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要再请个安保?”于德华见李和这么重视这个妹妹,也不由得灵机一动给出了一个建议。

    “好找嘛?”李和倒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他表面上来看就是个普通人,没人会对他感兴趣,也没人会对老五感兴趣,可是于德华这么一提,让他很是动心,人家是不会找老五麻烦,可是架不住老五这熊孩子会惹事啊,特别是香港这种地方,社团横行,大亨云集,一不小心就要拼爹!

    一个小姑娘身边不放个安保怎么都不靠谱。

    他既然已经把她送过来了,就已经做好了她随时会坑哥的准备!

    他俩都想坑爹,可惜李兆坤不具备这个条件!

    沈道如笑着接话道,“香港最多的就是富豪,不光有本港的,还有东南亚和澳门的、台湾的富豪,还有许多形形色色的明星,都需要考虑安全问题,所以安保公司非常多,想找个安保是很容易的。而且我之前在律师行的时候,也没少接触这类安全顾问的合同?!?br />
    “对的,这个我可以找没,明天我可以带人给你挑选?!庇诘禄簧虻廊缜老攘艘徊?,很是不满意,这次不再给他插话的机会。

    李和笑着问道,“你们两个都请了?”他俩来接机的时候,李和就发现身后跟了好几部车,而且进宾馆的时候身后都是五六个人,现在那拨人还守在饭店大厅呢,他原以为是司机和秘书。

    现在想想那些人五大三粗的样子,倒可能是安保。

    沈道如不好意思的笑着道,“李先生,你也知道,现在什么人都有,树大招风,总得小心点?!?br />
    于德华也赞同的点点头,“小心驶得万年船嘛,上次在酒吧就遇到几个烂仔,要不是带着人,我这体格可禁不住人折腾?!?br />
    “那老于,这个就交给你了,最好请两个女的,一定是请最好的,不怕花钱?!彼衷诤苡谢ㄇ某宥?,以前是没机会花钱,想花都不知道怎么花,这次有机会了,还不是要可劲的花。而且他也没有在自己身上花钱的机会,他的爱好就是钓鱼,他甚至还在琢磨,要不要奢侈一把,买个游艇去海钓。

    “好的。你尽管放心?!?br />
    于德华又陪着李和聊了一会,去大厅买完单就带着司机随从走了。

    李和回到宾馆的时候,黄炳新已经早就等在门口了。

    “李先生,一路可好?!?br />
    他西装革履,精神极佳,不过说话的语气有些刻意,好像为了迎合上流社会所推崇的斯文稳重。

    “上楼说吧?!崩詈统π?,也没有多说什么。

    上楼之后,他把老五交给了汤佳佳,而平松和李爱军等人就在楼下的娱乐厅打桌球。

    一进房间坐下,沈道如就开始滔滔不绝的说道,“李先生,目前所有的工作按照你的指示进展的非常顺利??的暌械氖展阂惨丫客瓿?,港府这次是投桃报李,我们并没有付出多少代价,前后大概只花了六亿三千万港币,详细的资料我稍后会拿给你看?!?br />
    许多话他早就想说了,可是一直碍于于德华在,憋在肚子里酝酿到现在没有开口,现在于德华走了,他当然要说个够。

    “只要会计事务所和律师行的审计通过就行,其他的不用给我看?!彼恢竿虻廊绯晌羁;蛘咄跬蚩普庋j闹耙稻砣?,能守业就行,进取就难了。

    黄炳新道,“目前的管理层我们正在调整,人心尚在浮动,不知道李先生有什么建议?!?br />
    “我会注资五亿美金帮你扩展业务。将来的目标就是立足香港,扎根内地,放远世界。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扎根内地,一定要想办法到内地扩展,建立独资银行是不可能了,不过可以合资?!闭庋男湔湟?,不做资本金的补充基本没有发展机会了。他的老巢在内地,将来随着银行的发展,肯定要向内地纵深,以后包括深发展银行也好还是民升银行也好,不会缺少进军内地的机会。

    有了跳板,有了平台,又有钱,想不发展都难。

    黄炳新激动的道,“谢谢李先生?!?br />
    有了这五亿美金的注资,他完全大有所为,可以一展拳脚!香港有五亿美金作为流动资金的银行只有有数的几个发钞行!剩下的都是半死不活的小银行!

