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家终于买了房子,还不是买了一套,是一下子买了两套,两套房子打通了,算做一整套房子。这种小城市,居住条件普遍不好,拥有六十平以上面积的房子少之又少,哪怕有六十平的房子,人家也不一定乐意卖。

    要是六十平的房子还不如不买,索性就在一整层买了两套,把两面墙直接打通了。

    何龙高兴地合不拢嘴了,对着李和又是不一样的态度了,“姐夫,你随意,我干了?!?br />
    一杯酒飕飗一下进了肚子。

    “慢着点喝。多吃菜?!闭庑【俗幽炅涫谴?,可是过于单纯了。跟何芳一对比,好像不是一个爹妈似得,何芳聪明的简直让人无地自容。

    “我能喝?!币患胰酥沼诓挥眉犯肓?,何龙是由衷的高兴。收拾收拾算勉强搬了进来,但是他对装修还是有点挑剔了,老房子呢,有年头了,墙皮都脱了,他计划着攒钱好好再修一遍呢。

    何芳也是跟在后面笑吟吟的,一方面她终于为这个家做出了贡献,她可以照顾老娘晚年,在弟弟面前有做长姐的样子,心里少了许多愧疚。另一方面,她感激李和的体贴,比她想的周全多了。

    晚上的时候,两个人有了自己的房间,床垫是新的,被子都是新的呢。

    她把头紧紧的埋在他的身子里,喃喃道,“谢谢?!?br />
    “你高兴,我就能开心?!崩詈驼娴暮苄奶鬯?,一个女孩子挑起一个家,哪里是容易的,“我保证不让你受委屈?!?br />
    他肯定不能让她受委屈的,这十年间,她对他付出的已经够多了。

    何芳带着他去了乡下的姑姑家,雪化了,冻土融了,人走在路上,一步一个坑,不小心胶鞋都能陷进去,光溜着脚满满是泥巴。

    就是衔泥的燕子看起来都够悬乎,差一点没有被泥坑黏住,赶快的头也不回的跑了。

    虽然暖和了一点,可是李和的手已经别冻得皲裂了。

    乡下的姑姑,过得很不好,两间夯土而建的墙上炸裂出一道道缝隙,对面的土墙上有一个掏土挖出的窗户,窗户很小,光线也非常少,屋子里很昏暗,屋顶的茅草长时间没有翻新,使屋子里有一股很浓的刺鼻沤草味。

    家里没有一样完整的家具,碗都是豁口。两个孩子手都是黑的,分不清是天然色还是脏的。

    但是家里很客气,还借钱去买了一只羊,用烤全羊待客?;购傲似渌那灼堇磁憧?。一只羊连骨头都不剩了。

    到了晚上的时候,还是要客气留着吃饭,实在没有好东西待客了,两碗粟米粥,黑乎乎的,油亮亮的,加上一碟罗卜咸菜,何芳跟李和照样喝的香甜。

    不要说何芳不忍心,李和都有点不忍心了,看着她姑姑脸上灿烂的笑容,无由的生出感伤的情绪,心里颤抖抖的。

    李和说,“留点钱吧?!?br />
    他想着他要是有这样的亲戚,他怎么样都是帮衬的,奈何一想到他两个舅舅和姑姑,就气不打一处来。不是他心狠,是他亲戚不通相。

    要是通相做人,先做一个脸孔,糊好了,挂墙上,人家才能认你。

    两辈子的事情,虽然不至于有怨气,可也不至于让他有多大的好感。

    “我留个一千吧?!焙畏荚僖淮沃V氐乃?,“谢谢?!?br />
    “傻子,我的就是你的?!?br />
    姑姑睁大了眼,死活不接这钱,愤恨的跟何芳说,“没你这么瞧不起人的?!?br />
    何芳搂住她肩膀,给她顺了下背,噙着泪说,“姑,我是小的,孝敬你的。我爸走的早,小时候就是你带着我的,你还记得不,我说过要孝敬你呢?!?br />
    她去读大学的第一年,就是她姑姑卖了家里最后一点口粮给她凑的路费,她怎么能不感念呢。她更心疼她姑姑是因为她姑姑有羊癫疯,还在吃药呢,一发作起来,老受罪了。

    她姑爷是个闷性子,一时不知道说啥好,只是一个劲的说,“这不好,这不好?!?br />
    “两个孩子要上学了吧。是我给弟弟妹妹的?!焙畏蓟故羌岢至粝铝苏庖磺Э榍?。

    回去路上,何芳又对李和说了一句谢谢。

    李和终于不耐烦了,诈唬道,“姓何的,有完没完了!老子挣钱不给你花,给谁花!你要是怕花不了,还有大把的花姑娘帮着花呢?!?br />
    何芳怒目圆瞪,“你敢!”

    狠狠的做了一个剪刀的手势。

    李和得意的笑道,“那不就得啦,使劲花,可劲的花,咱家地下室的钱数过没有,你能花完算你本事!”

    “得瑟吧!”何芳真没数过,可是几大箱子,应该有不少呢。不过她不在乎,只要他能守着她一辈子,才叫好了。

    何龙要带李和去山里面打猎,李和看了看外面的天气,暖和的阳光,蓝蓝的天,真是舒心,他跟着去了。

    何龙是好猎手,一管土枪使得利索的好,兔子逃不过他的眼睛,野鸡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李和跟着后面,脸上被刺槐都拉出了一个长口子,又再一次的毁容了。

    他拿起何龙的土枪也试了几把子,准头不够,还没瞄准,野物都已经跑了,不免有点灰心了。其实不管是苏式54,山寨ak47,81杠,56冲,他都没少玩,对军工企业来说,最不缺的就是枪支和子弹,靶场大着呢,还不是由着他折腾,可是他这射击水平就是跟不上,有些东西还是要靠天分的。

    他是有口福的,狍子肉,野鸡,兔子,蒸、煮、煎、炒,每天还是变着花样吃。他脸上都吃出了一刀肉。

    说是在这边住上两天,这里已经住上一个多月了,他不着急呢。

    他跟何芳两个人天天腻歪在一起,回床率特别高。

    何芳最近特别喜欢吃酸的,李和还笑话她,“肉不吃,天天吃酸菜,也是没出息了?!?br />
    只是连续干呕了几天,老太太觉着了不对,让她去了医院。

    李和陪着她去了医院,居然怀孕了!

    这地也太肥了!

    他是又惊又喜,他高兴地抱着她晃了好几圈!生命中的奥秘,他怎么能说的清呢。

    但这意味着幸福生活的结束,何芳不准他挨着身子了。

    李和道,“这还没影子呢?!?br />
    何芳坚定的道,“那也不行!”她手摩挲着平坦的肚子,任李和说破天都不行!

    李和拗不过这娘们,只能随着她一样,抚摸着她的肚子,叹口气道,“瞧瞧你爹受多大罪,长大以后一定要好好孝顺爹哦?!?br />
    **的猫儿,整天只能干着急,为了发泄身上用不完的精力,他每天早出晚归随着何龙下乡开荒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