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四放假回来了两天,跟李秋红一起带着老五疯玩了两天,半天爬长城,半天逛故宫,甚至中南海都顺便溜达了一圈。

    李和算是轻松了不少,只要这小祖宗能糊弄住,他就放心了。

    沈道如寄过来的证件已经到了,还是黄浩送过来的。李和问他,“那个人没再找你麻烦吧?”

    黄浩道,“没了,谢谢你,李哥?!?br />
    “以后谁要是不服,就是跟他干,怕什么?!崩詈突故遣宦馑庑宰?,不禁给他加大药量。

    “知道了,李哥?!?br />
    黄浩走后,李和拆开了邮件,主要是老五的入学资料和通行证件,看完以后他才安心,这事挺妥当的。他打电话给平松,让他去买机票,这一次他还是让平松陪他去香港。

    李爱军听说李和要去香港,过来说也要跟着去。

    “医生没说要复查???”李和一肚子的疑问,光从外表来看,李爱军现在跟普通人基本没有差别了。不卷起他的裤脚,没人能想象的出,他竟然是个残疾人。

    李爱军的腿好以后,他老娘多出了许多跟过去不一样的想法,老李家就这一棵独苗,要不要结婚,要不要传宗接代,都是摆在眼前的问题。以往李爱军腿有问题,家里经济状况也不好,自然要求不高,能搂个媳妇,抱个孙子就知足了??上衷诓灰谎?,老李家风大势大,对媳妇自然要挑挑拣拣了,他老娘三天两头给他安排相亲,让他很是烦躁。现在他是能躲多远就躲多远,看到他老娘头皮都是发麻。他不能告诉他老娘其实他心里有个人影怎么都抹不去,脑子里有种思念怎么都擦不掉。

    “最近下雨腿有点疼。不去检查一下,我不怎么放心?!?br />
    “真的?”李和有点不相信,李爱军这人不会说假话,可是要是被逼无奈说了假话,脸都是红的,语气也不自然。

    李爱军强撑着道,“真的。我蒙你这些干嘛。我又不是闲得慌喜欢到处打溜的人,厂子里一滩事情呢?!?br />
    “也对。那你准备吧。我们大后天走?!?br />
    李和笑笑,没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结。

    走的这天,老四有点做姐姐的样子,给老四买了一大堆的东西,她的零花钱被她一下子清光了?!耙院蠛煤贸苑?,听见没有,吃饱了才有力气长的漂亮?!?br />
    “要好好念书,不要给哥哥丢人知道不?!?br />
    “出去了,没人让着你,你不要跟人耍小性子?!?br />
    老五只是低着头,沉默不语。

    李和听得感概,老四真的长大了,其实他知道最想出去的还是她,心里也有点不忍,还是问道,“你是不是真的想出国?”

    老四道,“不出去了,你说的对,只要用心,在哪里学都一样?!?br />
    “说实话?!?br />
    “我就是想出去见识见识?!?br />
    李和叹口气,想了想道,“我准许你出去,但是我有我的条件?!?br />
    “恩?!崩纤牡妥磐诽?,不知道哥哥要提什么要求。

    “去哪里,去哪个学校我说了算?!?br />
    老四抬起头道,“公派自然学校说了算,没得选呢?!?br />
    “自费吧。我出钱,我送你去新加坡?!敝伟采侠詈湍苄诺霉墓揖湍敲醇父?,其中还包括他不怎么待见的小日苯。但是去日苯,语言需要重头学起,这个就有点折腾人了,关键他也过不了心里偏见那一关。去新加坡的话,老四的英语是没有问题的,同属华人圈,生活习惯、思维方式都不会有太大的反差,而且新加坡的高等教育水平在世界上也是首屈一指的。

    老四摇摇头,“我不去。要是自费就是贵死了?!?br />
    她还是不想花哥哥的钱,她的是她的,哥哥的是哥哥的。

    李和亲昵的摸摸她的头,“傻丫头,你哥这辈子最不差的就是钱,有本事你使劲的花,可劲的花,你要是花的完是你本事?!?br />
    是啊,他最不差的就是钱,可是一个人有钱花不了,未免太没有意思了。

    谁说有钱人没有烦恼的?

    老四噗呲一笑,“你就胡说八道吧?!?br />
    “就这么定了,我把老五安顿好就回来安排你。你没事在学校练练英语口语,再想好过去学什么专业,就齐活了?!彼宰约旱恼飧霭才藕苁锹?。

    进机场的时候一共是五个人,李爱军带了一个同伴,李和带着平松和老五。过了安检,李和牵着老五,老五却突然又不走了。

    李和急了,“别闹啊,赶紧走?!?br />
    老五回过头看了一眼站在安检口护栏外的老四,哭着喊道,“姐?!?br />
    “照顾好自己啊?!崩纤囊哺趴蘖?,大概这一声姐姐,叫到了她的心窝子,老五从来不喊她姐姐的,一般都是李老四或者李冰。

    李和也跟着鼻子有点发酸,不过还是狠心的催促道,“走了?!?br />
    老五还是哭着没动,他把另一只手的行李交给了平松,然后把老五给抱了起来,老五就闷在他怀里一个劲的哭。

    一路上老五在飞机上睡得安稳,没有怎么闹腾,李和才深深的松了一口气。

    飞机落地的时候,于德华和沈道如同时来接机,这让李爱军羡慕的不得了,当场表示以后也要在香港设立分公司。

    于德华坐在副驾驶上回头笑着道,“在香港收购一家鞋厂就是了?!?br />
    李爱军道,“香港的工资这么高,工人我可用不起。我就想在这边搞搞出口的事情就得了?!?br />
    李和笑着道,“香港鞋类产业的优势在于设计,这个你比不了,而且这类人才你在内地也招不到?!?br />
    李和被说的有点心动,“也没多的外汇啊?!?br />
    于德华出主意道,“你不是有日苯客户的外汇吗?”