    李和压了压手,“别急,我有要求的?!?br />
    “李先生,你尽管说?!被票滦睦镌缇陀性け噶?,他也知道这五亿美金不好拿。

    “我的要求很简单,起码要在三年内成为香港中等规模的银行,分行的网点要开,业务结构要调整,业务类型在精不在多?!崩詈捅纠聪胩嵝严虏嘀馗鋈讼汛?,可是想想计算机的发展应用还是没有普及到银行业,这里数据管理的难度太大,无疑会堆高成本,“而且一定要紧跟计算机行业的发展,计算机在金融业如何运用,必须成为一个课题,你可以成立相关部门着手布局?!?br />
    “这一点我非常认同,李先生,你放心,我一定尊照你的吩咐,朝着银行金融便捷化的方向发展?!被票露岳詈偷恼庖灰竺挥幸煲?,他在银行业工作多年,自然了解微机的意义和微机对银行业的改变。

    李和笑着道,“我是外行,具体还是要请专业人士来分析,有调查才有发言权。如果没什么事就这吧?!?br />
    沈道如递给李和一份报告,然后道,“这是我们这一次在香港的收获,一共收购了五家上市公司,总资产在55亿港币?!?br />
    “这么多?”李和接过一看,总共五家公司,他比较看重的是百货公司和巴士公司,看来这次股灾比他想象中的严重的多,许多公司的股价已经跌破发行价了,“干的不错?!?br />
    沈道如继续笑着道,“实际上这次收购我们不但一毛钱没花,还尽赚了15亿港币。在我们的救市行动中,许多大庄家乘势做空,可是没有想到我们的资金这么雄厚,他们放空多少,我们吃多少,让他们有去无回!”

    李和笑着道,“你这是拿钱砸了,看来是没少得罪人了?!笨梢韵胂笠院笫种械纳鲜泄净岢晌矶嗳说陌凶?,有仇不报不是资本的性格。

    沈道如苦笑,“要不我怎么要带保镖出门,一个人我都不敢出门哦?!?br />
    李和哈哈大笑,重重的拍了下他的肩膀,“难为你了,年底给你大红包?!?br />
    沈道如认真的说道,“有你的认可我就很满足了?!?br />
    “少戴高帽?!?br />
    “那下一步该怎么做?”

    李和对着那本报告仔细的看了一看,挠着脑袋想了一会道,“这家外贸公司并购给老于吧,跟他的业务刚好相关,问他愿意出多少钱,你们俩谈价格?!?br />
    于德华最近的表现不错,李和还是要给他个甜枣。

    “那就便宜老于了?!鄙虻廊缑挥凶龇炊?,他知道李和做的决定,一般都是反对了都没用,不过突然又想起了一个话题,“我们的投资部门最近按照你的要求在美国找到了思科公司,报纸上的报道也是正确的,他们的产品确实不错,不过我们是看不明白?!?br />
    “你看不懂就对了,你要是看懂了,所有的人就都看懂了,哪里还有你什么事情?!崩詈腿肥凳窃诩扑慊又旧峡吹降墓赜谡舛苑蚱薜谋ǖ?,要不然他差点就要错过思科这个庞然大物了。当然,没有进入钱伯斯时代的思科还不是完整的思科。

    “可是七千万美金不是小数啊,我们不插手管理是不是有点儿戏了?他们目前的盈利基本没有多少。而且据说创始人和投资方产生了冲突,现在很是混乱?!鄙虻廊缁故遣幻靼桌詈偷南敕?。

