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一下飞机遇到了难得的好天气,仰头看着一片蓝天白云,阳光刺眼的很,从树梢漏出来,一团,一团的砸在脸上。

    打了出租车刚到家门口拉开车门,一个影子就朝他扑了过来,窄窄的车缝他躲都没地方躲。闭上眼本能的抬起胳膊护住要害。却继而感觉到脸上痒痒的的,湿乎乎的,他睁开眼一看居然是阿旺这货,气的一脚把它推开了。

    冯蕊本来抱着腿坐在台阶上,见他们回来,高兴的站起来招呼道,“李叔,何姐,你们回来了啊?!?br />
    何芳提着行李从车上下来,摸了摸她脑袋,然后问道,“你在这里干嘛呢?”

    冯蕊要帮着何芳提行李,何芳却没有给她,她这才指着阿旺道,“阿旺不怎么吃饭,我想着它是不是想家了,就带着他过来了啊。你看,我一带过来,他就高兴了,果真想家了,都不愿意走了呢?!?br />
    “晚上给你加餐,大骨头棒子?!崩詈涂湓蘖税⑼痪?。

    阿旺高兴地在李和身后,不停的摇尾巴,待开了门,跑院子的乱窜。

    一回到家,何芳得不到休息,习惯性的给他烧水泡茶,李和也一点不感觉突兀,好像习惯成自然了。

    何芳问,“中午吃啥?我去买菜?!?br />
    李和摇摇头,“锅灶好长时间没用了,涮洗起来麻烦。这么累了,随便去饭店吃点吧?!?br />
    “没事。你歇会,一会就好?!焙畏济辉僬髑笏饧?,出门买菜去了。

    冯蕊要跟着何芳一起去买菜,李和却把她叫住,“你哥呢?”

    冯蕊笑着道,“早就跟霞姐去香河了?!?br />
    “拿着,压岁钱?!比思叶己八辶?,不掏钱李和都不好意思了。

    “不要呢,叔?!狈肴锼低昃团芰?。

    中午何芳坐了好几个菜,李和说,“坐这么多,咱俩吃不完?!?br />
    “中午吃不完,不是还有晚上嘛。你赶紧吃,吃好了,我回学??纯??!?br />
    李和好奇的问道,“你不是离职了嘛?”

    “那是停薪留职。我不工作,真靠你养活啊?!?br />
    “当然养你。说话算话的?!?br />
    “美的你吧。留家里给你做老妈子?!?br />
    “你还真跑不了了?!崩詈偷靡獾乃低?,又继续道,“我可能去浦江。你跟我去吧?!?br />
    “你是去做生意?”

    “是?!?br />
    何芳毫不犹豫地的道,“那我就不去了,你又不是不回来,我在家等你?!?br />
    李和知道说多也枉然,她的性格就是这样,她做出的决定一时半会儿很难改变。

    吃完饭以后,何芳坐车去了学校,李和就去睡觉了,这是他睡得最安稳的一觉,一直睡到下晚四点多钟。待他醒了,在堂屋坐了好长时间,一碗茶接着一碗茶的喝,厕所都跑了好几趟。

    何芳回来的时候一言不发,李和问,“怎么不高兴?”

    她勉强笑道,“没事的?!?br />
    “哇,好一张标致的脸蛋?!崩詈投自谒砬?,用手挑起她的下巴,流里流气的道,“美女,没事就笑一个吧。笑起来才好看呢?!?br />
    他必须承认何芳真的很漂亮,光是身材就能碾压一大片。那秦有米那么张狂的丫头,硬是不敢跟着何芳笔直站一起,人比人,气死人,马比骡子托不成。

    “一边去?!焙畏剂扯己炝?,把他的手给拍开了。

    李和浑不在意的搂着她肩膀道,“别啊,可没惹你?!?br />
    何芳这次没反抗,李和一阵心猿意马,得寸进尺的用鼻孔贪婪的闻着她身上的香气。

    晚上睡觉的时候,两个人要不要睡一个屋,这成了一个问题。

    何芳给他洗完脚,把水倒了,放好盆子就要走。

    “要不就在这吧?”李和为了掩饰心虚,还解释道,“老四屋子那么长时间没睡人,有霉味对人总不好的?!?br />
    何芳没应答,却是关上了门,脱了衣服上了床,像往常一样睡在另一头,“睡吧?!?br />
    李和爬到她的那一边,掀开被子钻了进去,讨好的笑道,“咱俩睡一头?!?br />
    心里没负担了,突然间滋生了不同于以往的想法,两个人天天这么睡一块,他觉得总该做点什么。

    “我34?!?br />
    “我27”。

    “我属羊?!?br />
    “我属牛。怎么?”

