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赴宴的时候,只有一个郭冬云,身边一个人都没有带,她穿着一件紧身的连衣裙,白色的运动鞋,很休闲的打扮。

    “这算朋友家的聚餐,一起吃吃饭聊聊天,跟公事没有关系,今天也不谈公事?!?br />
    郭冬云这话说出来,沈道如突然说还有急事,匆匆的走了,只要有李和在,他还没有资格跟郭冬云做朋友。

    李和笑着道,“郭大经理想吃什么,我请客?!?br />
    “真的?”郭冬云朝李和上下打量了一遍,下身大裤衩子,上身是T恤,脚上是凉拖。

    “我脸上有什么脏东西?”李和被郭冬云瞧得不好意思,不禁摸了摸脸上,结果什么都没有摸到。

    郭冬云捂嘴笑着道,“我就想知道你从哪里掏钱?!?br />
    “??!”李和摸摸裤衩口袋什么也没摸到,T恤没有口袋,也根本不需要摸,他四周望望,沈道如已经跑得没影了,按照他的习惯,沈道如跟在身边根本不需要他装钱。他尴尬的看着郭冬云,笑着道,“要不手提电话借我用一下,我给老沈打个电话吧,这货跑的太快了?!?br />
    他还得打电话让他们给他送钱!

    郭冬云笑着道,“开玩笑呢,李先生,还是我请你吧。我看你对这种地方也不是太喜欢,我们换个地方?!?br />
    “那就不好意思了,下次一定请你?!彼拇φ磐艘幌?,这边的西餐厅他确实不喜欢,“这里有海鲜排挡嘛,我们吃海鲜吧。西餐吃不了几口?!?br />
    再说他还是喜欢用筷子,他一再坚持认为凡是用叉子吃饭的都是脑子有病的,都是异端,需要统统的烧死!吃豆花的甜党和咸党也统统是异端!

    豆花不是应该吃辣的吗?

    郭冬云晃晃手里的车钥匙,“那跟我走吧,上车?!?br />
    李和上车后,郭冬云的车子在夜色里飞奔了起来,进入山道后,急拐弯,急刹车,过弯道的时候甚至还来了个九十度漂移!

    “不着急,郭老板,慢着点开!

    他赶紧系上了安全带!这女人是再玩命??!

    这分明是秋名山车神的节奏!

    你确定不会引来交警嘛!

    “放心吧,这里没有摄像头的,我可不想上明天的新闻头版?!惫频某底映隽松降篮笾沼谄交毫讼吕?。

    车子在一个小巷口停了下来。

    熙熙攘攘的街道两头全是饭店和排挡。

    郭冬云带头进了一家排挡,李和也跟着进去了,里面油烟直冒,人声鼎沸,来来往往,桌位上坐的满满当当,这里的生意非常的好。

    两个人在旁边一个要走人的桌子上等了一会,等人走了,才赶忙的坐上。

    小伙计拿来菜单,郭冬云让他点菜。

    他把菜单推开了,“有新鲜的大蟹和生蚝都可以上来?!?br />
    郭冬云要了两大杯子的生啤,“天热,喝这个吧?!?br />
    “没问题?!崩詈兔挥芯芫?。

    菜上来以后,两个人边吃边聊。

    “听说你是送你妹妹过来上学的?”

    “在国内上学她成绩跟不上,只能往这边送了?!崩詈统隽艘槐?。

    郭冬云笑着道,“恩。其实只要是华人社会圈,升学的压力都很大,在我们新加坡也是一样,父母都是拼命把孩子往最好的学校送,希望孩子受到最好的教育?!?br />
    “你是新加坡人?”她要是不说,李和真是不知道。

    “差不多吧,你以为我是哪里人?”

    “我以为你是香港人?!?br />
    “我其实应该是马来西亚华人,在马来出生,读的华文中学,后来在英国读的大学,后来入籍新加坡?!?br />
    “哦,原来是马来人?!?br />
    “不,不,不是马来人?!惫菩ψ沤馐偷?,“马来人是马来西亚的最大的一个族群,是族群的称谓,跟对应的就是华人族群,所以我是马来西亚人,不是马来人?!?br />
    李和歉意的笑笑,“抱歉?!?br />
    没有别人的解释,他还真分不清楚。

    “没事,我也习惯了,反正经常有这样的误会,我有时候真不会解释了,只有对朋友才会解释?!?br />
    “谢谢了?!崩詈驮俅纬俦?,“我还有一个大妹妹,可能也会送到新加坡读书,读大学?!?br />
    “哦?那需要帮忙吗?学校选好没有,这个我可以帮到你的?!?br />
    “没事。多花两个钱的事情?!崩詈筒灰晕獾牡?,就是想进美国的常青藤大学也是一样,只要舍得捐款,就没有进不了的大学。他就没有见过哪个大土豪的孩子是在野鸡大学毕业的。

