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德华身为全国轻工联合会的副会长、中国服装纺织联合会的会长,在浦江自然受到了热烈的欢迎和招待。目前重新组建香港金鹿集团在内地的投资额已经超过20亿美金,主要涉及轻工业和房地产酒店业,每年都为国家赚取3亿多美金的外汇,走到哪里自然都是很风光。

    引入外商投资,也是各地目前主抓的工作。没有一两个外商投资,你怎么好意思说你在响应改革开放。

    浦江的市委领导在晚宴上发表了欢迎词。

    “我们今晚相聚在浦江这块历史悠久、人文荟萃、资源富集的投资热土上。我谨代表浦江市委、市人民政府和全市人民,对于德华先生的光临表示热烈的欢迎。我愿借此机会,向所有关心和支持浦江发展的朋友们,表示诚挚的谢意和良好的祝愿!“

    于德华也做了一番热烈的回应,当场表示愿意捐献500万美金,捐建十所学校,他一直秉承李和的意见,做慈善只做教育,只有教育才有最大的回报。

    按照捐资助学的惯例,学校的名字自然要叫于德华实验中学??墒怯诘禄敛挥淘サ鼐芫?,还是叫金鹿实验中学,目前金鹿投资公司和金鹿集团已经在国内捐建了59所金鹿实验中学。

    这种捐资助学的力度在国内也算靠前了,据有人不完全统计过,目前金鹿在国内至少捐了有3000万美金!

    但是捐这么多钱,心痛不心痛,只有于德华自己清楚了。

    大老板说捐,他就得屁颠屁颠的捐。

    但是每次找到前呼后拥的感觉后,他也觉得这个钱花的值!花的好!

    不过与许多心高气傲,真把自己当大爷的港台投资商不同,于德华经常受了李和的惊吓,因此他就把自己姿态定的很低,从来不张扬,有求必应,有难必帮。对于别人的言论,他也不急于提出异议,肯定,尊重他人,秉持讨论的态度与人交流,完全不否定别人。

    而且他的政治觉悟也不低,经常说不能占国家的便宜,不能让国家受损,在相关投资中从来都是主动要求退一步,人家白送的地他都不要,甚至还要主动给钱。

    在相关地块的征迁中,他也本着为人民群众服务的精神,从来不让人民群众吃亏。

    低姿态是一种示弱,是对他人权威的肯定。

    他这番做派自然引得了各地领导的好感,口碑自然也不差。都觉得他这人上道,有觉悟,用着顺手。

    繁琐冗长的晚宴结束后,进入了正式的话题,金鹿集团联合远大集团要在浦东投资10亿美金兴建摩天大楼的消息震惊了所有人!

    10亿美金??!

    随着招商引资工作的逐步展开,许多人对金鹿集团和远大集团自然是如雷贯耳。

    特别是远大集团在香港的救市的高调行动,自然引起了许多人的关注,大手笔,大场面,最后一下子掌控了5家上市公司,成为了香港有名的顶级财团!

    不要说10亿美金!

    就是到账一亿美金,也就是不错了!

    而且是美金??!

    所有人的反应都在于德华的预料中,投资金额的夸大,大家都是习以为常,一般最常见的方式就是人民币说成美元,也就是翻倍,至于翻几倍,主要还是看报出来的数字是不是漂亮。

    但是令所有人迷糊的是为什么要投资浦东?

    由于历史上黄浦江两岸没有桥梁和隧道沟通,现如今也只有一座黄浦江大桥,浦东虽然与繁华的外滩、南京路仅一江之隔,但经济发展远远落后于上海老市区。宁要浦西一张床,也不要浦东一间房。交通不便,致使浦东十分荒凉。

    于德华道,“各位,我是替浦江可惜啊,尽管浦江的工业产值、出口创汇、上缴利税等都居全国第一位。但是,在这座曾经位居远东第一大都市里,没有一栋摩天大楼,机场里没有公共电话,指示牌上没有英文说明。我来的路上,发现路口的信号灯还是人工控制的。这说明什么?说明浦江还有大的潜力可为??!老市区人口拥挤,道路拥堵,已经不适合开发建设了!所以我们金鹿集团才想着要在浦东开发!”

