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越想越是这么回事,跟老娘随意唠叨了几句,就把老五出去读书的事情定了下来,这是目前最好的办法了。

    李燕知道老五因为她的事情挨了李和的揍,非常的不好意思,低着头道,“哥,都怪我,跟琴子没关系呢?!?br />
    “你这性子也改改,好歹都上高中了,不能这么软了?!闭驹诶詈偷牧⒊?,他还是希望这个堂妹能有好前途的,他也不得不感概当年的小丫头片子也长成了大姑娘了,都十六岁了可不是大姑娘嘛。

    李燕虽然没有考上县一中,但是能考上县二中也是不错的了,毕竟她去复读的时候整个前半年都耽误了,也是后半年才开始去的,对她来说她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

    十里八乡读高中的孩子是有不少,可是读高中的女孩子却是少之又少。他三叔李兆辉能让闺女去读高中已经是算开明的了,家里少一个劳力不说,还要费不少钱,对农村来说想供养一个高中生一点都不是容易的事情。

    “我知道了?!?br />
    李和道,“这事跟你没关系,没你这茬她也会有其他茬。你好好念书就是了,你三哥就在县里,以后有什么事找你三哥?!?br />
    李隆跟大壮在县里做的收购站虽然生意还不错,但是跟刘老四比就差多了,他俩一年合一起挣得钱都没刘老四一个人多。李和甚至都有让他俩把生意停了的想法,可是两个人挣钱正在兴头上,怎么可能听得了他的意见。

    而且两个人在县里有何军罩着,生意又做的顺溜,走哪里都有人敬着,有钱有地位有身份,算的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了,让他们去其地方再重新开始显然是不可能的。

    李兆辉晚上喊李和吃饭,酒桌子就问了,“你说燕子读书还中不,不念吧可惜,念了又怕没用?!毖嘧诱饷创蟮墓媚锬呐碌乩锩Σ焕炊嗌?,可是洗衣做饭能减轻不少功夫的。

    李和还没答话,李兆坤倒是插话了,“你眼皮子就那么嘎嘎浅,念书一定要念书,老五我都要让他出去念呢。中用不中用你问问希老抠,人家现在得两闺女的济,可是拽的不得了?!?br />
    希老抠就是希同才,叫老抠不是因为他人小气,而是因为他是大队会计,总跟人要三分五分的抠吧,得了个老抠的外号。

    李兆坤能说出这番话令所有人都意想不到,李福成还特意表现了大儿子一句,“终于吐出了人话?!?br />
    李兆辉被亲哥挤兑也不恼,只是叹道,“要真像她俩闺女一样读书读出来了还真不错?!?br />
    人家两闺女争气,也就再没人说希同才绝户这种话,没儿子不就是绝户嘛。

    “让她念吧,你这两年也还好吧,收黄鳝也不差这点钱?!崩钫谆哉庑┠暝谇磐肥栈器墒敲挥猩僬跚?,所以李和也不明白李兆辉留钱做什么用,难不成非要把钱都花在儿子身上不成。

    李兆明也接话道,“多读点书也是好的,你看看冬子在部队虽然也不错,可要是再高点学历,早就提干了,没读书就是吃亏?!?br />
    他这话不无显摆的意思,冬子在部队表现不错,只要达到服役年限很可能选升提干。

    李和看李兆坤要说话,赶紧插话,“只要他好好干,肯定有前途的?!?br />
    他真害怕李兆坤这张嘴说出什么不合时宜的话。

    吴驼子在家门口引着孩子学走步,孩子十个月大的时候就已经可以蹒跚着走两步了,这可高兴了吴驼子,现在孩子基本不需要人扶着了,只是冬季穿的比较厚,走路没那么灵活,偶尔还是会跌两下,这也能把驼子心疼坏,真是捧手里怕摔着,含着嘴里怕化了。

    太阳底下,到处是暖烘烘的,桑老太在旁边打着毛线线,笑眯眯的看着这爷俩。虽然喊做桑老太,其实年龄并不大,也才50不到,只是男人走的早,把自己当汉子使唤,显得比较老态。带着两个儿子并不好改嫁,丢下儿子她不乐意,可是带俩拖油瓶人家不乐意娶,半大小子吃死老子,何况还是两个半大小子,谁接手都是拖累。