    郭冬云笑着道,“新加坡最好的大学是国立大学,想进国立大学可没那么简单。恕我直言,靠沈先生的关系可是不行的?!?br />
    “愿闻其详?!彼拦扑档氖嵌缘?,沈道如现在充其量就是个暴发户,根本没有多少沉淀和底气,哪里有什么过硬的社会关系,起码是没办法跟郭冬云比的。

    郭冬云摇摇头,笑着道,“这个就不方便说了。如果李先生信得过我,请把你妹妹的资料给我,我来办理。不过可以多说一句,我姓郭?!?br />
    “我姓李啊?!崩詈投运饣坝械忝坏酵纺?,这是在暗示姓郭的在新加坡或者马来很牛?

    可是一时间他也想不起来什么姓郭的大亨,毕竟东南亚的华人大亨多如牛毛。

    他只知道新加坡也叫李家坡,他李老二也姓李,过去了岂不是一样很牛逼!

    郭冬云哈哈大笑,“李先生,你真幽默?!?br />
    “有什么条件?”李和算是默认了她的帮助,不过他可不信这女人有这么好心,没好处的事情这女人是不会做的,利益置换很正常的事情。

    “罚酒一杯,我说了,今天我们不谈公事,我是朋友的名义请你的?!?br />
    李和笑笑,自己喝了一满杯,“失言,不过既然是朋友,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尽管言语?!?br />
    为了老四的前途,哪怕是个坑,他也准备埋头跳一下。

    “为友谊干杯!”她再次举起了杯子。

    “为友谊干杯!”

    “我这边马上会有一个酒会,希望你也能出席?!?br />
    李和摆摆手谢绝道,“抱歉,我可能明天就走了?!?br />
    “这么着急?这场酒会来的基本都是香港的各界大亨,在香港都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我觉得你倒是可以认识一下,互相交流都没有坏处,很多人我都可以介绍给你认识?!惫瓢淹孀啪票绦?,“也许对你的帮助会出乎意料?!?br />
    “抱歉?!崩詈驮俅尉倨鸨颖硎厩敢?。

    他不喜欢那种场合,不喜欢他就是不喜欢,什么时候都不会喜欢,装不来去喜欢。

    出了排挡,郭冬云要继续开车。

    李和问,“无证驾驶和酒驾哪个严重?”

    郭冬云笑着道,“你想开车?”

    “是的?!崩詈偷愕阃?,两个人总共就没喝几扎生啤,他喝的没什么感觉,可是郭冬云已经摇摇晃晃了,所以他不放心这娘们开车。

    “给你?!惫瓢殉翟砍锥怂?,自己坐到了副驾驶上。

    “你指路,先送你回去?!?br />
    在拥堵的街道开车,李和没有多大的耐心,直到车子出了中心城区的范围,他可劲的把马力开到了最大。

    “左,不对,是右边?!?br />
    “确定?”李和减慢了车速。

    “yes”

    开了一个小时的车子,到了跑马地的豪宅区。

    进了宅子的楼下,李和帮着把车子停在了停车位上。

    “拜拜,我先走了?!彼急傅矫趴诖虺祷厝?,到家门口给司机钱都不迟。

    “拜拜?!惫拼蛄艘桓鼍凄?,突然又转过身喊道,“喂?!?br />
    “有事?”

    郭冬云摇摇晃晃近前两步道,“要不上去喝杯咖啡?”

    “谢谢,不喝咖啡?!?br />
    “我那也有茶?!?br />
    “没事,我打车回去了?!?br />
    郭冬云晃晃手道,“不用打车,你上去等我会,等我泡过澡,脑子清醒了,我送你回去吧,这么晚了也没地方打车?!?br />
    “不用。你喝多了,挺困的,上去休息吧?!?br />
    李和见到远处有出租车过来,赶紧的跑过去冲招手,来不及再跟郭冬云寒暄,

    郭冬云气的在身后直跺脚。

    李和到了家门口,跟出租车打了声招呼,等他去拿钱。刚下车,汤佳佳过来了,李和找他借了点钱,丢给了出租车司机。

    “李先生,你喝酒了?”

    “以后喊我老李就行,没必要李先生,李先生的喊?!崩衔寤乖诳吹缡?,他问道,“怎么还不上去睡觉,看看几点了?”

