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回到家停了车,可是下车的时候,腿上凉嗖嗖的,才想起来没了裤子。穿一条红裤衩子在巷口跑来跑去,他可不敢,非让人给笑死不可。

    巷口的老娘们的唾沫可不是等闲的。

    他这样坐在车上,无所适从,冲动果然是魔鬼!

    从车窗往外看,巷口里不少人走来走去呢,现在给他的只有两条路,要么等下雨,要么等天黑,这样路上的人才能少呢,这样他才能浑水摸鱼回家。

    突然眼前一亮,从后视镜看到常静从路口过来了,他慌忙从车窗伸头喊,“常姐,常姐!”

    常姐笑着问,“你光膀子坐车上,这干嘛呢?”

    李和尴尬的笑道,“麻烦让我对象帮我送件衣服?!?br />
    常静抱着好奇心,伸头往车窗里探了下,立马就红了脸,“你这被打劫了?”

    他讪讪笑道,“没有,没有,我去给于老头上坟,衣服都粘上泥巴了,脱了扔干净才发现没衣服换了?!?br />
    “那我回去给你拿?!?br />
    何芳来的很快,从车窗里把衣服扔进去,没好气的道,“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怎么了呢?!?br />
    她恍然间又想起来了开荒时候李和在小树林里面的荒唐想法。

    李和赔笑道,“对不起,对不起?!?br />
    匆忙间才把衣服穿起来。

    马上要摆酒席,两个人在一切从简这一条上达成了一致的意见,都是坚决反对铺张的。他们不需要从结婚的仪式感里面获得满足,但是从简不代表没有,李和决定带她去好好的照个结婚照。

    何芳还是怕麻烦,“不需要结婚照,咱以前的合影还记得不?那个洗一下,挂客厅里一样好看?!?br />
    “这不能同意,我要穿西装,你要穿婚纱,必须照个,留个念想也好?!?br />
    到照相馆照出来的婚纱照李和不满意,因为把他照丑了,西装明显不合身,手臂下垂的时候,袖口都过了虎口。那套西装套在他身上,显得松松垮垮,吊儿郎当,一点也不威严,跟他想象中的差距太大了!

    何芳笑嘻嘻的道,“我感觉挺好的?!?br />
    只有她照出了那种大气唯美的感觉。李和站在她身边,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好好的大白菜让猪给拱了。

    “绝对要重照?!彼淙凰挥⒖∫膊讳烊?,可绝对不能照的丑了。

    他想着以后带她去香港照。

    摆酒席的饭店选在了寿山的饭店,盖因为这里的面积最大,来客多也不显得拥挤。这次所有的酒席都交给了寿山父女俩来操持,父女俩提前五六天就开始准备菜单给李和选。

    李和只选了最贵的那一桌,好酒,好菜,好烟。

    按预想,两个人的朋友、同学在一起有个四桌就不错了,外人包括街坊邻居都没通知,甚至有的同事都没有通知。因为不是什么结婚仪式,只是普通的酒席,连司仪都没有,连喜字都没贴,他只是拿着电话本,四处打电话通知了一下,大家来热闹一下。

    但是办酒席这天,出现了好几个让他意想不到的客人,首先第一个就是刘保用和郭东这几个人,看到这几个人李和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上次找到他家门口,知道了他家里位置,他也就忍了!

    可是这次居然找到婚礼上来了!

    这就意味着他没有了任何的**!这让他很烦!

    “不好意思,怎么好劳烦你几位!”

    哪怕李和对这几个王八犊子恨得牙痒痒也要笑脸相迎。

    刘保用笑着道,“要不是吴教授说你结婚,我们都蒙在鼓里呢。大家来凑个热闹,可不要嫌弃了?!?br />
    “吴教授?”李和根本就没有通知吴教授,学校里的同事只是通知了穆岩几个。

    “那呢?!绷醣S靡槐咧缸糯竺趴诟热撕训奈饨淌?,一边迎过去。

    “吴教授,你进屋坐?!崩詈鸵哺厦τ鋈?,再定睛一看,吴教授后面还有十几个学校的同事呢,慌忙补充道,“真是麻烦了。请进。赶紧的。进来?!?br />
    吴教授笑着道,“你们俩藏的够严实,这么不声不响的就在一起了,这临了办酒席还把我们给忘了,实在不像话?!?br />
    “我们都是小辈,想着小辈间在一起喝个酒见证一下就成了??擅桓衣榉衬憷舷壬??!苯舾覆焦吹暮畏疾缓靡馑嫉毓唇馐?,然后指着李和道,“待会啊,我让他罚酒,你赶紧先到里面坐?!?br />
    她今天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领结衬衫,下身是一条蓝色的铅笔裤,完美的玲珑曲线,行走优雅,衬托出的好气质,让许多人暗地里赞叹不已。

    跟着吴教授后面进门的陈芸、杨浩、朱老师这些人挨个的把李和训了一顿,结婚这么大的事怎么能不通知到呢?

    甚至闫红也来了,她笑着道,“你通知了章老师,却没通知我,真不够义气呢?!?br />
    李和笑着道,“本来就是没想过办这么大,你赶紧进里面?!?br />
    没想到街坊邻居也来了不少,秦师傅和张老头打头阵,秦老头一看到李和,就道,“可惜了哦?!?br />
    “你们怎么都知道了?”李和想不到搞出这么大动静。

    张老头道,“你天天在我家门口打电话,当我不存在是吧?”