    何芳深吸一口气后,盯着他的脸问,“不后悔了?”

    “你这话说的,我是那样的人嘛?!倍杂诤畏嫉哪炅?,李和反而是欢喜的。

    何芳转过头朝里面侧睡了,没有再说话。

    李和平躺在床上,好长时间都没法入睡,闻着她身上诱人的香气,反而让他更激动了。他也侧翻着身子,把胳膊搭在她身上,她没有反应。

    他大着胆子用手钩在她另一只肩膀上,她还是没有反应。

    他认为她这是默许了,大着胆子要把手朝她的胸口过去。

    “干嘛?”何芳突然翻转了身子。

    两个人脸对脸,李和吓了一跳,讪讪笑道,“没什么?!?br />
    她把丰满鼓胀的胸口好不羞怯的贴在他身上。

    他感应到了她的心,他是熟悉男女之间那所有东西的,可是这一刻,他似乎有点紧张,两个人真的太熟悉了!他真的下不了口!

    第二天晚上,还是反复如此,还是心头火急火燎,无所作为。

    第三天晚上,他说,“要不分开睡吧?!?br />
    他真的受不了这种煎熬了。

    何芳却早早的抹下裤子,像平常一样钻进了被窝,双臂紧紧的搂着他。

    那种憋闷的力量又充斥在胸口,诱惑又肆意张扬起来,李和的双手在她的胸口,上下的游走,饱满而细腻,总让他有点情不自禁。

    他的心就猛的弹跳起来,快跳到喉咙口了,她似乎毫不在意。

    他揽着她的腰,终于一咬牙压着了她身子,她浑身一阵的发颤,床一阵咣咣响,好一会儿,她才松开牙口,长出了一口气。

    她的手掌在他的后背轻轻地摩挲起来,低声道,“真好?!?br />
    两个人浑身都湿透了。

    李和从她身上下来,还是不好意思看她的眼睛。

    待他反应过来,她已经从外面打了水进来,毫不羞怯拿着毛巾对着他身子仔细的清洗。

    李和看着她娇羞欲滴的模样,长长的大白腿,再次忍不住了,这一次更加的疯狂,把她一把抱起,前奏都省了。

    “你干嘛啊?!?br />
    何芳没注意,满盆的水全部撒到了地上。

    李和更加的疯狂了,一股无法遏制的**催着他把她死死地箍在怀里。

    两个人好像都不知道疲惫似得,一次比一次的更加贪婪。

    李和尝到了肉味,舍不得了,整天像个哈巴狗一样追着她,厨房、凉亭,井边,只有不适合的姿势,没有不合适的地方。她已经学会了迎合他,她也开始大着胆子坐在他身上扭动,这令李和很有成就感。

    她依然每天都他无微不至,甚至比以往更加的体贴了。

    李和再一次的尝到了幸福的滋味。

    他觉得活着真好,真舒服。

    他再一次很认真的说,“我们结婚吧?!?br />
    “好?!彼芨亩几?。

    他高兴地抱着她转了好几圈,在她鼻子上、嘴上乱啃。

    李和要跟何芳结婚的消息,并没有引起多大的风浪,甚至许多人觉得正常。两个大龄青年结合在一起,也符合许多人的期望。

    李和急吼吼的要办宴席。

    何芳说,“急什么?”

    “当然急了,亏了这么多年的份子钱,我总要收回来吧?!?br />
    何芳没好气的道,“我老娘还在老家呢?!?br />
    “不好意思,这个给忘了,我下午去订票,一起回去?!崩詈驼獠旁鸸制鹱约旱拇中拇笠?,不说三媒六证了,起码见丈母娘这个环节是不能少的。

    “我们先去领证吧?!?br />
    李和调笑道,“万一你老娘不同意呢?”

    何芳白了他一眼,“你说呢?”

    他嘿嘿笑道,“抢也抢过来?!?br />
    两个人去领了证,从此就是合法夫妻。

    从民政大厅里出来,何芳认真的道,“以后不能欺侮我?!?br />
    李和举起手,“我保证?!?br />
    何芳蹲在地上,一会儿哭,一会儿笑。

    李和抱着她,不停的哄着她,他心疼了。

    既然决定要去东北,就把平松找过来,问,“浦江去不去?”