    及至两个儿子都娶了媳妇,她以为苦日子熬到了头,可以歇歇了,可想不到两个媳妇没一个善茬,把她当驴子使唤,她一气之下一个人分开了过,不跟儿子一个锅里搅食。

    最没想到的是,分开过了她是清静了,却没有一个儿子愿意给口粮了,家丑不可外扬,没找儿子闹腾,她也就是憋了一肚子的气,自己开荒去了,想办法糊弄自己的嘴。

    李和看看吴驼子,再看看桑老太太,心里止不住的琢磨了,这两个人倒是可以搭伙过日子的,一个老光棍,一个死了男人,一个知冷,一个知热,简直绝配啊。

    而且桑老太好歹年轻时候也是一枝花,哪怕现在年龄大了,可底盘子扎实,腰身都不错,只是脸面黑黝了一点,可也挺耐看的。他就不信吴驼子没想法。

    他还后悔以前怎么没往这方面想呢。

    用胳膊肘撞了下驼子,用眼神瞟瞟桑老太道,“没什么想法?”

    吴驼子脸唰的一下就红了,紧张的道,“你这死孩子胡说什么呢,俺都多大了?!?br />
    “你顶天也才60出头,一个未娶一个未嫁,有什么不可以的。地主老财七十岁照样娶姨太太呢,你这算什么?!?br />
    驼子道,“莫要胡说?!?br />
    “嘿嘿,你俩这么耗着也不是事情啊。按我说,挑明了得了。她也没上过环,说不得你还能生个儿子,想想这事美不?”

    驼子的脸更红了,“你说话越来越没正形了,懒得跟你说?!?br />
    “那我回去让我阿奶给你探探桑老太的口风?!?br />
    驼子没再说话,李和就当做他默认了,转身就去找他阿奶。

    老奶在院子里给鸡拌食,听了李和的话,笑着道,“你自己身上还有虱子呢,你还给别人挠?!?br />
    “怎么又说我身上了,我说了我年后肯定带孙媳妇回来跟你看?!崩詈图绷?,什么事都能扯到他身上,“我现在跟你说驼子的事情呢?!?br />
    老奶道,“俺知道了,回头去问?!?br />
    “那什么时候问?”

    老奶道,“你比驼子还急呢?!?br />
    “我也是盼着他好?!?br />
    老奶被李和缠的没办法,果真以串门子的名义去找了桑寡妇。

    桑寡妇道,“都一把年纪了,哪里还能想着这种事?!?br />
    老奶道,“俺认识驼子的时候,你还没进李庄的门呢,他能吃苦又能干,要不是背有问题,哪里能单到现在,你也是过来人了,别做小姐架子了,成还是不成,爽快话?!?br />
    桑老太道,“他是什么意思?”

    “他还能有什么意见,临老白捡个媳妇,还不美死他?!?br />
    郎有情妾有意,这事基本就这么定了。

    最后没想到的是桑老太的两个儿子却是不同意,嫌弃丢人跌份,亲妈改嫁了,他们做儿子的哪里还有面子。

    老奶骂上了,“你俩王八犊子让你老娘住猪圈吃潲水怎么不嫌弃丢人了,现在倒是嫌弃丢人了?!?br />
    两个人儿子低头不语,不再插手,只是发狠说要跟老娘断了往来。

    驼子找人算好了日子,当天摆了两桌席面,桑老太只抱了几件铺盖过来,算是搭伙过日子了。

    李和要借钱给驼子把屋子再修两间,一间茅草屋明显是不够住了,既然要过日子,不能这么对付了。

    驼子道,“不用,不用,招娣已经借给俺了?!?br />
    “招娣?”

