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白了,就是小公司,大集团,小企业,大战略。这两年物价长得快,形势变换的也快,大家应该能感觉的到。总体来说,目前还是卖方市场,甚至不少地方都引发了抢购潮,不管什么货都好卖,根本不愁没生意。你们应该最有体会?”

    从1988年开始,突如其来的全国性抢购风潮,加上脱笼而出的通货膨胀之虎,使整个社会的经济秩序陷入一片混乱之中。

    以十三届三中全会为标志,开始整顿市场,进行价格调控,但是至今的效果还是没有凸显出来。

    只要你有货,人家上门给你送钱,躺家里就能收钱,倒爷不就是都这么发财的嘛。

    “十亿人民九亿倒,还有一亿在寻找?!?br />
    此时算是进入了“全民经商”的年代,公司多如牛毛,但多数是“皮包公司”。多如蝗虫的“经理”夹着皮包奔走四方,把物资在上家下家之间倒来倒去,赚取差价。

    在无序状态中进取。

    对幸福、对财富、对事业没有穷尽的追逐,对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法则的尊重和遵循,在求变中求生,在进取中前行。

    这也是这个国家不断蜕变升华的原始动力。

    付霞笑着道,“是这个理,浦江的都到我这来拉货,可见市场供应不足?!?br />
    在大城市买家具还在凭票供应呢,小地方更不用说,他的家具厂生产的家具自然供不应求。

    当然,从另一方面来说,她寻求原材料也更加困难,板材、钣金、皮革这类上游产品也在迎风飘涨,涨价还不算,还没地方买,无奈她才建立了好几家附属厂。

    苏明掏出烟,四处散了一圈,然后自顾自的点上后,接话道,“这真不是吹,你问问老于,香港的产品只要一进关,还没卸车,就能被人给抢了。不过你要说变化,也是有,像咱们以前搞的那些电子表,现在真心没人稀罕了。深圳电子大厦、赛格电子配套市场那边,很多都是做这玩意的,还都是小作坊生产出来的,收音机厂、录音机厂、电视机厂、磁头厂到处都是,虽然质量不好,可是价格便宜啊?!?br />
    付彪道,“哥,咱们去年在电子大厦旁边买下的那块地,跟老于的那块地挨一起。很多人要找咱们合作开发,有的说建商场,有的说建酒店,我觉着都挺行的?!?br />
    李和没好气的道,“你们俩还有脸说,自己内耗很有意思吗?”

    二彪不提这茬还好,一提这茬,李和还在生气,耗的可都是他的钱!

    于德华瞪了二彪一眼,莫名其妙的把火烧到他身上,只得慌忙解释道,“当时竞拍的可是有好几十家企业,最后到激烈关头,可还剩下三家呢,二彪倒数第二轮就弃牌了,有二彪没二彪,都得这些钱?!?br />
    二彪也道,“哥,我们赌气归赌气,可不敢拿生意开玩笑?!?br />
    “有时间再跟你们算账?!敝劣谡饬┤嘶袄锏恼婕?,李和现在无从判断,只得继续道,“那块地当然是做电子市场了,盖好了只租不卖。要做就做到最好,你有时间跟老于到香港再去看看,学习下人家是怎么做的?!?br />
    早期来到华强北的企业基本上都是从来料加工开始做起,穿表链、组装收录机……

    只要能赚钱什么活都做。有了资金基础后,开始与外企成立合资公司。同时,各种投资也纷至沓来,公司如雨后春笋般成立,最多的就是电子企业。

    所以李和顺应潮流做电子市场也没错。

    而且他还是比较喜欢收租子,他对于卖楼花暂时没兴趣,房价目前这么低,那才能赚几个钱。他还是侧重在囤地和开发大型批发市场,比如电子市场,水果市场,服装市场,小商品市场。