    “不亏,七千万占百分之十你以后做梦都能笑醒,你不是学理科的,你不懂这东西的用处,可是我懂啊,简直前途无量?!比绻皇侵厣?,谁也想不到这么个小公司能在两年后上市。他不插手经营的原因很简单,就害怕产生什么不可逆转的蝴蝶效应,到时候蓝筹股变成垃圾股,他都没地方哭,“如果他们继续引进外部投资者,我们也要继续追加投资,保持住这个股权比例,不要给稀释掉了?!?br />
    沈道如见李和这么坚持,也只得无奈地点点头,“好的。哦,对了,还有你说的那个甲骨文我们也看了,正在跟一部分股东谈,大概可以收到5%的股票份额,他们去年的盈利接近两亿美金,许多人投资者惜售股权?!?br />
    “有多少算多少吧?!彼醯锰靶囊膊皇呛芎?,许多东西不是强求来的。

    沈道如又小心翼翼的问道,“你之前说过只要是硅谷的计算机和网络公司我们都可以投资,可是你也知道硅谷的公司太多了,我们不可能一家家都去投资吧,你能不能再给个明确的指示?”

    “仙童公司你知道吧?”

    “知道?!闭饷从忻陌氲继骞旧虻廊绮豢赡懿恢?。

    “只要他的创业者是仙童出来的,或者跟仙童有血缘关系的,咱就投,毫不犹豫的投!哪怕这些公司上市了,他们的股票也要买!买!买!”认真的让李和梳理每一家硅谷公司的创业史,李和是记不住几家的,投资谁不投资谁,他一时半会根本理不出所以然。但是他印象最深的是仙童,只要是仙童出来的工程师创业者,无一不是牛气哄哄的,硅谷的西点军校不是白叫的,从AMD到红杉资本再到雅虎,每一个都跟仙童这家公司息息相关,所以李和找跟仙童有关系的公司投资,理论上是不会错的。

    黄炳新忍不住插话了,“李先生,这样会不会太随便了?”

    李和笑着道,“??晖в幸痪湮疑钜晕?,宁可错杀不可放过,亏钱我不怕,我怕的是你不敢亏!明白我的意思没有?”

    沈道如道,“李先生,这是赌运气?”

    李和点点头,“是赌运气?!?br />
    他的记忆里不能保证他能把每一家公司都能记得清楚,还是普遍撒网重点逮鱼这个方案比较靠谱,只要捞住一条就能弥补所有的亏损。

    黄炳新和沈道如两个人对视一眼,无奈的摇摇头。

    话说好的科学投资呢!

    赌运气??!

    跟赌博没区别??!

    沈道如犹豫道,“可是万一有亏损?“

    “我缺钱?“李和有点财大气粗的味道。

    沈道如摇摇头,“自然不缺?!?br />
    按照远大的市值在香港还是入不得流,可是论现金流,全港就没几家能比得了了,其他家都是账面上的富豪,什么固定资产,物业,厂房是一大堆,可是现金就没多少了。

    “那还废话什么,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两个人没办法只得异口同声的回答,“知道了,李先生?!?br />
    理解的事情要执行,不理解的事情也要执行。

    “你们先回去吧。明天去看房子?!崩詈涂几先肆?,不知不觉中已经聊了一个多小时了。

    两个人点头告辞。

    沈道如刚开房门,却是看见李爱军在门口抽烟,笑着问道,“怎么不进去坐坐?!?br />
    李爱军道,“等你呢?!?br />
    于德华道,“你们先聊,我先走了?!?br />
    “慢走?!崩畎诘禄阃肥疽夂?,才跟沈道如道,“我就是想到你公司学习一下先进的管理经验,你看看给不给这个机会?!?br />
    “什么?”沈道如被搞的有的发蒙。

    李爱军镇定的道,“学习先进管理经验啊?!?br />
    沈道如迷糊了半天,最后没好气的道,“你说实话。咱俩虽然处的不深,可谁不知道谁,你跟我打啥哑谜。我脑子也不好使,你不要让我猜?!?br />
    李爱军扭扭捏捏的道,“那个龚敏不是在你公司楼下嘛?!?br />
    “谁?我只知道张明敏?!鄙虻廊缱魑绽硗蚧拇罄习蹇擅恍巳ぜ亲∷腥说拿?。

    “你甭管了。你就说你公司地址就行了,我自己过去?!?br />
    沈道如歪着脖子想了半天,还是没有所得,“你到我地盘,我哪里能不招待你,走吧。现在公司还没下班呢,你还有时间去学习先进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