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道如把司机撵到了后面的车子上,他让李爱军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然后亲自开车。

    李爱军笑着道,“麻烦你这样的大老板真是不好意思?!?br />
    “不知道我根底的,恭维我两句我还能好厚脸皮受着,你是对我知根知底的,想当初我那埋汰样,你又不是没见过,没有李先生哪里有我的今天,你说这话是埋汰我了?!毕氲背跛艘煌蚋郾仪Ю锔熬?,混的凄凄惨惨戚戚,让他记忆犹新,好像才发生在昨天一样。

    “我可是说的都是真话,你是名牌大学毕业,那是高知识分子,可惜我自己就是没读过几天书,所以老佩服你们这些读书的。你帮着他掌着这么大的买卖,一般人可做不来,要是换做我杀了我都不行,你拿的那些个文件都是英文的,我可是一个都不认识?!?br />
    沈道如笑着道,“在香港大学生多如狗,最不值钱的就是大学生?!?br />
    李爱军不信这话,“哪有你这么埋汰人的,读书多就是比读书少的有用?!?br />
    车子很快停在了远大公司的楼下,门口的保安立马就过来拉开了两边的车门,“沈先生?!?br />
    沈道如把车钥匙丢给了身后的司机,然后对李爱军道,“这就是我公司了,整栋大厦都是我们的,走,我带你上去坐坐?!?br />
    “真阔气?!崩畎婵诳湓蘖艘痪?,心思明显不在这栋大楼上,他下了车之后,眼睛就开始四处看,他渴望遇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有钱人那么多,为什么不会是我呢?”

    “吃的了苦受得了累,是因为看得着希望?!?br />
    “我们茶餐厅门口有个花坛,我最喜欢去里面看小蚂蚁搬家?!?br />
    她的一颦一笑都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老李。老李?!鄙虻廊缌傲怂?,他都没有反应。

    直到沈道如拍了下他的肩膀,他才明白过来。

    “不好意思啊?!?br />
    “想什么呢?”

    李爱军犹豫了一下,最后说道,“我上次回去的时候是不是给了你一千美金?”

    “是啊,你说给那个看护你的女孩子,后来我给了她?!崩畎噶酥腹战堑囊欢奥サ?,“呐,就是那个茶餐厅喽?!?br />
    “她叫龚敏?!?br />
    “哦?!鄙虻廊缤狭死铣さ牡髯?,他不是傻子,这会算明白过来了,笑着问道,“你该不会玩一见钟情的把戏吧?”

    李爱军道,“你是在怀疑我的人品?我没玩!”

    “开玩笑呢,何必这么认真?!鄙虻廊缂剿成豢?,急忙换了口气,有些人开得了玩笑,有的人开不得玩笑。

    “我想过去看看,你忙自己的吧?!?br />
    “你来我这,我不能让你这么走啊?!?br />
    “谢谢了,真的不用?!崩畎芫松虻廊绲暮靡?,带着同伴径直往那家茶餐厅过去。

    此时还没有到晚饭的时间,茶餐厅里面并没有客人,只有几个服务员趴在桌子上打哈欠或者聊天。

    隔着明亮的饭店橱窗,他终于看到了那个让他日思夜想的身影,

    她正在跟另外一个女孩子聊天,可能聊到了开心的事情,聊得眉飞色舞。

    他看着看着眼睛湿润了。

    “老李?”他的同伴小心翼翼的唤着他,“要不我们进去?”

    李爱军摇摇头,“回去了?!?br />
    同伴看着他转身的背影,搞的莫名其妙。

    晚饭的时候,李爱军问李和,“我上次听我妹妹念过一首词叫什么‘相见不如不见’的,你知道嘛?”

    李和皱着眉头想了半天才笑着道,“好像是司马光写的一首词?!?br />
    “砸缸的那个司马光?”

    “正确的应该是‘相见争如不见,有情何似无情’?!?br />
    李爱军自己闷完一杯酒,好久才喃喃道,“我知道什么意思,可是就是说不好,我也知道写的很好,很好,真的好?!?br />
    “大概意思是说见面以后惹人思念,还不如不见。人还是无情的好,无情就不会为情痛苦?!闭饩褪撬降闹豢梢饣岵豢裳源?,李和还是斟酌了一会,帮着解释了一下,然后好奇的问道,“你今天这是吃什么药了?神经兮兮的?!?br />
    “没事,来咱俩喝酒?!?br />
    当晚,李爱军自己一个人把自己灌醉了。

    李和跟着后面纳罕不已,这李爱军肯定是哪里不对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他跟老五一人睡一个房间。等他睡到半夜起床上厕所,发现老五的灯还亮着,推门进去一看,老五抱着腿坐在床上发呆。

    “没人惹你吧?”

    “哥,我不想一个人留这里?!?br />
    “难道你想一辈子在老家种地?平常让你下地干活,你都想法子偷懒。不读出书来,你一辈子没前途?!闭饣八淙挥械愎?,可都是他的句句肺腑,他可以给她钱途,但是给不了前途,前途需要自己挣得,没有前途自然就是守不住钱。

    “我听不懂他们说话。一个也听不懂?!?br />
    李和笑着揉揉她头发,“没事的,我给你问了,先进学?;嵊欣鲜棠闼?,你不是讨厌数学嘛,到时候就没有数学课了?!?br />
    他为了谨慎起见,还是让她上半年的预科,不然语言关是很难过的,同时陡然进入课堂,也很难适应教学进度和生活环境。

    “真的没有数学?”

    “到时候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嘛。行了,睡觉吧?!?br />
    给她重新盖好被子,又把屋里的空调给关掉了,刚要关灯,老五突然道,“我要开灯睡?!?br />
    “行,那睡吧?!?br />
    他躺下后并没有睡着,看看时间都五点多了,索性就穿上衣服起来了。下楼发现只有早餐店开门了,其他店铺都是没有开门,冷冷清清,很难想象晚上是如何的繁华。路上没有什么人,只有清洁工在快速的扫着马路。

    他吃完一笼包子,不断的打了好几个哈欠,又回去补了回笼觉。

    于德华对比他先到一步的沈道如很是不满,“年轻人体力不错嘛,夜夜笙歌还能起来这么早?!?br />
    沈道如笑着道,“就你会胡说?!?br />
    于德华揶揄道,“花边新闻可不少你沈老板的报道。据说有八卦专门给你留了版面?!?br />
    沈道如小心翼翼的瞥了一眼李和的脸色,见他神色如常,才不禁松了一口气,不过对于德华却是恨上了,这老东西专门就喜欢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