    事实证明,目前收租才是王道。

    于德华和付彪一起点头,“好的?!?br />
    李和喝了口茶,继续道,“之前都是卖方市场,也许以后会变买方市场,不管如何,不会永远卖方市场,也不会有永远的买方市场。所以将来会怎么变呢?就是变成香港这个样子,大家去香港看看就知道了,就是大家,无论买还是卖,都是一个正常的供需关系,这样才是一个有效的市场,一个正常的市场。将来拼什么呢?拼的是产品质量,拼的是服务,拼的是资金,拼的是渠道。那么大家回过头来看看,我们现在有什么呢?我们看着好像什么都有,要钱有钱、要地有地,要厂子有厂子,但好像又什么都没有,就是个二道贩子,依然还是小作坊模式,这样子行不行?能不能持久,都是大家需要考虑的问题?!?br />
    方向笑着道,“是这个道理,我认为专业化和多元化的道理要一起走,我是专业做印刷的,目前一心把印刷这个行业做透作熟,可是发展到一定瓶颈,到一定阶段,可以朝着其他路子走走,也可能做造纸,也可能做酒厂,这也是多元化的道路。周恩来总理以前就说过,要两条腿走路?!?br />
    “说的对,这就是我说的小公司专业化,怎么样才能专业化,就是技术专业化,一定要做到行业顶尖,做到顶尖之后,你才能有的放矢的做多元化,走集团化道路。我们现在的问题就是没有核心产业,要突出一个核心出来?!崩詈捅冉闲牢糠较蛘饣?,这里所有人中间,有意识的朝研发靠拢的只有方向和付霞,其他人有没有考虑过技术专业化这个问题,“不能看着什么赚钱我们就做什么,一味的大而全不会有好结果。产品必须有独创特色和偏重性,不能一味追求大而全。否则不能避免平庸和死胡同!每一样都做好做精比一味的大而全要妥当得多?!?br />
    李和已经过了资本积累的阶段,但是如何掉头拐弯,如何突出比较优势,是他必须考虑的问题。

    苏明重重的吐出了一个烟圈,似有所得,说,“其他业务我会回去尽快砍掉,卖掉,我还是想一心做磁带?!?br />
    李和摆摆手,“拐弯不在这一时半会,不用这么激进。有钱还是要赚,我的意思就是说大家要有一个准确的定位,突出核心优势。我们现在最大的优势是资金优势,可是其他方面的优势好像没有,产品优势要不要,人才优势要不要,研发优势要不要,渠道优势要不要,市场优势要不要?都需要的。你卖打印机,目前市场上只有你一家有货,客户没得选,没得比较,你价格卖得贵,服务态度又不好,产品质量又差,客户捏着鼻子也认了??墒羌偃缫院笥械诙?,第三家的产品呢,客户还会选你的产品嘛?咱们说个最简单的例子,国营饭店,现在还有几家敢像以前那样摆谱?所以啊,都在变,一切都在变,我们也要跟着变?!?br />
    这句话说完,众人若有所思。

    于德华笑着道,“你肯定心里有谱了,你直接说呗,我们按着做?!?br />
    ”还是我刚才的话,大家想想自己的核心业务到底是什么?做地产要么不做,要做就是中国第一强。做磁带要么不做,要做也要做第一强。做家具,做鞋子,做代工外贸都是这个道理。第一做不到,我们至少要做个第二吧?”

    李和目前最有信心的就是地产这块,天知道他到底囤了多少地和房产!

    于德华不听地产还好,一听地产头皮发麻,天知道浦东地块要赔多少钱!

    但是沈道如有信心,”我们在香港的物业都是在升值的。我们会努力挤进香港前三?!?br />
    “大家今年首先要做的是做好财务管理和企业制度规范。为什么要规范?因为大家的高速发展掩盖了高投入、高成本、低效率的现实,我给大家一些时间,我先不整合,但是什么时候整合,要看大家的发展状况。我不整合,但是你们要整合,一定要做到规范。你们自己不会,就去请人,这还是我之前的原话?;褂幸坏?,如果你真的找不到核心优势,你去拿钱砸行不行?就是不要放弃并购收购这个快速扩张的法宝,咱们大家都不缺钱,你缺技术,你缺人,你去并购,你去合资,这些合作形式,我都是支持的。让你砸钱做股东已经是最低要求了,但是最终目标你还是要建立一个孵化型的创业平台和投资平台?!?br />
    这个时代创业的大牛太多了,正在缺钱的大牛也太多了,寻找最佳投资对象,李和也可以赚个盆满钵盈。自己不会做,拿钱给别人做,也不失是一条财路。

    沈道如道,“我们还是希望你能出来主持大局?!?br />
    他原以为李和会出来主持大局。

    “现在还不是时候?!崩詈拖衷谕蝗煌品俗蛱斓乃邢敕?,跟这些人聊的越多,他发现的问题越多。这些他都需要慢慢的疏导,才能想办法整合在一起。

    一口气不能吃个胖子,操之过急反而不美。

    要把手下的这些资源整合在一起,不是随便几句话就能搞完的,李和需要组建精干的战略投资部,由资深的并购经理人带队,并有来自于投资、咨询、财务、法律或业务背景的员工支撑。

    可是他身边一个这样的人都没有,甚至李和连个靠谱的财务都没有,要资源整合都是空话。

    而且要重组成什么样的企业架构,李和始终找不到头绪。

    在重组组织架构的时候,绝对要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选择适合自己的架构,是为了控制风险,还是为了反应迅速,一定要想清楚,最好要结合实际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