    “哥,我去?!逼剿梢丫贸な奔涿挥惺虑樽隽?,他不得不同意了,再等待下去,他跟周围人差距也会越来越大。而且既然李和也要去浦江,他呆在这里也没有意义。

    “去联系陈大地,先去打前站吧。过一个月后,我晚点会过去?!背麓蟮卦谒栈Φ厍豢谄怂募曳沟?,买了八套房子。李和成了名副其实的中国第一包租公。

    不过李和却是没感觉了,他的房子到底有多少,他现在都懒得去算了。反正现在浦江的房子三千块一平不到,他就让陈大地顺手买了。

    去东北之前,他想想京城却是没有什么事要交代了,王慧、赵永奇这些人都按照原本的路线在走,没什么可担心的。

    至于穆岩和刘乙博这些人都是鬼精的不得了的人,他们都是小人物,小人物都忙着挣钱照顾家,决然不会有什么大时代的觉悟。

    他们都跟李和一样,都是闷头做自己的事儿,国家的未来交给谁?

    管的着嘛?

    那是人家的活儿。

    大时代是大话题,某些人整天净扯些民族、国家这些大词汇。你要是不同意他吧,他就敢给你扣个汉奸卖国贼的帽子,非要把你绑到一辆车上。

    李和是从未来来的,当然着眼在未来,他爱国,可是他不会没事挂在嘴上,有些事情默默做就好了,每一个人都努力的改变自己,这个国家才会跟着一起改变。

    大时代里的小人物都是这么做的,他们正在闷头苦干努力成为时代的弄潮儿,他们此时大概已经完成了原始的积累,准备一冲飞天罢了。

    他出来散步,不知道怎么走到了中关村的电子市场,卖货的,送货的,买货的,熙熙攘攘。为了扩宽道理,路两旁的梧桐树都被砍掉了,留下粗壮的树根,李和只能叹一声可惜。

    此时的中关村聚集了大概四百多家高科技企业,许多都是国外进口零件,然后国内贴牌组装。

    许多产品都是暴利,像计算机和交换机这些技术含量高的产品,一台的利润都是在二三万,一年挣个几千万跟玩似得。

    柳联想意气风发自不必说,就是苏明卖打印机,去年一年都卖了四千多万的利润。

    李和只能说这钱真他娘的好赚。

    卢波看见李和来了,高兴的手舞足蹈,随着服装的利润越来越薄,他干脆一心做起了电子产品,只要是苏明磁带厂的产品,都是他负责销往整个华北。

    店面不大,只有二十来个平方,却是让货堆满了,有磁带、有dvd,有录音机,打印机,基本是个大杂烩的铺子。

    李和问,“我不是让你一心搞房产吗,你天天在这里守着干嘛?”

    卢波看了看旁边两个在给客户介绍产品的小姑娘,然后才低声道,“这里一天好五六十万的货款呢,我还是有点不放心?!?br />
    “那你忙吧。房子这块你不用负责了,准备好资料,我另外找人交接?!崩詈途醪斓搅耸掷镂奕丝捎玫霓限?。卢波这些人眼光还是差了许多,做什么生意也没有地产来的快??!

    现在的第一要务就是招人!

    专业的事情还是要交给专业的人来做,他没有必要事必躬亲。特别是以后他要走多元化的战略,要是什么都自己弄,累死他都不行。

    李超人还要一年付千万美金请霍建宁呢,他名下几百家交叉控股的企业呢,要是没有职业经理人,肯定会累趴了。往往越是大企业,越是需要职业经理人,包括像通用、西门子这样的巨无霸企业,同样的如此。

    关键是如何建立可规范操作的企业制度。

    他要赶紧的去忽悠几个大学生呢,趁着下海潮,也许能揽过来几个牛人。

    想起来了方向这个人,这个可是他手底下货真价实的高级知识分子,他开着车去了印刷厂。

    他到了印刷厂之后,吓了一跳!

    这还是那个破破烂烂的印刷厂嘛!

    要不是因为看见了杨富贵,都几乎不敢认了,以前的印刷厂只是几间石棉瓦搭建起来的小作坊,可是现在呢,却是占地几十亩,四周拉了围墙,里面已经盖了两层的厂房,里面都是崭新的机器。

    就是杨富贵这小破孩子都是西装领带的穿着,要不是先招呼他,他也认不出来。

    杨富贵被李和瞧得不好意思,赶紧给他泡了一杯茶,腼腆的道,“你喝茶?!?br />
    李和笑着道,”你这还这么害羞,整的跟个小姑娘一样?!?br />
    方向笑着道,”她就是个小姑娘?!?br />
    只听“噗”的一声,李和一道茶水喷出老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