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兆坤生病,李和是必须回去的了,哪怕他亲爹再作死也是他亲爹,这个是没法改变的。他跟何芳说,“我回老家了?!?br />
    他还是希望何芳能够回去上班的,何芳这样的骨干教师,学校也没有轻易放弃的理由,还是会重新接纳的。

    何芳摇摇头,“我把你送回去就回来?!?br />
    李和偷偷的找小威去买飞机票,时间特意安排在了早上。

    他起的很早,很长时间他都没有起来这么早了,他只是随意收拾了几件衣服,怕惊动何芳,悄悄的的出了房子,经过何芳的屋子的时候,见大门紧闭,还睡了一口气。

    “你不刷牙不洗脸就走???”

    “这么早啊?!崩詈突赝芳呛畏?,很是尴尬的笑了笑。

    “赶紧的刷牙洗脸,来吃早饭。时间还早呢?!焙畏级俗乓涣拥陌泳吨比チ颂梦?。

    李和无奈,只得赶紧的刷牙洗脸。

    到了堂屋,何芳把稀饭碗推到他面前,“多吃一点,不然飞机上饿?!?br />
    “好?!彼簧豢缘拿仆泛认》?。

    “这是你最喜欢的肉包子,也多吃两个?!焙畏技丫仆泛韧炅肆酵胂》?,自是高兴的不得了,盼着他能多吃。

    李和见何芳在拿着一个大军用水壶在灌水,就问道,“灌水干嘛?”

    “给你带着喝的。你最近脸色还是不好,多喝点水?!?br />
    “那给我加点茶叶吧?!?br />
    何芳没好气的道,“多喝点白开水,茶叶喝多了也不好?!?br />
    李和好生无奈,饭碗一推,刚想点起一根烟,就被何芳随手夺了。

    李和有点不满意了,“起床到现在没抽呢?!?br />
    何芳摇摇头,“你昨晚还在咳嗽呢,你忘记了?等你不咳嗽了再给你抽。你要是不咳嗽了,我给你点烟都行?!彼运隙ㄊ遣环判睦詈鸵桓鋈俗叩?,他是这么的不爱惜自己。

    李和觉得真的什么乐趣没有了,烟不能抽,酒不能喝,茶也不能喝了。关键不能做的事情也太多了。

    他趁着何芳去厨房的功夫,慌忙间提起了包,就匆匆的出了宅门。

    走出巷口在路口正要拦车,刚一回头就发现何芳跟在了后面,何芳朝他得意的晃了晃手里的票。

    李和问,“你什么时候买的?”

    “怎么能瞒的了我?!焙畏级崃怂掷锏陌?,“出租车来了,走吧?!?br />
    她顺手拉开了车门,催促李和上车。

    “你什么都不带?”上了车,李和发现她没有带行李,只在身上背了一个水壶。毫无疑问,小威这熊孩子把他给出卖了。

    “我说了,我把你送过去就回来。你放心吧,家里我交代过常姐了?!?br />
    到了机场,何芳又是提着行李,又是办登记手续,李和两手空空,倒是显得有那么点无所事事了。

    “我来拿行李吧?!?br />
    何芳道,“赶紧上飞机,你身体还没好,好了再说?!?br />
    她还是坚持不要李和拿东西。

    上了飞机以后,李和假寐,没有言语。

    他一直以为,何芳这样子只不过是因为没有谈过恋爱,所以才会对幻想中爱情的有着强烈的渴望。而她所作出的一切,在他看来,她对他的爱不过是幼稚的小把戏,也觉得她从来不曾清醒。是她自己让自己沉醉在一个梦幻般的美好之中不可自拔。

    他认为随着时间一切都会淡忘,甚至何芳一度的离开,他摆出一副不出我所料的表情,小姑娘终归是没有耐心的。

    现在这一刻,李和动摇了,他认为自己错了,何芳是清醒的,而一直醉的人是他自己。

    下了飞机,直接打出租车到了省城汽车站,何芳坚持要让李和吃点东西再走,可是进了店又反悔了。一个劲的说,太脏了,对饭店里的卫生很是不满意。

    李和说,“凑合吃吧。汽车站、火车站都是差不多这种店?!?br />
    “你在这看着行李等着我?!焙畏妓低昃妥硇∨芙艘桓鱿锟诓患巳擞?。

    李和连反应的机会的都没有,不过这种地方鱼龙混杂,他不放心何芳一个人乱跑,还是提着行李急步追了上去。

    何芳接连跑过了二三个个街口,才找到一家令他满意的饭店,待正要回去喊李和,李和已经提着包站在他身后了。

    她接过他的包,“不是让你等我嘛?”

