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早上何芳都让李和摸一下她的肚子,高兴地说,“你摸摸,是不是又鼓了一点?!?br />
    “是有那么一点?!崩詈透彰艘幌?,又缩了回来。

    眼看她的肚皮每天鼓那么一点点,李和的心里铁一般的冰凉。想想他从前热闹的一家人,到现在只剩下他一个,他心里苦的连叹气都没了。

    何芳问,“你要男孩还是女孩?”

    “女孩?!?br />
    “那要是生男孩呢?”

    “那你自己养?!?br />
    “作死啦?!焙畏夹ψ糯妨怂蝗?,他没躲,她瞧出了他的不高兴,“谁又惹你啦?”

    李和摇摇头,“没什么。只是想想变化真大?!?br />
    “可不是大吗,你想想,你刚进学校那会,虽然人也沉稳,可嘴贫的很,还比现在倔强多了。都敢跟美国人杠上,现在想想都后怕。那冲劲真大?!?br />
    “是吗?”李和不听何芳这话,倒是没有发觉自己的变化。但是认真的想想,好像真的有变化。他刚重生那会,大概身上的荷尔蒙正分泌过剩的时候,什么样的心态都压不住,倒是有点潮气蓬勃的样子。

    总会有点冲动,总会有点暴脾气,甚至还有一点小野心。

    可是现在呢?

    野心和进取心怎么中途就断了呢?

    他现在该怎么算年龄,他又陷入了一个迷茫。

    清明时节雨纷纷,春雨连绵,下的密,下的稠,风都挂不开。

    自从他分摊了家务之后,都是早早的开门,然后出门买早餐。水都积到门槛了,他还特意回头跟何芳说,“走路小心点,路滑?!?br />
    待何芳应了好,他才穿上雨披出了门,先去买了早餐送回来,才开车去了邮局,把于德华寄过来的文件给回寄了回去。

    在邮局旁边的百货店,买了两刀纸钱和一瓶酒,今天他要给于老头上坟,每年的清明只要有时间,他都会去帮着烧两刀纸钱。他来烧纸跟于德华没什么关系,只是因为跟于老头处的不错,于情于理来烧两刀纸钱是没错的。

    驱车去了郊区,这边还是没有修路,车子只能停在道边,穿胶鞋走泥路走半个小时才能到坟地。

    于老头的坟头很好找,一米多高的墓碑,在这里总有点突兀,其他的坟头只是个凸起的土包,连个碑都没有。有的没有人祭拜,甚至已经被雨水冲刷平了。

    因为有蒙蒙细雨,火苗很小,纸钱烧不透,李和把早就预备好的柴油在上面浇了一点,火焰才蹭蹭的窜上来。

    他又在旁边捡了一些潮湿的树枝放在了火堆里,待火焰更大了,他又把更粗壮的树棍放在了上面。

    火圈子大了,不惧蒙蒙细雨,反而火焰更猛了,木头在里面噼里啪啦的响。

    “老于头。二锅头,够劲?!倍菲艨?,朝火堆里撒了一杯,火焰窜的更高了,“我自己也会喝一杯?!?br />
    但是这一杯他没有朝自己嘴巴里送,却依然还是朝着火堆撒了一杯。

    他的身体没带过来,算是死了吧,大概已经腐朽了吧,给死去的自己喝一杯酒吧。

    他儿子闺女也该会像这样给他祭拜吧。

    他怔怔的盯着火堆,像自言自语又像对着火堆说话,“老于头,你比我快活,你死了你清静。我死了,我不得清静?!?br />
    “你舒服啊,今世烦恼今世了??墒抢献幽?,没法了啊。你说老子怎么办,这辈子没法子跟孩子们再做父子了。老子倒是想呢,可是夫妻都做不成了啊?!?br />
    他这阶段以为自己顺了,想通了,可是偶尔一想起来,还是一阵子的揪痛,不能想,不敢想。

    甚至何芳都觉察出了他的异样,何芳也在替他不开心??墒撬植幌牒畏疾豢?。

    何芳的肚子越来越大,他就越来越矛盾。

    “我心里苦啊,我能跟谁说呢,我谁也不敢说??!”只有在这样空旷的荒地里,他才敢这样大声的喊,大声的叫,“活的太清醒,活的太明白,真是遭罪。我真宁愿自己是个傻子哦?!?br />
    一个旋风过来,火焰差点挨着他了,他着急朝后腿,却被绊倒了,一屁股坐在泥浆里,两手也撑在泥浆里。酒撒开了,他慌忙把瓶子扶起来。

    他没着急起来,只是倒了一杯酒,不顾杯子的泥巴,一口灌进了肚子,火辣辣的呛,他不禁龇牙咧嘴,其实更多的是泥巴在嘴里不舒服,他重重的吐了好几口唾沫,然后才用肩膀上干净的地方抹了下嘴。

    “你帮我想想,我现在想放下他们,算不算心狠?”他站起身,把两只手按在杂草上使劲的蹭了蹭,泥巴才没了。然后朝火焰堆里又加了几根大木头,继续道,“我是这样想的啊,你看看对不对。我都快到60的人了,总有离开他们的一天。现在嘛,早离开,晚离开,都是早晚的事情。只是让他们的难过伤心提前了,然后吧,每年多费上两刀纸钱。他们年龄大了,他们是好孩子,他们总能照顾好自己的,我是能放下心的。现在何芳怀孕了,他们可能会有个妹妹,当然也可能是弟弟?!?br />
    “我有时也觉着自己呢,现在是在做梦,可是呢,我使劲的掐着自己,卡着自己,他娘的真疼??焓炅?,我不能做了十年的梦吧?所以啊,我这辈子是真真的,活的真真的。我得活啊,我不得不活啊,我爹在呢,我老娘在呢,我兄弟姐们都在呢。哎,现在新媳妇都有了。新媳妇都怀孕了。我这耽误了她十年,我得补给她啊,我也不能欠着人家啊。他们都活的真真的呢?!?br />
    他又叹口气继续倒了一杯酒,灌进了肚子,“爷爷奶奶疼大孙,爹妈疼老根,这话是对的吧?现在何芳肚子里,有着小的了,我总得紧着小的吧?你说这话有错没错吧。做爹的就只能狠着点了,偏心小的了,反正大的已经结婚了,懂事了,不需要我操心了。再说我吧,我不能说舍不得他们,毕竟他们上辈子陪了我那么长时间,我也该知足了?!?br />
    这杯酒也许是呛着嗓子了吧,他又不争气的哭了起来,哭的很大声,那眼泪水就混着雨水从脸上一起下来了。

    “既然活活的真真的,老子是不是得做点事,跟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我看到那帮洋鬼子就是不顺眼,你要说我是大民族主义,我也认了。你说啊,这人穷,狗都嫌弃,何况是一个国家穷。人家有理由鄙视你。前几天,何芳跟我提了,我上学时怼过一个洋鬼子,他要是不给我提,我都差点忘记了。心里就是有那么股子怨气,要是吐不出来,老子就是不舒服。我还得继续去怼他,不让他服气,老子就是不快活?!?br />
    “过几天老子要摆酒席了,这算提前请你喝的喜酒?!崩詈退低臧炎詈蟀肫烤迫康乖诹嘶鸲牙?,“哦,对了,你放心吧,你儿子我报他个香港首富的位置。就这么着了?!?br />
    砰的一声,酒瓶子被他扔到墓碑上嗑的稀碎。

    深深的出了一口气,挺直着身子,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墓地。

    到了公路边,找到车以后,把身上的衣服和鞋子,部脱掉扔了,身上只留下了一条红内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