    “哥,等会嘛,这个电影好好看?!?br />
    也难为她了,电视里都是粤语对白,她为了看懂电视,只得眯着眼睛盯着字幕看,即使是字幕还有很多是繁体的,瞧得那个累啊,不过为了里面精彩的打斗场景,这些她都懒得计较了,依然看的津津有味。

    “只准你看一个小时?!?br />
    李和不再管她,自己上楼洗洗睡了。

    所有的事情办妥,老五终于要正式的去上课了。

    在学校门口,她左右徘徊,“我不想去?!?br />
    “不想挨揍,就不要磨叽?!崩詈鸵裁欢嗌倌托牧?,他自认为该做的都做了。

    一个学校的老师搂着她的肩膀,俯身用蹩脚的国语道,“没关系的,跟我一起去认识一下班里的同学好不好?大家会很欢迎你的?!?br />
    老五看了一眼李和,李和给了她一个鼓励的眼神,然后对女老师道,“麻烦你了,郑老师?!?br />
    这位郑老师板着脸道,“李先生,我们坚决反对任何形式的家庭暴力,如果再有下次,我会报警,希望你自尊?!?br />
    “谢谢。下不为例,下不为例?!崩詈筒坏貌惶蜃帕秤Ω?,妹子在人家手上,不巴结点怎么行!

    接连在香港又待了几天,不是睡觉就是钓鱼,终于等到了要求卢波托运过来的大黄和阿才!

    大黄一见到李和,差点把他扑倒,在飞机的货仓里可把它憋坏了。

    阿才是最有良心的,见到于老太太呜咽呜咽的叫,一个劲的舔她的手心手背,好像在倾诉相思之后,惹的于老太太眼泪直掉。于德华在旁边不屑的道,“畜生就是畜生?!?br />
    于老太太回骂道,“你个小畜生?!?br />
    “我连畜生都不如!”于德华嫉妒了。

    大黄一连好几天都没吃食,在海滩上巴掌大的蟹就一下子咂摸进了肚子,可欢喜坏了。

    老五的休息日是司机和汤佳佳一起去接的,回来见到大黄搂着脖子不撒手,大黄耷拉着脑袋,只要不傻它就知道它的好日子到头了。

    李和问老五,“学校怎么样?”

    他担心老五在学校里受排斥。

    老五道,“还行吧?!?br />
    “真的?”

    “恩。老师也很好?!?br />
    “那我明天就走了,以后在这里听你汤姐姐的话,行不行?”

    “恩?!?br />
    李和准备第二天就走,晚上的时候,他刚睡着,门被敲响了。

    开了门,老五穿着睡衣站在门口。

    “怎么还不睡觉?”

    “哥,我怕?!?br />
    “怕什么?有我在呢,在这里好好念书,有时间我让老娘来看你,行不行?”

    老五钻进了他的被单里,“我跟你睡?!?br />
    “行?!崩詈桶拿耐?,“这里也有电话,可以给老娘打电话,也可以给我打电话。谁要是欺侮你了,你就跟哥说,哥揍他好不好?”

    “恩?!彼幌伦勇ё爬詈偷牟弊硬蝗鍪?。

    李和感觉到了脸上的湿润,忍不住鼻子一酸,“哭啥嘛,我有时间就来看你。人家不欺辱你,你也不准欺辱人家,跟人家好好处?!?br />
    第二天一早,他就起来了,看着床上熟睡的老五,他也没喊醒,拖着行李出了屋,轻轻的带上了门。

    两个女保镖也起的很早,正在院子里做对抗性的训练。

    李和道,“在香港我不想多事,但是我也不怕惹事,只要她占一个理字,我随你们俩折腾,但是她出了事,你们也不用指望跑,懂我意思吗?”

    两个女孩子一起点点头,“明白了,李先生?!?br />
    李和才和平松上了车,由司机送到机场。

    车子行驶了一段路,平松推了他一下,“哥,你看后面?!?br />
    他朝后视镜一看,大黄在后面追着跑,他让司机停车,把大黄搂上了车,再重新送回去。

    大黄被拴在了铁链上,见到远去的李和,使劲的想摆脱铁链子,一阵狂叫!

    他下飞机的时候已经下午了,却赶上了老四休息。

    老四给她做了吃的,“阿娘打电话来了?!?br />
    “问什么没有?”

    “就问问琴子呗?!?br />
    “等会给她回个电话,就说没事?!崩詈桶岩煌朊娉酝?,又继续道,“把你学习成绩单之类的资料准备下?;褂欣钋锖斓?,你们一起?!?br />
    “恩?!袄纤母吒咝诵说厝ジ钋锖齑虻缁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