    李和没有把包给她,“我还没到弱不禁风的地步?!?br />
    饭店老板没见过这么挑剔的客人,要求也忒多了,要不是看在姑娘漂亮又知书达理的份上,早就不乐意伺候了。

    李和也跟老板一样的叹气,他其实原本也想借下饭店的机尝尝辣椒的滋味,可惜又失算了,他记不得多长时间没有吃辣椒了。

    吃好饭,坐上汽车到了县城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钟了。

    何芳已经把风衣解开了,“还是你们这里暖和一点?!?br />
    她没有来过这边,对沿途的风俗人情好奇的很。

    县医院还是李和记忆中的那样残破,除了省级医院能凑合看,县一级和市一级的医院都是差不多,一个破字了得。但是不管如何残破,依然是一个地区最好的医院,可谓人满为患。

    李和不知道李兆坤住哪个病房,要上楼去打听,上楼后,发现有什么不对,一回头发现何芳没有跟上。

    急忙又下楼去找人,出了门才发现何芳正跟门口的三轮车谈价。

    “师傅,去汽车站去嘛?”

    “二毛钱,你上车?!?br />
    他把她拉过来,“干嘛呢?”

    何芳笑着道,“我回去呗,反正也把你送到了?!?br />
    “明天吧?!崩詈投溉患湫睦锊皇亲涛?,不管怎么样他都不放心何芳一个人回去,要是出点事情,他一辈子都不会心安,“晚上给你找个旅馆吧,你住几天,等我一起回去?!?br />
    何芳正要说话,却见不远处一个包着头巾的妇女盯着她跟李和看,那个妇女又朝这边过来了。

    她用胳膊拐撞了下李和,指着那个妇女道,“呐,怎么老是朝咱们这边看?!?br />
    “阿娘,你怎么在这?”李和一看,不是他老娘王玉兰是谁。

    “你怎么这么瘦了?!弊隼夏锏牟豢赡懿蝗鲜抖?,可是见到儿子这么瘦,简直都不敢相信。而且旁边还站了个漂亮姑娘,更是让她不敢相认,万一吓着了人家姑娘,儿子还不恨死她。

    李和笑着道,“没事。就是最近有胃病,吃的少了。过阶段就好了?!?br />
    他早就想出了老娘的反应,因此应对的措词都是现成的。

    王玉兰正对着李和故意扯了下他的衣角,眼神总要不经意间的往何芳身上扫,脸上都开了花。

    李和见了王玉兰这表情,心想坏了,不过还是硬着头皮跟王玉兰介绍何芳道,“这我同学,跟我一起过来玩的?!?br />
    “婶子?!焙畏疾淮跤窭妓祷?,就先招呼上了,说话大方得体。

    王玉兰见到何芳眼睛都是放绿光的,哪怕是再嘴拙的,也能说两句了,“外面风大,你们去看电影吧。你看看,旁边就是电影院?!?br />
    何芳愣了愣,不知道怎么接这话,不过还是笑着道,“婶子,我们不冷?!?br />
    李和被老娘这个神展开整点苦笑不得,怕何芳尴尬,就笑着道,“看电影都是晚上,哪有白天看的?!?br />
    正要继续问李兆坤的情况,却又被王玉兰抢话了,“那你们去吃个饭,吃好饭再去看电影?!?br />
    她早就听人说了,现在谈对象就是时兴吃饭看电影。她见儿子一直搞不定对象,她不在旁边参谋参谋怎么行!她一直认为儿子单身的原因就是因为儿子太实在了,都跟不上潮流,不请小姑娘看电影吃饭,小姑娘怎么能心甘情愿!

    “咱们吃过了,电影也不看?!崩詈筒幌美夏镌趺锤缬敖暇?,趁王玉兰还没插口就赶紧问,“爹怎么样?”

    王玉兰对儿子岔开话题很是不满意,摆手道,”没事,没事,人家医生说喝酒中毒了!俺早就跟你爹说过,让他戒酒,可他就不愿意,你看就喝出事了吧?!?br />
    何芳早就心领神会的模样,见李和半天没反应过来,才低声道,“酒精中毒了?!?br />
    李和一拍脑袋,才问王玉兰,“买着假酒了?”

