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要等?”于德华还是百思不得其解。

    “听我的吧?!崩詈筒挥嗨?,他不敢说,也不能说,即使说了也没人信,喝了一口茶继续道,“让老沈他们暂时别急着走,苏明也一样,都在这等着,我有事情说?!?br />
    “好的,大家等着你出来主持大局呢?!庇诘禄永詈偷难劾锟吹搅?*,不用猜都能知道李和想说什么,因此就首先开始表态。

    “不着急,大家开会的时候再说?!崩詈陀治?,“我妹妹怎么样?没闹腾吧?!?br />
    “很听话的,偶尔我们家老太太就把她接过来住两天,喜欢拉着她说话,比对着亲孙女还亲呢。在学校很是乖巧,这个你放心?!庇诘禄宰爬詈退祷暗淖颂嚼丛降土?,低的他自己都不敢相信。

    他不知道沈道如突然从哪里来了那么多的钱,甚至能够参与到香港的救市活动中,还一下子控制了五家上市公司,手握几十亿美金!

    沈道如一下子成了香港知名人士,他只知道这一切都跟李和脱离不了关系。他跟沈道如的差距拉大了,当然跟李和的差距也越来越大了。

    一切源于人对财富和权利的敬畏的本能。在面对比自己更加成长的人的时候,总是会在潜意识之中,产生种敬畏的情绪…

    “那就好?!?br />
    老五是极其聪明的,大概是她到了新地方,终于慢慢晓得了没人可以惯着她了,收敛了性子,要不哪里能这么安生老实。

    李和站起来在拐角的洗脸盆里洗了把脸,使劲的晃晃脑袋,散散酒劲,才开着车跟何芳回了家。

    一回到家,何芳就对着红包上的名字记礼账,把桌子上的红包一一拆开,里面的钱点了一遍,然后数字统计到本子上。

    礼尚往来,但来往必有据,这就需要有账目可寻。

    这么多的人情往来,光靠脑子记可不容易,记差了就不好了,不能今天人家给你随五块的份子钱,你下次再还个三块的回去,道理上来说,至少要比五块多。

    按老礼,结婚收份子钱这种事情一般都会请个人在门口专门记账,不需要主家再单独做??闪礁鋈硕际前疗宰?,觉得在门口收钱讨嫌,这老礼就废在了两个人手里,人家愿意随份子就收,人家不随也不怪介。

    所以从某些方面来说,李和跟何芳的性格还真是一样的。

    李和说,“不用记那么仔细,以后还的肯定比这多?!?br />
    钱越来不值钱,现在给五块,过一年两年,至少要翻个一倍两倍,低于十块钱都拿不出手。

    “等会说?!焙畏贾还苊仆芳亲约旱?,好半天才收了笔,发出一声惊呼,“怎么会这么多?”

    李和笑着问,“多少?”

    “113585。这也太多了吧。我拿着的时候就感觉红包厚了,要是知道这么多,也不能收的。付霞这死丫头都包了18888,这以后可怎么还礼??!”何芳又在本子上继续翻了一遍道,“还有你那两个香港的朋友,咱们以后还礼是给港币美金呢,还是人民币呢?”

    人家给的多,可不是占便宜,礼尚往来,有来有往,占便宜吃亏都是说不准的事情。

    “不用想那么多,以后自然有以后的做法。再说咱俩真的不缺钱,心放开了吧?!?br />
    何芳不同意他的话,说,“照你这么过日子,多少也得败了?!?br />
    李和道,“咱们家地下室那么多钱,有本事你败去吧?!?br />
    “亡国破城都是正常事,败个家也不用太简单?!焙畏嫉比恢兰依锏叵率业那?,仔细的数好后,一共四百多万的现金,也把她吓了一跳。

    可是想到她在家待产,李和赋闲,目前两个人眼前都没工作,这些钱随着物价的上涨,根本用不了一辈子,没法开源就只能节流。

    至于那百十套房证,她只感觉到烫手,反而没感觉到欣喜。

    “我跟你说过,你男人我到处是生意,付霞的生意就是我的,这你知道的。李爱军的生意有我的份,这你也知道的,平松,苏明这些人更不需要我说了,都跟在我后面多少年了。你说说咱俩还能缺钱嘛?”

    何芳摇摇头,更不能同意了,叹口气道,“形势怎么变,还说不准呢,你别光看眼前。眼前这点说不准将来就没了?!?br />
    “想多了吧,妹子。在家老实待着,哪里不用去?!崩詈图绦?,“你老公我在国外好几十亿美金的存款呢,你还能怕没钱花?!?br />
    “你越说越没谱,要是还在做梦,就赶紧去睡觉?!?br />
    李和无奈,“我说真话你怎么就不信呢?!?br />
    “你说老赵跟王慧都没来,红包都带来了,要不过几天再请他们吃个饭?!焙畏疾辉敢飧詈图绦断氯?,立刻就转换了话题。

    “行?!?br />
    睡觉的时候,两个人温存了一会,他越挨着她越感觉到难受,这过得叫什么日子!

