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彪听了李和的话最是兴奋,高兴地道,“我这些年也积攒下不少朋友,很多人开厂子做生意就是没钱,都想拉我入伙,没经过你允许,我哪敢同意。不过说实话,有的厂子做的挺不错,要么接了单子没钱开工,要么规模做不大,做的半死不活。这些生意都是稳赚不赔的,哥,你这话真到我心坎里了。我回去就投,什么孵化不孵化我不懂,但是跟老鹰抱小鸡一个道理吧?!?br />
    他这话说完,众人哄然大笑。

    他这话也引起了众人的话匣子,是啊,外面能挣钱的生意太多了,一个人做怎么能做得完呢?

    还不如投钱做个股东轻松,这又把众人引入了另一个境界。

    “你们看着办?!崩詈兔蛄艘豢诓杓绦?,“我再说下,我接下来的想法吧?!?br />
    他不做整合,并不代表没什么想法。

    “苏明,你的磁带业务要尽快向正版过渡,至于怎么过渡,我管不了,也不知道怎么管。反正把精力放在正事上就对了?!?br />
    李和知道盗版终难长久,之前做盗版的原因是港台的歌曲在内地没发行,不做盗版的话太浪费市场空间。如果人家已经在内地发行正版,你还在后面做盗版,就非常不地道了。

    众人又是哄笑。

    李和也笑着道,“我说的是实话,大实话你们也笑?!?br />
    苏明答话说,“好的。我会找音像公司合资,目前我也在跟一些港台公司谈音响的内地发行权?;褂惺裁吹缬肮?,找我去投资拍什么电影呢,我觉得都可以试试?!?br />
    “拍电影?你自己试试吧。我也不管。不过,还有就是你那些打印机之类的办公用品,能不能拿到中国的代理权,能拿到最好,拿不到的话做二道贩子也不是长远之计,就不用投入太大资金,慢慢收把,哪起哪了?!?br />
    苏明摇摇头道,“拿不到。小日苯贼精,可能会自己在中国开设分公司。批发我可能做不起来了,零售那三瓜两枣我也看不上。早晚会停?!?br />
    “恩?!崩詈透彰魉低?,又挪了下椅子,回头对付霞和李爱军道,“你们俩吧,都挺好,但是有一点不好,厂子的位置不好。将来的经济重心肯定是南方,不管是投资环境,还是产业配套,包括物流,咱这怎么都差一截。南方的厂子一起来,你们要面对的竞争可就大了?!?br />
    李爱军点点头,“我有心理准备,那帮温州佬从我这拿的货越来越少了。听说很多人转向了胡建,我准备有时间过去看看?!?br />
    李和笑着道,“那就好?!?br />
    付霞也笑着道,“目前我们的板材成本太高,之前利润高,我不怕。我怎么着也会想退路的,他们说印尼还有什么缅甸的木材便宜,如果是真的,大不了我去南方开个分厂,也没什么大不了?!?br />
    她说话的气势越来越财大气粗了。甚至可能在厂里说话颐指气使惯了,脸上的气质都慢慢发生了变化,对着旁人,脸上越来越冷漠,越来越不苟言笑。

    李和道,“行,你们自己看着办?!?br />
    他转而把眼光对准卢波,弄得卢波一阵紧张,“哥,有什么话,你直接说?!?br />
    “没什么。你不捅娄子就行了?!崩詈投运皇裁创笾竿?,不过好歹每个月的花销都是指着他送过来。卢波这摊生意够李和生活开销了,李爱军这些人做的好,李和这些年还没怎么分红,都允许他们投资再生产。

    卢波松了一口气,他自己是挺自傲的,想着手里管着六家服装店,三个中关村的摊位,每个月上千万流水,怎么也不比别人差!

    李和望向周萍说,“饭店继续往南扩张,我今年可能南下,我希望走到哪里都能吃到自己家的饭菜?!?br />
    周萍笑着道,“这个问题不大。只要有合适的人,我会尽快安排?!?br />
    于德华笑着道,“李先生,你忘记了,我们之前盖的大厦已经完工。不要说吃,马上你也可以住到自己家的酒店宾馆,我们马上开业的金鹿酒店,统共22层,将是中国最高楼。到时候市委领导会出席我们的开业仪式?!?br />
    能把白天鹅宾馆给压下去,让他非常的得意,这次的装修就花费了一年多的时间,有多豪华自不必说。

    “哦?!崩詈驼娴牟畈欢嗤橇?,不看账目,天知道他这些年到底投了多少项目,反正东一榔头西一棒子,也没个准数,“希望如此?!?br />
    就是这十年间经他手买的房子,要是不翻小本子,他都记不住几处。

    小威见李和半天不说话,才诺诺的道,“那哥,我怎么办?”