    “可那是要上缴给政府的?!?br />
    于德华继续道,“你在香港注册个公司,截留一部分就是了?!?br />
    “不行,不行,这个要犯错误的?!?br />
    于德华笑着道,“李先生经常说要活学活用,你也可以活学活用啊,内地现在不是搞什么计划内和计划外统筹嘛,你也搞个计划外生产就是了,以前上缴的外汇不变,想办法多生产,多生产的部分出口的外汇不就可以留着了嘛?!?br />
    他不知不觉中对李和的称呼已经和沈道如一样变成了李先生,以前都是直呼李和或者小李子的。

    他没有发现这点不对,李和也没有发现这点不对,只是单纯的觉得有点怪怪的。

    李爱军想了想才道,“我再琢磨琢磨?!?br />
    车子还是停在了上次李和住的宾馆,好巧不巧的汤佳佳正在大厅给客人做咨询,猛然见到进门的李和很是高兴。

    “李先生,好久不见?!?br />
    上前接过了李和手里的行李。

    “谢谢?!?br />
    进了房间,李和一看是单人的房间不怎么满意,老五一个人睡觉她是不放心的,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这丫头肯定要闹腾。

    沈道如看到李和皱着的眉头,赶忙对汤佳佳道,“赶紧给我们换个套间?!?br />
    他以往都是按照李和节俭的要求来订房的。

    及至换了一个大套房,李和才表示满意,里面是一个大卧室,旁边还有两个个小卧室,他对老五道,“是先睡觉还是吃饭?”

    “阿饿了?!崩衔褰艘桓瞿吧幕肪?,胆子也变小了很多,一直都不敢放开李和的手。

    一行人放好行李就一起下楼吃饭去了,李和顺嘴邀请了汤佳佳,汤佳佳没有拒绝。

    老五虽然说饿了,可也只了一个花卷和一碗西红柿蛋汤。

    沈道如要给李和倒酒,李和摆摆手,“不喝了,带着她不怎么方便。学校都找好了?”

    “这个托老于的福,他为了给闺女上学,捐了马利诺女校的校董,这下可不就什么都容易了嘛?!?br />
    “哪怕没有我,以你今时今日在香港的地位还有什么搞不定的?!庇诘禄袄锒际锹乃嵛?,一个原本不如他的人,现在却突然间骑到了他的头上,让他一时间很难接受。

    李和冲于德华举杯,郑重的说道,“谢了?!?br />
    “咱们什么关系,没必要说这些?!庇诘禄不怕壹渚倨鸨?,他有点措手不及,想不到李和会这么客气。

    李和笑着对汤佳佳道,“麻烦带我妹妹去个卫生间。谢谢?!?br />
    平松顾不得把嘴里的猪蹄啃完,直接放下了,拉着李爱军的同伴也跟着汤佳佳出了屋子。

    李爱军也要走。李和拉住了他,“你坐下?!?br />
    “那我先吃点饭?!崩畎坏媒韫首读艘坏?。

    沈道如和于德华被李和这眼神盯得发虚,沈道如道,“李先生,你有什么吩咐尽管说?!?br />
    李和一脸凝重的道,“那是我亲妹妹,以后就交付给你们俩了?!?br />
    “自然,自然?!绷礁鋈艘炜谕拇鹩Φ?。

    “她脾气不是太好,我也不准备让她改了。但是我这人你们也知道的,向来是帮亲不帮理的,谁要是让她受一点伤害,我拿我全部身家买他全家老小的命?!?br />
    两个人被李和阴狠的表情吓得胆战心惊,他们相信李和绝对干的出来的!

    而且什么叫帮亲不帮理!

    他们真的不明白??!

    不过于德华却是率先表态,“李先生,你放心,学校的老师我都会交代好的。而且我马上让联英社打到学校那边去,到时候那边成了他们的地盘,校内校外我保证万无一失!平常住到我那边就可以了,可以跟我女儿一起做个伴?!?br />
    李和皱着眉头想了一下道,“那个叫啥全的?”

    “喇叭全?!?br />
    “哦”

    沈道如也道,“住到我那里也可以,我新买的宅子地方也很大?!?br />
    “嗯?”李和不高兴了。

    于德华捂嘴笑,你一个老光棍带个小姑娘住,像什么样子,想揽功也要带脑子??!

    “我不是那个意思?!鄙虻廊缂泵Ρ缃?。

    李和道,“我知道了?;故前凑罩八档?,我还是要买一套。房子有打听好没?明天我们就去看。哦,对了,还要请一个保姆,普通话、粤语、英语都要流畅,不要找菲佣?!?br />
    真正豪门可不会找菲佣的,首先家里要是有老人的话,语言关就过不了,更何况一些中餐的菜式,菲佣根本就做不来。当然也有许多人家为了私密性会请菲佣,因为只要换个语言频道,菲佣就听不懂,也没法嚼舌。更多人用菲佣的原因是因为价格便宜。

    于德华看了一眼沈道如,这个事情是沈道如负责的。

    沈道如道,“靠近学校的房子都是闹市区,环境比较吵闹,房子的面积也小。剩下的都是别墅,离学校比较远,但是胜在环境好,因为是富人区,安保也非常的好?!?br />
    “那就过去看别墅?!币蛭≡竦氖羌乃拗蒲?,本来呆在家里的时间就不多,距离远近也没多大差别,何况李和是准备给她配司机的,他可没那么大的心,留着她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