    他这话说的响亮,来的时候也做了不少的功课??墒切睦镆裁坏灼?,毕竟他也去浦东看了,到处是民房,到处是荒地农田,这种地方搞开发合适吗?

    还要建摩天大楼!

    93层的摩天大楼!

    这也许是赔本买卖,他于德华会不会成为同行的笑柄!

    他非常的不安!

    而且很不安!

    浦江的领导班子连续召开了半个月的决策会议,他们不关心于德华会不会赔钱,他们只在乎他们划算不划算,因为一旦所谓的摩天大楼建起来,相关的设施配套,道路硬化,拆迁补偿都是需要政府去做的工作!

    可是花费的精力先不说,政府也需要赔钱去投资的??!尽管他们也对着上亿美金的外汇流口水,可是这些钱能不能到账他们也有怀疑。

    政府的意见始终还是含糊其辞,总是要研究研究。

    一个月以后,于德华着急了,已经连续接了李和七八通电话,李和在电话里的意思就是不计一切代价拿下,他终于知道李和是认真的了。

    于德华一咬牙,跟浦江领导表示,只要卖地给我们就行,道路硬化我们自己做,学校我们自己建,医院我们自己建,所有的水电配套我们自己做!

    而且一亿美金先行到账!作为担保金!

    他灰心丧气的想到,这次是赔定了!赔的是沈道如远大集团的钱和他于德华的名声!

    这次浦江招商办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坑这么一个厚道的港商,传出去名声也不好听??!以后谁还敢来浦江投资!

    他们拿了一个浦东的地图给于德华,同时又送上一支笔,“来,于先生,这个就是说的那个酱油店。你随便划,只要是浦东的位置,要哪块给你哪块!”

    说的那叫一个豪气干云!

    “真的是酱油店?”于德华得到了李和的要求,建摩天大楼必须在酱油店上面!于德华不知道哪个高人看的风水!

    负责人笑着道,“你放心,这几里地只有这一家酱油店?!?br />
    于德华悲愤的在酱油店附近随意划了个圈,气呼呼的道,“就这了?!?br />
    负责人尴尬的笑道,“这太小了吧。要不再划大点?”

    已经白拿了一亿美金的外汇,就这么一溜溜的荒地,他们也给不出手啊,他们也是讲究脸面的??!他们急切切希望于德华多划点,好弥补他们的愧疚!

    做人不能太无耻??!

    于德华本着有便宜不占王八蛋的精神,又狠狠的划了一大块。他不知道的是他这么随手一划,划出了半个香港南丫岛的面积。

    这次负责人高兴了,“好,好,于先生?!?br />
    事情谈妥之后,于德华就气急败坏的回了香港,他要等项目的可行性报告和浦江的考察团来香港考察完毕以后才能举行签字仪式。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在全球招标设计单位,虽然已经有了浦江市政府推荐过来的浦江设计院,但是一家设计院远远不能够解决这么大的工程难题!

    这个可是93层的摩天大楼!

    他的技术施工难度是世界级的!

    目前世界最高大厦是美国芝加哥的西尔斯大厦,高110层445米,比百层以上的纽约帝国大厦和世界贸易中心大楼还高。

    他不无侥幸的想到110层才花了2亿美金不到,那么93层会不会便宜点?可是一想到那么多材料需要进口,他就又止不住的叹气了!

    光是工程设备这一项!

    他都瞅的想跳楼!

    不过不管怎么样他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已经在洽谈的建工总集团了。

    李和得了于德华的消息,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高兴,因为从建筑设计到征迁,需要接近2年的准备期。他觉得这样漫长的日子未免太难熬了。

    何芳给他仔细的剪了头发,“呐,你看白头发剪了就能长出新头发了?!?br />
    她看他脸颊上已经慢慢的红润起来,高兴的不得了。

    李和郑重的说,“谢谢?!?br />
    她俯在他面前说,“咱俩需要说谢谢嘛?”

    他跟何芳说,“你回去上班吧。不用管我?!?br />
    何芳说,“你一个人怎么行呢?”

    虽然李和现在已经可以说笑,已经正常吃饭了,可是她还是放心不下。

    “不用了。我要去浦江了?!崩詈投哉庵纸群苁遣荒苈?,按他的想法,当然是越快越好了!

