性子,你还不清楚,高兴了吧能把人哄上天,不高兴了吧,能挂脸一整天,一阵一阵的?!?br />
    王慧道,“男人不能惯,越惯越完蛋?!?br />
    马金彩也道,“这话在理,我家老赵,就是那个德行,惹急了我,我就让他自己洗衣服做饭,看看这女人容易不容易?!?br />
    “别啊,不能趁我不在,给我上眼药水啊?!崩詈托ψ沤?,给每个人都散了一根烟,才问道,“怎么这几天有时间过来了?”

    王慧瞪了他一眼说,“难为这么大事情,你们两口子还有心思摆酒席、请客,现在还能在家里呆得住?!?br />
    何芳叹口气说,“拒绝搞不好就成了翻脸,劝架搞不好就成了帮凶,所以啊怎么做都是错,还不如在家里老老实实地呆着?!?br />
    王慧说,“个人的悲情只能引起同情,什么用都没??墒怯行┤司褪悄敲刺盅?,用个人的悲情的方式讲述历史,貌似很宏大,其实就是以偏概全,以个人体验来否定客观规律。个人的生命经验与宏大的历史比起来,永远是那么的微不足道?!?br />
    赵永奇对马金彩说,“你在这坐着干嘛,赶紧去厨房忙忙?!?br />
    “哎呦,我都忘记了?!?br />
    马金彩刚要站起来,就被何芳按下,说,“马姐,不用你忙活,我来弄?!?br />
    马金彩瞥了眼她的肚子,笑着说,“怀孕了哪能还受油烟,我们不是外人,你只要告诉我厨房里有什么菜就行,我来做?!?br />
    李和说,“要不我们下馆子吧?!?br />
    他还没来得及去买菜呢,而且这些人来的时候也没提前打招呼。

    刘波嚷道,“下毛馆子,我知道你家里囤的有茅台。今天就是吃豆腐渣,老子也耗你这里?!?br />
    “行,行,老子去买菜?!?br />
    李和出门去买菜了。

    以往菜场摆摊的郊区不在了,甚至冯老太的摊子都不见了,要知道这老太太风雨无阻都是出摊的。

    他进了菜场里面只是随意买了一些鸡鸭鱼肉就出来了。

    回到家他自己亲自帮着马金彩打下手,洗菜、、摘菜、收拾鱼,何芳都被他赶了出去。

    王慧说,“这小子挺贴心你的啊。一直还没瞧出来?!?br />
    何芳听了这话,心里甜滋滋的,笑着说,“也就那样吧?!?br />
    “不回去上班了?”

    “等孩子出来再说吧?!焙畏加植蛔跃醯母讼露亲?,然后问,“你什么时候结婚?”

    “你是可惜了。我不能跟你学啊?!蓖趸勖蛄丝诓?,笑着说,“我不结婚,一结婚就要生孩子。她们说一孕傻三年,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别说三年,就是怀胎十个月我都受不了,等孩子出来了,十个月了,再去上班,谁还能记得我?我还能干啥,啥机会都没了?!?br />
    何芳说,“你年龄也不小了,该为自己着想了?!?br />
    原本两个不对付的人,何芳却突然对她心生出了怜悯。

    马金彩的在厨房忙碌的很麻利,不一会儿就出来了三个菜,让大家先上桌吃,把李和也推出了厨房,“你在家待客,你赶紧安排,厨房有我就行?!?br />
    “那谢了,马姐?!?br />
    李和从屋子搬了一箱茅台出来,说,“来吧,有本事尽管喝?!?br />
    刘波不客气的揭开了盖子,说,“不错,陈年酒,等会我搬两箱?!?br />
    “做梦吧?!崩詈筒焕忠?。不是小气,只是不爽刘波这个破嘴。

    刘波说,“我没少拿茶叶给你吧,我不喝茶,不都便宜你了?!?br />
    “行,你拿,怎么不喝死你?!闭飧鍪鞘率?,李和没法反驳。貌似刘波给的茶叶比他的酒贵多了。而且这么多年,他真的自己没有自己买过茶叶,都是这个给一点,那个给一点,就够他喝了。他想买茶,都没机会。

    何芳给王慧拿了可乐出来,王慧说,“不喝那玩意,我也喝酒??上悴荒芎??!?br />
    何芳笑着说,“我要是能喝酒,我今天非放倒你们,你们啊,一个个都别想利索的出我家大门?!?br />
    大家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