    王玉兰点点头,“不知道你爹在哪里买的,反正喝完了就这样了?!?br />
    李和见王玉兰这样子,就知道李兆坤肯定没事了,看来是白回来一趟了,心里不禁对李隆有点埋怨,哭哭啼啼的,也没说清缘由。

    他看看何芳,何芳笑着道,“我也上去看看老叔吧?!?br />
    王玉兰道,“上面好脏的,还一股味呢,你们去逛逛街吧?!?br />
    她关键还是怕家里这糟心的事情恶心到人家大姑娘,自然不乐意何芳上医院里面。

    “老婶子,没事的?!焙畏技砗笫歉鏊?,上前捡些水果。

    王玉兰看的又是高兴又是发愁,不过还是从厚鼓鼓的手绢里拿出钱,抢先把钱给了摊子老板。她肯定不能让大姑娘贴钱的,再是小气的人,她也懂得投资回报的道理。

    李和见两个女人要在几毛钱的事情上掐架,真心是无奈了,慌忙从口袋里掏出了钱,结束了两个人的没休止的矫情。两个女人见李和给了钱,倒是一致的没了意见。

    实际上两个人没一个是矫情的,王玉兰小气吧啦的,何芳是大气的。小气的乐意见别人付钱,肯定不会瞎矫情,省一分是一分,大气的更不分矫情,多一分少一分无所谓。

    李和进了医院的病房吓了一跳,病房里统共两排六张床位都住满了人,这六个人他不但认识,关键还都是一个庄里的!

    他爷爷李福成也躺在旁边!

    他阿奶正用手指着李福成的脑袋,不停的在数落。

    李和终于晓得李隆为什么哭了,这他娘的是集体酒精中毒??!

    他这混账爹干的叫什么事??!

    只有有一个人出事,他老李家都没好日子过??!

    见到床铺上的人都是活蹦乱跳的,而且表情开心,他才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屋里的人也吓了一跳,陡然一个漂亮的大姑娘进来了,还是跟李老二进来的。一向不在乎形象的李兆坤赶忙也把放在床头杆子的脚收进了被子里,还特意把身子坐直了,擦了下嘴角的甘蔗渣子。

    他这人有个优点是不错的,他自视甚高,又好面子,从来不住女婿、媳妇面前作。

    杨学文做了这么多年女婿一直都夸老丈人的好,也没说过他的不是,李兆坤一喝多了就跟他称兄道弟,真真的哥俩好。段梅进门这么多年也没有跟李兆坤红过脸,倒是经常跟好性子的婆婆王玉兰磕磕碰碰。

    就是段梅的爹妈经常一来都能受到李兆坤的热情招待,吃少了喝少了李兆坤都不乐意,那个热情劲是很多人家比不了的,倒是王玉兰就小气多了,没少落亲家的话柄。

    现在儿子带了姑娘来了,他不为了儿子的面子,为了他自己的面子,也不能混不吝的。

    老太太见李福成还在发呆,重重的拍了下他小腿,“坐都没坐相?!?br />
    然后才希冀的看着李和,赶紧的介绍啊。

    李和对着屋子里的人把何芳做了一个介绍,还是只说是同学。老太太和围着何芳打转,一会问吃不吃水果,一会问喝不喝水。

    何芳不是怯生的人,大大方方的都应了好。王玉兰递上来的青苹果,何芳一口给咔嚓了一半,不停的说好吃。

    李和不停的感叹,果然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那么个青苹果他看着他看着都替何芳酸倒牙,能好吃才叫怪了!

    王玉兰给何芳的那杯水放了不少红糖,李和看何芳那笑吟吟的表情,差点就要被蒙逼了,以为她真的喜欢喝红糖水。

    因为何芳的到来,大家都决定提前住院。

    李和本来想去再找医生问下情况,可是刚出病房就遇到了一个护士。

    那个女护士,高声的问,“你是二和吧?”

    李和拍拍脑袋,半天也没想出来这是谁。

    希同才在病房里面喊道,“这是希捷?!?br />
    李和才恍然想起,这是希同才大闺女,“不好意思,好多年没见了?!?br />
    希捷道,“你瘦的我都差点没敢认?!?br />
    “最近可能胃病犯了,吃的不行?!崩詈退婕从治实?,“这可以出院了吧?!?br />
    希捷低声笑着道,“早就可以出院了?!?br />
    “谢谢?!崩詈托ψ诺愕阃?,这些人是等着他回来给说法呢,毕竟酒是李兆坤的。

    他这亲爹果然是坑儿子的,居然卖上了假酒!没本事做什么生意嘛!

    做生意赔钱李和也能认,他赔的起钱,可是差点赔上人命,李和就不能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