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母娘的态度令李和安心不少,起码表面上是热情的很,对李和嘘寒问栗。

    可那一脸不爽表情的的小舅子就令他着恼了。小舅子已经喝的面红耳赤,端着酒杯子一个劲的劝酒,不给李和一点喘气的机会,“来,不要装熊。干掉?!?br />
    “慢着点喝。吃口菜,不着急?!崩詈筒欢系南虺空磐?,希望何芳赶紧出来解围。真要拼酒,他真不会怵这熊孩子。

    可到丈母娘家第一天把小舅子给灌多了,不是实力作死嘛!

    “能不能喝了,麻利点?!毙【俗尤嗨?,下巴额的胡须已经变黑了,脸面开阔,眼神里对着李和透漏出不满的神色!

    “行,喝?!崩詈屯拼遣涣?,只得一口闷下了!

    我草!

    我是你姐夫!

    小王八羔子!

    他不知道哪里惹这货不满意了,他来的时候为了表示庄重,还特意把头发留长了,就连衣服袄子都是新买的。怎么看都是一表人才??!

    “来继续?!毙【俗硬蝗堇詈偷每?,又给李和杯子倒了一杯酒。

    他都三十多了,找了一个20多岁的姐夫!

    他能服气才叫怪呢!

    这声姐夫让他怎么喊出口!

    他非给这毛头小子一点教训不可!

    “来?!崩詈途筒恍胖尾涣苏庑⊙?!

    两个人你一杯我一杯,菜还没上完,半斤酒就下去了。旁边的亲戚一看这样子不行,劝着两个人都歇着点。

    何芳端着菜从厨房里出来,对着这犯唬的弟弟也是无奈,二话不说先用筷子抽了一下他的头,才笑眯眯的说,“多能喝啊,咱俩比划?!?br />
    小舅子听了这话刚想反驳,刚对着何芳的眼神,有点发憷,低着头半天没敢言语。他家老大他也惹不起。不是因为怕,而是因为尊重,他也尊重他的姐姐。

    “没事,多喝点就是了?!崩詈捅镒判?,闷头扒自己的饭。大葱蘸酱在嘴巴里嘎嘣响亮,再配上一点辣椒油,他感觉他能再下去两碗饭。

    习惯性的把饭碗撂旁边,然后举着杯子跟着旁边的亲戚挨个敬了一杯,欠着身子,杯口放的极低。

    何芳对她弟弟说,“赶紧给你姐夫盛饭,愣着干嘛?!?br />
    “不用。我自己来?!崩詈颓老纫徊桨丛诹送肷?,拒绝了小舅子伸过来的手。然后自己去厨房盛饭去了。

    他吃的香甜,老太太却用异样的眼神盯着他,李和坐立不安。

    下晚的时候,何芳带着他在周边的叔伯兄弟的亲戚走了一圈,礼物无非是烟酒这些东西,遇着了小孩子塞个三五块。

    何芳说,“明天我们去乡下?!?br />
    她的两个姨还有一个舅舅都在乡下呢。

    “还要去乡下?”李和听了心肝发颤,他不怕累,就是怕冷。穿着大皮袄子都没暖和劲。耳朵都要冻掉了,冻得哆哆嗦嗦,喷嚏一个比一个响亮。

    何芳拉着他胳膊道,“再委屈你两天,亲戚走完了就好了?!?br />
    她父亲是老大,父亲下面还有三个弟弟,两个妹妹。不用想,亲戚是极多的。

    “胡说什么呢,哪里委屈了。高兴都来不及呢?!崩詈团滤嘞?,就继续道,“你老娘没多说啥吧?“

    “结婚证都领了,还能说啥?”何芳继而叹口气道,“她就是挺膈应咱俩这年龄的,怕将来我吃亏?!?br />
    李和说,“我会向她证明你的决定是无比英明的!”