    何芳给他洗完头后,又把茶壶偎在他手里,笑着问道,“去那么远干嘛?”

    李和抬起头看着她道,“我要去找她?!?br />
    何芳又是认为他在说胡话,不敢刺激他,只是柔声道,“傻子,她在英国呢?!?br />
    李和摇摇头,“那个不是她?!?br />
    他的媳妇不会那么扎心的,而且专门朝他的心窝子里扎。他的媳妇是温柔的,贤惠的,知性的,根本没有小天鹅的傲气。他的媳妇不会让他仰着头的,也不会让他屈膝的。

    不要说六年,就是十年,她也能包容他。

    所以现在的现在的那个女人,肯定不是他媳妇,他很肯定。

    何芳轻轻的握着他的手道,“二和,我们都在变,何必感慨从前。也许你希望一直会陪在你身边的人不会陪你走到最后,也许你觉得不会出现误差的地方却发生了问题。我在变,老赵在变,王慧在变,当然她也会在变,不变的只有你自己,你知道吗?”

    也许回忆,就是一瞬间无法忘却的铭记。而生活还是在一步步地往前走。

    李和哆嗦着手,他感觉她握着他的手更加紧了,他笑着道,“是啊,都在变?!?br />
    她摘下头上的发夹道,“你看看,多么漂亮的发夹,八毛钱一个呢,我以前肯定是舍不得买呢,可是现在我就舍得买了,要是以前的我肯定认为现在的我在败家,人还是我这个人,可是现在的‘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了。我还是怀念以前那些个还纯洁得不含一点杂质的同学,可是现在他们有杂质了,只是因为他们长大了,你明白吗?”

    李和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他何尝不懂这些道理呢,这些道理他比谁都懂??!

    他只是不甘心!

    不甘心而已!

    他是有多么的不甘心??!

    她怎么可以变呢?

    她怎么可以不爱他呢?

    她怎么可以不在乎他呢?

    但是他知道,她已经不是她了,她遨游在天空,她已经沉迷在自己的世界里,她不会在在意她的感受。

    她在大步的朝前走,而他一直都是在回忆过去。

    只有年纪大了的人才会回忆过去。

    所以她走的时候,他是知道的,他也没有去阻拦,因为她已经不是她了。

    可是孩子怎么办呢?想到乖巧的孩子,他的心在滴血啊,他不能再听见闺女喊他爸爸了,听不见了。但凡做父亲的怎么可以轻易舍弃孩子呢,他宁愿自己去死啊。

    想到这里,他又止不住的哭了。

    他捂着脸道,“我都知道啊?!?br />
    他不知道重新回去现实不现实,但是有一线希望,他都要试一试。

    他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马路边稍上,看来来往往的车辆,看匆匆而过的人流,看麻雀在屋檐上逗留,看小贩和客人讨价还价。这时的风景,有大块的云朵如过江之鲫的人,能看见炮筒子一样的楼,能看见猴屁股或斑秃一样的屋顶。自然,也看见了鲜艳、时尚、活力。

    他果然是活着的。

    他狠狠的掐了下,自己是痛的。

    收拾下行李,准备去浦江。

    何芳也在收拾行李,她也要跟着去。

    李和道,“你有工作,不耽误你的事情。忙你的吧?!?br />
    何芳笑着道,“你说的,老师没前途的。我已经离职了?!?br />
    她离职以后咬着牙把多年的积蓄寄回了老家,那一刻她才感觉到轻松。

    “你不必这样子的?!崩詈痛耸备咽芰?,他这么多年都假装不知道,可是现在他没法再装了。她为了他把工作都丢了??!她是有多么上进,多么有追求的一个人??!

    怎么可以为了他,把追求给丢了呢。

    何芳认真的道,“二和,我愿意?!?br />
    李和再一次捂着脸,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他想再停留两天,希望她改变主意,他不值得她这样子,真的不值得。

    可是刚没等两天,李隆打来了电话,他是哭着的,李兆坤住院了。

    李和愣了愣。

    乱了。

    所有的都乱了。

    记忆里李兆坤一直都是活蹦乱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