    “看着办?!崩詈捅纠聪胂衿匠R谎抵鼗暗?,可当这么多人面,还是给这熊孩子留了脸面,继续道,“你们自己什么想法?黄国玉你来说?!?br />
    他看了一眼下面低着头的黄国玉哥俩,本来不想让这哥俩来开会的,可是想想毕竟还是人才啊,这样的人不用挺可惜的,还是给个机会,观察观察吧。

    他让这哥俩过来,更多的是震慑作用,哪怕这哥俩将来要反叛,也要掂量下斤两。

    “李老板,我觉得我们一定可以做好的?!被乒袢肥得挥邢氲嚼詈突岬闼?,他喊小威大哥,自然不能再喊李和大哥了。觉得这是个机会,不由得要表现起来,稳住心神说,“我们现在是七家门店,所有人都知道我们和美电器店的价格是最低的,只是苦于货经常跟不上。我听说南方有不少电器厂,我觉得我们可以去跟他们合作,创建新的供销模式,脱离中间商,与厂家直接接触,实行包销定制。这将使我们有能力提出薄利多销的经营思路,以降价的方式取得市场认可?!?br />
    “据我所知,目前市场上是供不应求,国营百货都是拼命抬价。哪里还有自己压价的。有钱不赚的不是傻子嘛?!鄙虻廊缣苏饣胺浅5牟豢旎?,因为和美电器的货就是他提供的。

    黄国玉不惧,依然神色自若的说,“可是李老板说过,没有永远的卖方市场。提前赢得口碑就是提前赢得市场。只要我们在顾客的心里建立和美的货最便宜的印象,我们将立于不败之地!而且我们不是没有赚钱,我们所赚的钱都是用于店面投资了?!?br />
    “可是你赚的钱是基于沈先生给你提供了便宜的货源?!崩詈兔髦阑乒袼档枚?,可是也要站在沈道如这一边,同时也是为了压压黄国玉的性子。居然能让小威听他的,果然不简单。小威这熊孩子明显都被这货带歪了。

    “谢谢沈先生?!被乒窳骋缓?,立马向沈道如鞠了一躬,话锋一转,继续对李和说,“李老板,相信我和威哥,我们一定可以的?!?br />
    李和笑着说,“那看你表现?!?br />
    平松在一边欲言又止,他是急坏了,怎么还没安排他呢!

    “你着急什么,马上跟我去浦江?!崩詈途龆ㄏ劝阉泵厥橛米?,因为现在真的没有空位置腾给平松,到原来的小弟的手底下,他肯定不会乐意。

    这场会好像谈了许多,又好像什么都没谈。众人听完别人的业绩汇报,再对比下自己,只是各人感受不同罢了。

    不过众人在这场会议中都有一个感受,没有人再比李和有钱了。

    从饭店出来,众人的都是普桑、丰田、平治,只有李和还是小面包。付霞、李爱军、于德华这些人还都有专职司机,**的一塌糊涂。

    于德华看不过眼了,道,“我这车留给你了,我不怎么来这里,根本就用不上几回?!?br />
    他不止提过一次了。

    “得了吧,遇到想发财的,没两万块都不敢扶?!闭饷春玫某悼鋈?,就是明着告诉那些碰瓷的,老子有钱,你赶紧来。碰瓷的都很有素质,不把自己都弄一身伤,断上几根骨头,都不好意思朝车主开口要钱。

    瞧瞧人家这敬业程度和专业水平,车主都不忍心不给钱。最关键的是案件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确凿,不给钱还真不行。

    他不怕碰瓷,他怕烦。

    而且这个面包车李和开着也挺舒服,什么车他无所谓。

    平松在一旁道,“真不开眼,咱削他就是了,哥,你放心,有我在呢?!?br />
    “你能天天跟着我?”李和上了车,不再跟他们啰嗦。于德华这些人现在名声在外,一来这边,身边总是围着一圈人。李和不想让人瞧见了,他不想多些没必要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