    晚上睡觉成了难题,何家住的太小了,总共就两家睡觉的屋子,何芳老娘住了一间,何芳兄弟何龙带着媳妇孩子占着一间。每次何芳回来,都是跟着老娘凑合挤一起,可是现在多了李和哪里还有地方挤。

    李和说,“要不我睡客厅就行。暖气暖和着呢?!?br />
    他也没敢当着老太太面前说去住宾馆,宾馆是多的是,可住宾馆也未免太显摆了,好像这何家容不下他似得。

    何芳说,“那我陪你打地铺?!?br />
    李和连忙说不用,可还是架不住何芳的要求。

    两个人果真在地上铺了厚厚的垫被,席地而眠,屋里暖气足,一点儿都不冷,甚至还有点闷热。李和还是有点不习惯,在地铺上翻来覆去的也没睡着。

    好不容易睡着了,又被何芳给拍醒了。

    地铺在过道上,他要是不起床,一家人都没地方走路。

    吃完早饭以后,李和悄悄的问何芳,“怎么,你没想过买房子,要不买个?”

    小地方的房子便宜,买一套大的住着也宽敞,之前回老家的时候,他原本想着买一套,一家人住城里什么都方便。奈何王玉兰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地里的活,家里的牲口,哪一样都是她放不下的。

    但何家跟他自家不一样,何家住惯了城里,在城里买房就是自然而然了。

    何芳说,“怎么没想过,可这地方哪里有什么新建的房子,都是老房子,要么太小,要么太贵,总没有合适的?!?br />
    她一度想过把京城的房子卖了,在家里买一套。

    李和笑着道,“贵不怕。只要房子好就行。咱又不差钱?!?br />
    他回来的时候包里装了十几万百元大钞呢,不怕不够买房子,这种小地方充其量房价不会超过200块一平,要知道京城最贵的商品房每平也才一千左右,浦江也才在二三千。

    何芳笑着道,“你不用管。我会慢慢攒钱的?!?br />
    李和没好气地说,“你明明知道我最不差的就是钱。咱俩现在都结婚了,我的就是你的。你矫情起来就没意思了。就这么定了?!?br />
    何芳说,“我知道你的意思,你的是我的,可你的不是我弟弟的?!?br />
    她可以帮衬她弟弟,可是她不想把李和牵扯到这种家事里面。

    李和为了增加说服力,继续道,“就当彩礼吧。咱不是什么都没给嘛?”

    两个人没有媒人,彩礼的事情压根也就没提过。

    何芳眉毛一挑,不悦的道,“你论起斤两来了?这可不是做买卖?!?br />
    “真要论起斤两也是你亏,你就值一套房子?再说,你还挣钱呢”,李和笑嘻嘻的搂着她肩膀道,“我可是娶了个搂钱小能手,我又不亏?!?br />
    关键这里的房子也不贵,能有一万块就不错了。

    何芳噗呲一声笑了,“你是不亏?!?br />
    她上班的时候,她工资也不低呢。

    她一直没有跟李和提过彩礼的事情,只是不想在纯粹的感情里整些虚头巴脑的东西。她不能跟李和开这个口,她只能想着以后多存钱补贴给老娘。其实这些年她也没少补贴家里,她也自认为做的够多了。

    “钱在包里,自己拿吧?!辈还茉谀睦锊世裾庑┒鞫疾荒苊馑?,李和是俗人,何芳是俗人,自然免不了。何况对何芳来说,最重要的不是钱,就是个面子。

    农村也好,城里也好,就是个攀比,如果李和过来,真的一分钱不给,何家虽然不会怎么想,但是架不住别人会怎么样想。说不定人家还会说,何家这丫头吃傻了呢。

    要说李和重视何芳,人家都不信呢。

    李和自然不会让何芳受这种委屈。何况他真的是不差钱。钱代替不了感情,但是钱可以让别人高看何芳一眼,李和何乐而不为呢。

    “谢谢?!彼屑だ詈偷奶辶?。她不害怕别人说闲话,但是什么叫人言可畏呢?她老娘本来就不容易了,如何再受得了别人的闲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