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话好不好。再闹就没人喜欢你了!”李和还是不断的安抚老五,“你睡吧,明天给阿娘打电话,问她让不让你回去?!?br />
    “送我回家!”老五朝李和扑过去,双手乱舞。

    “哎呦喂!”李和一声惊叫,脸上火辣辣的疼,不用看他都知道脸上肯定被挠破了。照了下梳妆台上的镜子,果不其然,脸上有一道血棱子,长长的一条。

    他拿起老五的指甲一看,指甲缝都是血。

    他虽然不在乎脸面丑俊,可这都破相了,出去的话真的很难看的!而且会让不知情的人产生非常不好的联想!小俩口得闹的多凶狠??!这脸都花了!

    老五犹自不自觉,“你送我回家!我要回家!”

    “有完没完了!我跟你说,你要是再闹腾,今天非揍你不可!”李和已经高举起来了巴掌,就要朝她脸上贴去。

    “我就是要回家!”她仍然梗着脖子,翻来覆去就这么一句。

    “你要是争气一点,我能这么为难嘛!老子欠你的是吧!”李和这次是真的恼羞了,想他上辈子为她操那么多心,担那么多累,根本就落过一点好!

    就因为曾经他的那一巴掌,兄妹俩五六年硬是没有说过一句话。

    她还曾经信誓旦旦的叫嚣,“我没有你这个哥!”

    “李老二,老娘这辈子跟你势不两立!”

    “李老二,你死了,老娘都不会有一点眼泪!”

    果真两个人就没再说过话。

    李和舔着脸想和好都不行。后来她做生意,尽是坎坷,一屁股窟窿,东奔西跑躲债,日子艰难,李和不能放手不管啊,毕竟长兄如父,该帮忙的他还是照样帮了。

    他一辈子是个倔驴,也许是假清高,最是讨厌托关系走人情的,他没有那个脸去欠人情,但是为了这个最小的妹子他还是厚着脸皮到处找了关系,给她平了事情。

    否则就凭她那点道行,哪里容易在社会立足!

    也许在最困难的时候,她才发现谁对她最好,谁是她的依靠,倒是跟李和关系缓和了不少。

    可是那脾气太会得罪人,李和就没少帮她擦屁股,根本不省心。跟老四比起来简直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李和现在突然把过往想起,还是有点不堪回首,可谓是两辈子的新仇旧恨!

    所以李和就想好好调教她,起码不能让她这么低的学历就去混社会。

    他有时也不是没有期望,也许多读点书,能多懂点道理吧。

    “我要回家?!崩衔蹇薜母炝亮?。李和根本没有诈唬住她。

    “明天好不好,现在这么晚了,怎么回去,明天吧?!崩詈吞弊谝巫由?,点上了一颗烟,实在一句话都不想多说了。

    他一连点了好几颗烟,一颗接着一颗,就在那看着她哭。

    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的哭声变成了抽噎,就坐在那里睡着了。

    李和給她捋好枕头,重新盖上了被子。

    出了屋子,重新关上了门。

    第二天早上,他刚睁开眼就吓了一跳,不知道什么时候老五趴在了他床头。

    “再去睡会,起来早干嘛?!?br />
    老五对着李和脸上的血疤瘌看了一眼,想了半天才道,“阿饿了?!?br />
    “那我马上起来?!崩詈筒坏貌淮┥弦路铝舜?。

    他正在刷牙,老五道,“我没牙刷?!?br />
    “一次不刷牙又不会死。吃好早饭再去买?!彼槐咚⒀酪槐叩?。

    “我就是要刷牙?!?br />
    “行,等会我去买?!?br />
    他不得不去张老头的代销店买了牙刷。刚买回来牙刷,老五又有事情了。

    “也没毛巾?!?br />
    “用我的?!?br />
    “你的太脏?!?br />
    李和被噎了个半死,无奈的道,“用你四姐的?!?br />
    “不用?!崩衔搴芗岫ǖ囊∫⊥?。

    “那我再去买?!彼兆吡讲?,又回过头道,“想清楚,到底还差啥,不然等我买回来了,你才说差这差那?!?br />
    “雪拉膏?!?br />
    “好?!彼膊恢牢裁蠢霞一嵊姓庵殖坪?,实际上就是擦脸的雪花膏。他也庆幸多问了一句,不然回头还得跑一趟。

    东西买回来后,伺候她刷牙洗脸,还带她去吃了一顿早饭,可能昨天没怎么吃,她硬是吃了两个大馒头,还喝了一大碗的稀饭。

    从早餐店出来,李和问她,“吃饱了没有?!?br />
    “我要回家?!?br />
    “我的祖宗哎!”李和捂着额头,很是头疼,他本来还暗喜呢,以为起床没提,后面就不会提了呢,想不到过了一晚,还惦念着呢,“走,给阿娘电话,她让你回去,我就送你回去?!?br />
    没到张老头的电话亭,就在路边拨通了村里的电话。

    “阿娘,阿娘?!彼姑惶宓缁袄锏纳?,就开始喊了。

    李和夺了她的电话,跟刘传奇说了几句。

    刘传奇的小喇叭又开张了,“王玉兰,王玉兰,赶紧来接电话?!?br />
    王玉兰来的很快,听清了老闺女的声音就慌了,“你哭啥哈,你哥揍你啦,回头俺揍他?!?br />
    老闺女才走了两天,她都感觉跟离开好多年似得,好像跟少了什么一样,心口的那口气怎么都缕不顺。

    “阿娘,我要回去,阿哥不送我回去?!彼诘缁袄锟薜牟屹赓獾目厮叩?。

    李和就靠在电话亭上抽烟,随便她娘俩唠叨。

    “去了还回来干嘛,好好念书哈,来回车费拿钱扔啊,你哥,你姐都在那呢,你嚎什么?!蓖跤窭疾恢老愀墼谀睦?,南北的方向都分不清,只知道距离并不近,车费要不便宜。

    “我不想念书了?!?br />
    ”不念书你干嘛。挂了啊,过年就跟你哥一起回来了。俺看李沛了。俩孩子又打起来了?!蓖跤窭蓟赝房蠢羁掳牙钆嫱妻搅说厣?,慌忙就要挂电话。

    “阿娘。阿娘?!彼蔡说缁澳峭防钆娴目奚?。不过之后就是一片忙音。

    李和笑着问道,“怎么样,阿娘不让你回去吧。走吧回家?!?br />
    他本来想带着她到处转转,可是想想他这张脸,还是不要出去见人的好。从早晨到现在已经引起了很多人的侧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