    有老婆跟没老婆没区别??!

    他哄着她说,“你放心,我进去保证不动!”

    何芳有点心疼他了,勉强同意了,“说好的啊?!?br />
    “啊?!彼朔艿幕私?,把进门不动的承诺忘得一干二净,正准备施展的时候,肚子就被何芳的腿给顶起来了,他垂头丧气的道,“不用这样吧!”

    何芳哄着他道,“过了啊,你说过的,为了宝宝的一切?!?br />
    “你咋这么小气!”

    他发现媳妇腿长了果然不是好事。

    他原本还幻想着天天过上没羞没躁的日子呢。

    看来孩子没落地前,是彻底没戏了。

    他只能把多余的精力用在了思考将来发展上,他目前的所有的产业还都是分散的,简直是一盘散沙,跨行业、跨地区、甚至跨国界,是他必走之路了。

    可是怎么样实现多元化的发展,是他必须要考虑的问题了。

    大时代风起云涌,群雄逐鹿,各路英雄纷纷登场,一个不小心就是玩完,他拥有的最大的优势就是带着重生的记忆,拥有寻常人没有的眼光,可眼光决定不了成败,比他狠,比他强的人多的人多的是。

    经过几天的反复思考,他提出了自己的一个原则,起码也算是适应当前发展的战略。

    “产品专业化,技术专业化,投融资专业化。利润点多元化,企业文化多元化,集团公司多元化?!?br />
    在寿山的饭店里,满满坐着的一桌人。于德华和沈道如挨着李和坐,这里两个人身家最是丰厚。

    于德华旗下掌控着金鹿集团,旗下包括进出口,地产,酒店,会展。

    他一直对沈道如不服气,借着通过成立金鹿集团的机会,剥离相关业务,巧妙的避开了远大集团的控制,金鹿公司成为金鹿集团和远大集团共同持股。

    李和对着这些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他最看重的还是于德华手里控制的一百多家代工厂和浦东地块项目。

    沈道如掌控的远大集团,更是丰厚,金鹿公司就在远大的旗下,同时还有五家上市公司和康年银行,产业分布在地产,物业、基建、外贸、公交、银行、投融业务。

    李和更看重的是投融业务,在美国拿下了不少上市公司的股票,其中不乏戴尔、思科、苹果这样的潜力股。

    作为外资身份,在国内有对新计算机公司这样潜力无限的公司的投资,也有对许多未来不确定的厂子的投资,像搪瓷厂,橡胶厂,线缆厂,机械厂,蚕丝厂。

    更让李和期待的是沈道如在深圳和海南对许多股份制公司的股票收购,这些股票目前在市面上无人问津,许多股票都是强行摊派出去的。要知道,王万科都在菜场门口摆摊卖股票呢。

    李和的要求就是,有多少买多少,这是买未来。

    海南的房地产市场的火热他看在眼里,可是还是没有插手,这点利润他已经看不上了,挣得少还要担骂名,对他来说,完全没有必要。

    不过他对三亚的海滩情有独钟,再加上有收藏房子的嗜好,倒是在海边买了不少地,将来用于盖别墅,不是为了卖的,只是为了度假或者避寒。

    晒晒太阳,钓钓鱼,这样的小日子对他非常的有吸引力。

    付霞没有挨着桌子坐,只是坐在李和的身后,抱着茶杯,不时的抿一口,不时的做侧耳倾听装。

    她旗下的和霞家具厂,还是挂着集体企业的牌子,依靠李和的资金支持,前后花了5600多万,斥资从意大利引进全套板式家具和床褥生产设备,目前是正规京津冀地区最大的家具厂,两个生产基地,两个家居广场展示厅,员工三千多人,为了上下游衔接,还开了不少的附属厂,例如钣金厂、、板材厂、皮革厂,甚至为了招待客户,还开了一家宾馆和饭店。

    李和最看重的是这个厂子的弯曲木工艺,这是国内目前首创,起码能让同行嫉妒,有钱有设备才能在技术上任性。

    寿山父女也没有坐在桌子上,只是靠着墙坐在付霞的右侧。

    他们父女俩目前掌控着全国17家连锁饭店,30处房产,在餐饮业自然是头一把交椅,寿山本人当选为烹饪协会副会长,而四海饭店自然成为了烹饪协会第一届理事单位。

    寿山本来不想开这个会,他生意全部交给了闺女,自然要闺女出面??墒窍胂胝馕葑永锞兔灰桓錾撇?,害怕闺女吃亏,还是跟着进来开会了。

    他们掌控的饭店房产已经跟许多人业务重合了,要是被整合给别人他才不乐意呢,之前把三处房产放给卢波给,已经让寿山有抱怨了。

    这一次寿山是打定主意要严防死守了,他重点防着的付霞和罗培,谁都别想占便宜。就那付霞曾经去年才打过他饭店地块的注意,说是要做什么家居广场,他能同意了才能叫见鬼哦。

    李爱军坐在李和的对面,他的爱军鞋厂算是发展的中规中矩,他不是激进性格的人,做什么事都是求稳,厂子的规模自然一般,员工满打满算不到200人,可是厂子里的设备已经淘汰了好几茬。他厂子的口碑甚好,不管是出口还是内销都是供不应求。

