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李和要去县城,杨学文一早就开着拖拉机过来了,他到的很早,老李家一家人也只有王玉兰和何芳刚起床。

    李和听着了拖拉机的声音,也赶忙起床了,说好今天带何芳去买几件换洗衣服的。

    他今天要开拖拉机去县里。

    虽然没有坐汽车快,可开拖拉机上县城方便他带东西,离春节没有多远了,年货是该准备了。虽然也有手扶拖拉机,可有速度更快的四轮拖拉机,李和就看不上李隆的手扶拖拉机了。

    李梅也坐在车上,新媳妇要去县城添衣服,她做长姐的不去怎么行。

    李隆也早早的来了,他要过把开四轮拖拉机的瘾,自然要跟着去县城。李兆坤刚得了儿子的一万块钱,口袋硬邦邦的响,肯定也要去,锦衣夜行不是他的风格,怎么样也不能挡住他发光发热。王玉兰把这次视为给新媳妇过门礼,首饰衣服她要去掌眼,不去都不行。

    段梅是本来不想去的,可是家里人都都走了个精光,她还呆在家里干嘛,索性待李沛去了学校,她把李柯包成了粽子,抱在怀里跟着一起去。

    李和看着满满的一车人,真的欲哭无泪,他们真的只是买衣服的!

    何芳也在一旁哭笑不得。

    她坐在车上特意放置的小椅子上,身上被王玉兰用围巾裹了个严实。

    王玉兰还道,“车要开的快了,那风都刺脸,多捂着点,就不冷了?!?br />
    冷空气已经南下,天气是越来越冷了。段梅在旁边冷眼旁观。

    拖拉机刚出村口,就上来几个要跟车去公社赶集的,后面一路搭车的人越来越多。到了公社下来了不少人,车子好不容易不那么挤了,可到县城的路上又上来不少人,挤的满满当当。

    车子走走停停,到了快到县城的时候,李隆把车子停在了他废品站的门口,才都一起下车。

    李和说,“先去吃个早饭,牛肉汤、包子应该都有?!?br />
    早上都起来的早,然后急着来,并没有吃早饭。

    王玉兰本来扭扭捏捏的想不同意,挨到中午就是了,一顿不吃又不会死人,浪费那个钱干嘛,可是想到旁边新媳妇还没进门的,不好做的太小气,勉强应承了。

    进了一家早餐店,人围得还不如多,李和就让老板每人先备一碗稀饭,然后上了大肉包子。大概是都饿了,大家吃的都毫不含糊,就连李柯这小丫头都吃了三个大肉包子。

    及至吃完要付账的时候,李兆坤和杨学文这翁婿俩争着付账,谁也不相让。李和笑着把杨学文拉开了,李兆坤这才得了机会在众目睽睽之下从口袋里掏出十几张百元大钞,仔细的点了一遍,才从中抽出一张百元大钞递给了店老板。

    店老板说,“我这刚开门,还没零钱呢?!?br />
    这些人总共才吃了三块钱,这让他怎么找零。

    李兆坤不屑的道,“零钱都找不开,你做什么生意?!?br />
    店老板犯难道,“要不你们等会?我家就在后面,我取下就行?!逼匠P∩?,有个十几块钱的零钱就够用了,谁能想到还能冒出百元大钞。