    “恩,俺给她干活呢,以后工钱上面扣就是了?!?br />
    “回来还没见着她人呢?!崩詈腿チ撕悠律霞复?,本以为会看到何招娣,可是一次都没有遇到过。

    “她在旱地那边建了个窑厂,这会应该跟何老西在砖厂呢。乖乖,比搞船还挣钱呢,这附近就她一家砖厂,你看平常过路拖拉机拉的砖都是她烧的,她可是发了啊?!?br />
    李和路过河湾那边见过的砖厂还以为是别人的呢,想不到是何招娣的,这丫头真是要强。

    晚上他换衣服的时候,发现包被人给翻了一遍,他用屁股想都知道是谁干的,除了他亲爹没别人了。不过他包里总共就装了二万块钱,回来的时候早就给了王玉兰,至于王玉兰藏钱的本事他是知道的,李兆坤累死都不一定找的到。

    他原本也想多给老娘一点钱,可是转念一想,给多少都是一个样,舍不得花都是存起来,说不定藏钱还要让她犯难。她只有挣钱和存钱的概念,至于花钱就是败家的同义词了。

    但是王玉兰有钱之后也不是没有改变,比如现在她为了哄孙子吃饭,也会舍得多割上二两瘦肉,家里的饭菜顿顿都是有油水的。而且手里有存款,她走路腰板都直了,说话嗓门都大了,她王玉兰低声下气到处找人借钱的历史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她偶尔想开了也会给河湾村老爹老娘送上几斤肉,隔三差五的给上二十三十块钱,生病了也会出头给送上医院,心里甚至有想过,你看看你们养儿子有什么用,临老了还是靠俺这个闺女养老。她不是要爹妈念她好,也许纯属就为了心里那口气。

    在村里村外她说话有底气,又受人敬,家里有吃有喝,放在以前那是想都不敢想的日子,所以,她好几次都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儿子说以后去城里住的建议,放着这样的舒坦日子不过,出去找罪谁,那是得有多傻??!

    李和也想过改善一下家里的居住条件,可是他家这前后六间大瓦房在附近已经是拔尖了,再修就是招人嫉恨了,等于一家子都架在火烧烤,适可而止也差不多了。。

    房子里面都修的宽敞,高高的房顶,雪白的墙壁,住着也还是不错的。

    他能做到的也就这地步了。

    老四眼睛是红肿的,李和问,“怎么了?”

    老四指指自己的包,“你给我的钱没了?!?br />
    那可是有好几百块钱呢,由不得她不心疼。

    李和道,“自己不长记性怪谁。别哭了,回去我给你?!?br />
    这亲爹他除了供着,是打不得骂不得。

    唯一让他安慰的是李兆坤不会顺人家的东西,要不然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院子里有吵架的声音,他慌忙出了屋。只听王玉兰叫唤道,“俺们家都是旱地收的哪门子水费??!”

    “这个是不分水田和旱地的,按田亩算的,你家就是这么多钱?!?br />
    王玉兰继续嘟囔道,“用水也是河里的水,什么时候也没用过水库的水啊?!?br />
    “各家都是这个法子走的,你问我,我问谁啊?!?br />
    说话的是希同才,李和递了一根烟过去,笑着问道,“多少钱?!?br />
    希同才无奈的道,“才五块钱啊,二和,这可不是你一家子,决算早就出来了,可就是没人交,我这也难做啊。你家去年的水费就没交?!?br />
    李和从口袋摸了五块钱给希同才,“刚刚好?!?br />
    希同才没有接,却是笑着道,“还有提留款呢?!?br />
    “你一次性说完,总共算多少?!?br />
    “你家老三的也一起算进去?”

    “算进去?!?br />
    “好吧,提留款是16块7毛,水费一共是两年的总共5块钱,还有到时候修河提的时候你家是出人还是出钱,出钱就给个2块钱就行。要是出人,我还得跟你家老三招呼一声?!?br />
    “他天天也没时间,就出钱吧?!?br />
    “那给23块7毛?!?br />
    “先给你10块,后面的以后再给你?!?br />
    “不是,二和,你手里有钱呢,给完就得了?!毕M偶掷锖眉赴倌?,偏偏只给十块钱,这算怎么回事。

    “要还是不要?不要我可收起来了,我还得留点钱坐车回去呢?!闭獯謇锏奶崃艨畲蟛糠秩思叶际乔纷诺?,日子过得寒酸都是能拖就拖,有的都是欠上好几年了,这希同才是指望他做表率呢,他才不干呢,要是麻溜的给了,就是得罪一庄子的人了。

    “哎?!毕M呕故俏弈蔚慕恿苏馐榍?。他可不能说李和小气,人家当初给村里一捐就是捐五万块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