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既然决定要送老五去香港读书,自然要先带她一起回京。王玉兰自然是十分的舍不得,家里五个娃娃,一下子走了三个让她心里空落落的,李梅和李隆也各自有了自己的家庭,谁还能守在她身边呢?

    从此这六间漂亮的大瓦房里也只剩下她和李兆坤两个人了,如果李兆坤再跑路,也许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想的多了,她的眼泪水又止不住的哭了。

    她不厌其烦的交代李和,“你妹妹还小,你可要照顾好她啊?!?br />
    大的她都操心,何况还是最小的一个。

    李和安慰她道,“没事的。我会顾着她的?!?br />
    “她脾气也就那样了。你可不能闪着她,这孩子不禁吓得?!蓖跤窭剂私饫詈偷男宰?,也了解小闺女的性子,她怕李和真的对小闺女下重手。

    “我知道了,不会打她的?!?br />
    王玉兰把一个包着的手绢塞到李和的手里,“这都是你这些年给我的,家里没花销,她姊妹俩都靠你花钱,你哪里耗得住?!?br />
    李和给老娘推了回去,“你儿子不差钱的,真的。你在家好吃好喝吧?!?br />
    催促老四和老五上了李隆的手扶拖拉机。

    车子开了老远,还能听见王玉兰在那喊,“琴子,听你哥话啊?!?br />
    老五眼泪一下子就绷不住了,嚎啕大哭。

    老四把她埋到怀里,“别哭了,又不是以后不回来了?!?br />
    到了县城的汽车站,李和重重的拍了下李隆的肩膀,什么也没说。

    到了省城,这一次没法坐飞机了,老五是没法买飞机票的,所以选择坐了火车。

    火车上老五就后悔了,“哥,我想回家了,我不想去了?!?br />
    李和笑着问道,“你要是回去了,人家还不笑话你?!?br />
    “谁要笑话我,我就揍谁?!?br />
    “没后悔药卖啊。上了车咱就下不去了?!?br />
    老五的眼泪水又唰唰的下来了。

    李和让老四哄她睡一觉。老五哭着哭着就睡着了,一夜安稳的很。

    第二天早上到站下火车的时候,李和提着行李,让老四把老五拉着,随着人潮推推搡搡的下了火车。

    老五第一次出这么远的门,第一次坐出租车,第一次看到这么宽的马路,第一次看到这么高的楼,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的人,只是兴奋了一会就没劲头了。

    中午老四做了一桌子好吃的,她也没吃几筷子。

    老四说,“午睡不?”

    老五摇摇头,“车上睡好了?!?br />
    “我带你出门溜达吧,这里有好大的商店,你要买啥,姐都给你买好不好?!?br />
    老五点点头。

    姊妹俩吃好饭就出门逛街去了,左邻右舍有见着这对姐妹的都是渍渍称奇。本来以为老四就够漂亮了,想不到最小的老五还更加的漂亮,小小年纪身形相貌虽然没有长开,脸面也有点黑,可是胚子放这呢,能差到哪里去。

    李和挂了给沈道如的电话,张老头就忍不住的问了,“上次那个真是你亲爹?”

    “当然是真的?!?br />
    “刚刚走过去的也是你亲妹子?”

    “当然是了,什么意思吧?”李和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心里准备,可是被人这样问,心里还是不怎么舒服,“龙生九子,各有不同,有什么大惊小怪的?!?br />
    张老头嘿嘿笑道,“龙?”

    “闲得慌了你?!崩詈筒辉俅罾硭?。

    他开始准备老五的资料给沈道如寄过去,老五的通行证和入学手续都需要办理。入学和通行证这些事情不需要他操心,如果沈道如连这些都搞不定,李和一定会掐死他,然后让他滚蛋。现在唯一让李和操心的是老五过去了让谁给看着,哪怕是住寄宿学校,也有休息时间的,而休息时间也不能一直在学校里。

    让她一个人在外面溜达,李和肯定不会放心的。

    他更没有时间去陪读。想来想去只有到时候过去再挑选人了,现在想了都是白想。

    老四下午就回了学校,家里只剩下李和带着老五了。

    老五对大黄狗很喜欢,带着它玩闹,也不见刚来时的沮丧。

    晚饭的时候,李和就带她下了馆子,她还是没有吃多少饭。

    李和道,“吃点饭,不然晚上饿,我可没法给你做饭?!?br />
    “我要吃阿娘做的?!?br />
    “你还当自己是小孩子啊,说这种话,阿娘在老家呢。自己吃?!?br />
    实际上最后老五也没划拉几筷子。

    路过烧饼摊子的时候,她说,“哥,我要吃烧饼?!?br />
    “自己拿?!?br />
    “多搁辣椒?!崩衔宥陨毡拥睦习宓?。

    摊子老板对李和也是极熟悉的,接过李和的钱,然后问道,“你妹妹?”

    “是?!彼览习逡适裁?,赶紧拉着老五走人。

    老五要看电视,李和这么个不看电视的人也得陪着她看。

    最苦的是大黄,被老五当做肉垫子坐在了屁股底下,老五看高兴了,还要使劲朝它身上拍两下。它呜咽的看着李和,李和也只能朝它抛个无奈的眼神,认栽吧!

    五看电视看得高兴,李和心里是松了一口气,终于不提回家这茬了。

    睡觉的时候,李和给她打了水洗脚洗脸,搞的手忙脚乱,他什么时候伺候过人!

    把她安排到老四的房间里睡觉后,才算消停了。

    结果睡到半夜,他听到了一阵断断续续的哭声,回过味来仔细一听是隔壁的房间。

    无奈的起来披上衣服打开灯,揉揉眼睛去了老五的屋子。

    把老五屋里的灯拉开,老五蜷着被子在拐角哭。

    “你又哭什么啊,我的小祖宗!”

    “阿想回家?!?br />
    “来的时候不是说的好好的嘛?;故悄阕约号巫爬吹??!?br />
    老五抽噎道,“想阿娘啊。阿就是要回家?!?br />
    李和摸摸被子头,发现哭湿透了,“起来,给你换床被子?!?br />
    老五不理会这些,尖着嗓子叫道,“我就想回家。我想回家!”

    “别闹啊,我真揍你?!崩詈透涣舜残卤蛔?。

    老五不管不顾的抓着李和的衣角,“你送我回家!”

    哭的撕心裂肺,嗓子已经完全撕开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