    “谁有时间等你?!崩钫桌ぐ亚樟似鹄?。

    “老板给你?!贝钫桌け硌萃炅?,李和才递了五块钱给店老板。店老板才高兴的接了,如释重负。

    李和接了找回的零钱,回头看王玉兰的对李兆坤的脸色不善,看来这俩口子回家有的闹腾呢。也该他亲爹作死,哪里显摆不好,非在他老娘面前显摆。

    出了饭馆,杨学文跟李隆要先去买种子农药,李兆坤也跟着溜达在后面。段梅抱着孩子自然跟在大姑子和婆婆后面去百货公司,她要眼睁睁的瞧着她这婆婆能不能把一碗水端平。

    至于李和是哪里都不想去,买衣服有这么多人呢,他是没有必要跟着的。他把李柯从段梅手里接了过来,然后示意几个女人进去买,他就带着孩子在百货公司的门口候着。

    李柯是不乐意呢,进城了眼睛就不够看了,小小年纪心眼子多,绝不肯安慰呆在李和的怀里。

    李和说,“别欠揍啊?!?br />
    李柯砸吧砸吧嘴,可怜巴巴的看着李和就准备泄洪。

    “行,行,下来?!崩詈桶阉诺搅说厣?。这丫头怎么跟老五一个性子??!他只能替李隆夫妻俩多默哀几遍。家里有这种难缠的,将来绝对不会轻松。

    见微知著也。

    “阿也要?!彼宰怕繁叩奶呛劬Χ疾徽?。

    “大伯没钱?;乩吹饶惆帜懵??!?br />
    李柯却太腾腾地往卖糖葫芦的地方跑,李和吓了一跳,慌忙追上去,把她拉住,“给你买?!?br />
    她接了糖葫芦,不怕酸牙,不怕粘牙,拿在手里,一口一个。

    “好吃吗?”

    “好吃,要是不放籽就好了?!鄙介淖淹缕鹄春苁欠丫?,这是让她唯一对糖葫芦不满的地方。

    “对?!?br />
    小孩子的世界李和不懂,坐在台阶上抽了根烟。

    “抽烟真烦?!?br />
    “是?!?br />
    “伯,白了?!彼岳詈捅呱缘陌淄贩⒂械阆∑?。

    “替你操心操的,以后听话,知道吧?!崩詈褪酝几驳览?。

    最后一个山楂被她吃完,认真的道,“阿爷头上白的最多,你最不听话了?!?br />
    李和发现他又错了,大错特错,这丫头绝对跟老五不一样!

    拿老五跟这小丫头比,绝对是冤枉老五了!

    这丫头将来绝对比老五难缠!

    那个温柔乖巧的大侄女没了,突然来了这么个霸道小丫头,让他突然有点诡异,他只能在心里跟他大侄女说声对不起了。

    李和在这边暗自感叹,百货大楼里却又是一番景象。几个女人为谁付账这件事情争执了起来,本来衣服选好了,何芳要自己给钱,王玉兰是决计不肯的,她纵然再小气,也不做这种惹人戳脊梁骨的事情,带新媳妇出来哪有让新媳妇付钱的道理。

    何芳被李梅和段梅两个人拦着,又好不使劲,只能看着王玉兰把钱给付了。

    她心里蛮不是滋味,她不想这样不明不白的欠着。

    买了一套衣服之后,王玉兰要给她买个戒子,她慌慌忙忙的就拒绝了,“二和已经给我买了,只是我没带?!?br />
    这种善意的谎言,她说出来也有点脸红。

    王玉兰和李梅这才作罢。

    可是一直在旁边的段梅心里不平衡,她进门的时候除了两件衣服,可是什么都没有??!

    这偏心偏得也太过了吧!

    她是再好脾气的人,都受不了这种委屈。她给大伯子面子,没有当场发作,毕竟大伯子待她们是不错的,昨天才给了一万块呢,她要是当着新媳妇的面扫了大伯的面子,那也太狼心狗肺了!

    她仅仅气恼王玉兰偏心的明目张胆!

    当晚回去,她跟李隆说,“俺肯定不给她养老了,大媳妇亲,让她跟大媳妇过吧!老娘不伺候了!”

    她越想越气,越想越恼!

    李隆也知道老娘做的过分,可是也不能说老娘的坏话,只是喃喃道,“那几年家里不是条件不好嘛,你看两个孩子都多大了,计较这些不是没意思嘛?!?br />
    段梅咬牙道,“俺知道条件不好,可她对着大媳妇好,该背着俺点吧。大媳妇是宝,小媳妇就是草是吧!“

    李隆好生安慰,终是无用,也恼怒家里娘们不懂事,夫妻俩爆发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家庭战争。

    两个大人吵架,两个孩子也跟着嚎啕大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