    李和最放心的反而是他。

    苏明、卢波、平松、付彪、罗培并排坐在一起,五个人原本就是难兄难弟,自然关系极好。

    苏明现在不光做盗版磁带,只要涉及到光磁产品,基本都是再做,光驱、刻录机都是卖的有声有色。甚至打印机这类办公用品都做到了一定规模。

    反正李和目前不知道给他什么意见好,苏明做的产品太杂了,反正什么都卖,一锅大杂烩,看着也都赚钱,可是可持续发展性,还是有待商榷。

    付彪已经自立门户,好处就是什么事,自己都可以做主。他做了这么多年的小弟,也该轮着他风光了,正是意气风发。他是街面混混出身,察言观色的本事自然一流,知道怎么对付比他烂的人,也知道怎么巴结比他好的人,做事说一不二,做人爽快,又是手里有上千万现金的大土豪,自然容易交朋友,在深圳地产界,慢慢真正的混出了彪哥的称号。

    不过新成立的向阳地产光在深圳买地不盖楼的做法,让许多同行看不明白。光花钱不赚钱,还能活下来,更是让人觉得是奇迹。

    对于让二彪负责地产的决定,李和自认为很满意,二彪有勇有谋,脑子活,最重要的是闯劲足,做地产的没有狠劲和闯劲,基本就是没有前途。

    卢波是个运气爆棚的幸运蛋子,苏明南下,瘦猴北上,他跟平松一起负责起京城里的生意,他也顶多算个二副,可是想不到后面居然平松也退出了,新媳妇一下子就成了婆婆,他当初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是一步登天了,每个月握着上千万的流水。

    虽然有人背后恶毒的喊他卢瘸子,但是当面还得恭敬着,还是要贱兮兮的喊声卢老板,谁不知道卢老板拔根汗毛都比人家大腿粗。

    李和对他的能力认可度一般,做了这么多年说白了还是个二道贩子,但是毕竟忠心可嘉,李和也没有让他下台的理由。不过李和对这货有一点比较佩服,居然能把电视台的主持人给追到手。卢波媳妇那个娇媚,那个气质,真不一般,所以说卢波有点人生赢家的味道。

    罗培在今年正式独门立户,帮着管理李和在京城的房产,同时承担着开发北方地产的任务,从此李和不需要挨家挨户的去收租子了。

    李和对他的评价就是勤快和诚恳,有取代小威成为天字第一号狗腿子的趋势。

    最郁闷的就是平松了,他都快闲置两年了,他目前只是靠自己的咖啡厅过活,每个月有个三瓜两枣的收入,可是对于曾经的平大老板来说怎么可能满足这些呢?

    眼看着他曾经的小弟都在一个个展翅高飞,只有他还在原地踏步,甚至还在倒退,他怎么可能甘心。所以这一次他是最重视这次会议的,这关系到的未来前程。

    方向带着杨富贵坐在李爱军的旁边,他原本就打算以后让杨富贵做左右手,自然要带她出来多见识。

    他的印刷厂应该是李和手里增长最快的业务,短短二三年间做到产值过亿,让李和有点咋舌。方向看准了彩印包装和票据印刷这一块,果断的缩小了书刊印刷的业务,真正的做到了人无我有,人有我精的境界,虽然不是华北地区地区最大也不是设备最好的印刷厂,但应该是自动化程度最高的印刷厂。

    这里李和最看重的就是方向了,是金子怎么样都掩盖不了光芒。

    小威带着黄国玉哥俩坐在门口,这里最没能耐的就他了,一年的利润还不到一百万,甚至还需要李和左右帮衬。他听着其他人汇报着业务情况,张口闭口都是几千万过亿,他都跟在后面臊得慌。

    就是冯磊负责的板材厂去年都做了800多万,更让小威无处容身。

    所以李和的话说话,下面的人是各怀心思。

    大部分人都能理解这话的字面意思,虽然这些年他们在李和的逼迫下也强行读了不少商业管理的书,但是想深入了解都有点困难。

    付霞首先表态,笑着道,“哥,你怎么说,我们怎么做?!?br />
    李爱军也笑着道,“我们只有出力气的份,还是要靠你动脑子?!?br />
    众人一致的认可,纷纷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