    李和见后面李爱军一家人也在后面,赶忙的忙张老头等人迎了进去。

    李爱军见李和要跟他寒暄,就先插话道,“咱俩不用客气,赶紧的招呼后面的娘子军团?!?br />
    何芳的同事浩浩荡荡的一拨人,大概十几个,女老师居多,虽然跟李和的握手很亲切,看对着李和的眼神有点怪异,执子之手,方知子丑。

    “请进,请进?!崩詈投宰耪獠鲜Φ难凵袼淙徊凰?,可也得笑脸相迎。

    周萍趁着李和空挡,赶紧过来说道,“四桌肯定不够了,肯定要十桌以上了?!?br />
    李和道,“那就赶紧的。十桌就十桌吧?!?br />
    他想不到会来这么多人。

    周萍突然又笑着道,“十桌肯定不够了,至上要二十桌了?!?br />
    “哪里不够了,我看人差不多了,等小威那几个熊孩子来了,随便让他们对付几口就行?!?br />
    “呐,你看看外面?!?br />
    李和回头一看,外面居然浩浩荡荡的停了许多普桑,他细数之下,居然有十几辆。

    第一辆车当先下来的居然是于德华和小威,第二车下来的居然是是苏明,第三张车是平松和陈大地,接着依次是二彪和付霞,连沈道如都在后面的车子里。

    于德华抢先一步,高兴地握着李和的手道,“李先生,恭喜,恭喜?!?br />
    李和叹口气道,“你们回来干嘛?”

    他只是想安安静静的摆个酒席。

    沈道如接话道,“你结婚这么大的事,我们是肯定要来的?!?br />
    虽然路途遥远,可是再远也要来拍大老板的马屁,哪怕老板责怪,也责怪不到哪里去,毕竟礼多人不怪嘛。

    李和顾不得跟这两个货寒暄,就连苏明和二彪这两个货也被他打发了进去,只是寒着脸问平松,“你回来干嘛?”

    他本来安排平松到浦江打前站的。

    平松眼神躲躲闪闪,然后才嘿嘿的道,“我就想着你结婚,回来凑个热闹?!?br />
    陈大地在旁边解释道,“你放心,浦江我已经安排好了,那边也有人看着?!?br />
    李和这样才放过了平松,又问后面的付霞,“你怎么知道的?那么忙,你走的开?”

    “哥,恭喜?!备断济蜃抛煨Φ?,“冯磊跟我说的,冯磊当然是听他老娘说的。哥,你结婚,我真心替你高兴。再忙我得来?!?br />
    “行了,赶紧进去坐吧?!?br />
    刚刚还没开席,小威就把坐在门脚的杨富贵给逗弄哭了。

    李和正忙得不可开交,气的上去就数落,“省点心?!?br />
    小威慌忙道,“她不识逗呢。我就羡慕他胸肌练得不错,要跟他请教呢,搂下他肩膀怎么了,捏下胸口怎么了,都是爷们,他倒是羞答上了?!?br />
    “行了,方向,你管着点?!崩詈头判牧?,不是他一个人眼瞎。

    到处是乱糟糟的,李和不知道陪着哪桌好了,这个唠几句,那个顺几句,一个大餐厅大部分人都需要他招待到位。后赤壁赋,对哪个都不好。

    这个时候他才怀念你李兆坤的好,怎么就没把亲爹给拉过来呢?

    李和自己明显不擅长组织活动的,没有司仪,没有主持人,全靠他一个人全大厅的跑。

    还好有周萍在酒席上没让他操心,布席井井有条。

    他在刘保用和吴教授的桌子上敬了几杯酒之后,就得带着何芳满桌子的敬酒。何芳的杯子里是水,不过也没人去检查新娘的酒杯子,都一心的对付着新郎子呢,何芳只在后面一个劲的收红包。

    许多何芳的同事对着何芳的手里的快抱不下的红包开始揣测了,那得多少红包??!

    他们亲眼看见一个桌上的人装红包,里面装的不是厚厚的美金,就是厚厚的港币,起码都是一万起步!

    她们都开始琢磨这何老师嫁了什么男人,怎么朋友都这么阔气!

    她们也亲眼看见,就是一个半大孩子都往红包里面装了厚厚的百元大钞!

    是的,这也是于德华这些人商量好了,大家量力而行,有的人包了16888,有的包了8888。于德华包的港币,沈道如包的美金。

    就连小威这熊孩子都包了一个8888,李爱军和平松这些人自不必说。

    这场酒席把李和折腾的筋疲力竭。

    等客人散了之后,他就躺在饭店后面的卧室一动都不行,何芳却是给他按肩膀揉眉头,劝他多喝水。

    于德华站在门口,几次想进又不敢进的样子,惹得何芳噗呲一笑。

    “你们有事你们先谈。我去洗把脸”

    她出去的时候,顺便把门给带上了。

    于德华对着李和急吼吼的道,“浦江市委原则上已经同意了,就等着我们签合同了?!?br />
    李和慢悠悠的道,“暂时不急?!?br />
    于德华道,“不急?”

    他又搞不清李和了,之前最急的就是李和,怎么反而现在不急了呢?

    李和徐徐答道,“好牌一定要留到最后?!?br />
    “好牌?”于德华还是一样的迷糊。

    “听我的就行了。等我通知吧。记住了,这既是你手里的大小王,也是你的投名状。雪中送炭才最有用?!崩詈蜕钪?,现在做了反而是锦上添花,根本显不出来诚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