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芳一边擦头发一边问道,“你离职了?”

    “你怎么知道?”。李和距离交离职手续也才没多长时间,怎么何芳能知道的这么快呢?而且两人的学校距离并不近。

    “圈子才多大?何况你以为你是默默无闻的一个人,装作鸵鸟谁都看不见你?”何芳看见炉子上的水开了,把茶炊的水顺便冲到了壶里,继续道,“再说,陈芸在呢,能瞒住什么事,我下午就听见我们系里的老师议论了?!?br />
    李和无奈的摇摇头,他把陈芸这个大嘴巴给忘记了,有她在别指望什么事不透风。

    “那我这算非著名物理学专家了?”

    他想不到他的名字会成为别人讨论的对象。

    “物理学专家?”何芳上下打量了李和一遍,然后笑着道,“算不上。不过你参考文献的名头太响亮了。之前那么多人旁听过你的课,你的名声还是有点的。实话实说,你有几遍期刊论文也是有影响力的,国内外没少引用你的论文,引用量比一些老教授都高?!?br />
    他引率是国内对大学教育工作者职称以及学术水平的评估指标之一,李和当初为了评上副教授,写了好几篇论文。

    “那也不看看我是谁?!崩詈陀械阏凑醋韵?,论文引用次数是评价一个人的学术功底的重要量化指标。对他来说,这种成就感比赚几十个亿还爽快,毕竟专业理论是他实打实的基础功底和能力,能让别人认可,他感到非常的欣慰。

    “少得瑟,你这离职了就好好歇着吧?!?br />
    李和感觉有点不适应何芳这语气,按照他对何芳的了解,他本以为何芳会埋怨她几句,起码要说他不争气,却想不到居然这样轻轻揭过。

    “恩。暂时是准备歇着?!?br />
    何芳坐在椅子上,他的身子随着她的一条膝盖不安分的一摆一晃,别有一番风韵,随后她的一下站起来,爸手里捧着的茶还没有喝一口放下了,“九点钟了,那我先走了?!?br />
    “太晚了吧?!?br />
    何芳笑着道,“我就来看看你,怕你想不开怎么办。你既然没事就行了?!?br />
    “何姐?!崩纤奶渤隼凑泻袅艘幌潞畏?,“这么晚了回去干嘛,又不是没地方睡?!?br />
    李和也道,“你要是回去也行,必须我送你,你这样一个人走我可不放心?!?br />
    何芳摇摇头,“不需要你送,我自己有腿有脚的?!?br />
    李和道,“那就在这歇着吧。跟李冰睡吧。省的铺被子?!?br />
    何芳点点头,没再反对,刚要拿起茶去接水重新去厨房加水,却被老四夺了过去,“姐,你歇着,我来弄?!蹦昧瞬璐镀ǖ咂ǖ叩耐咳チ?。

    李和背过头当做没看见,被亲妹子如此区别对待,自然让他不高兴。

    何芳道,“小妹越来越漂亮了?!?br />
    “在学校给你多那么多麻烦,真不好意思了?!弊源永纤睦淳┲?,何芳照顾的要比他多,这点李和很清楚。

    好长时间没有聊天了,两个人突然客气了起来。

    “她主要靠自己,人漂亮学习好,性子又好,没有不喜欢的?!?br />
    “照你这么说她都没缺点了。她性子可不好?!备崭栈垢詈退F⑵?。

    何芳道,“那怎么也比你强,人家学习比你认真多了。脾气方面,你没得说她。她就是女孩子小性子,谁没有一点。你以为你的脾气就好不成?”

    “谁能说我脾气不好了?”

    何芳抿了一口茶,坐在椅子上道,“说你脾气好的,大部分都是不了解你的。跟你认识这么多年我就没觉着你脾气好?!?br />
    “我没得罪你吧?!?br />
    何芳道,“你这倔脾气要是起来了谁都比不了你,我就没见你向谁低过头,还最喜欢认死理。比如这一次一言不合就敢离职,这种事情也就你做的出来,所以我听人家说你离职了,我也就信了,一点怀疑都没有,都是见怪不怪了。说好听点你这是洒脱,说难听吧....”

    她拖了长音看了一眼李和。

    李和道,“说吧,我不生气?!?br />
    “太过清高了?!焙畏甲钪栈故撬盗顺隼?,“好像全天下都是傻蛋,就你一个明白人似得?!?br />
    李和想想,何芳说的还真是正确,他竟然无言以对。

    老四进来了,把茶炊重新放在了炉子上,两个人都很默契都闭了口。

    “那我先去睡觉了。你们等水吧?!崩詈吞崃伺乃チ宋允?。

    洗完脚,洗完脸就上床睡了。

    第二天一早,院子里的公鸡还没有打鸣他就起来了,天色才刚刚蒙蒙亮。

    只见老四一个人在厨房里熬稀饭,就问道,“你何姐呢?!?br />
    老四一边往灶洞里添柴一边道,“一起床就走了?!?br />
    “哦?!崩詈涂济嫖薇砬榈乃⒀老戳?。这些做完就像往常早起一样先去外面买了一些面饼油条,回来后打开广播等老四开饭。

    听天气预报他知道今天也许会是个好天气。不下雪不刮风就是好天气。

    饭桌上老四道,“哥,咱什么时候走?!?br />
    “后天吧?!崩詈桶炎詈笠豢谟吞醭酝暧旨绦?,“等会我们去买点东西?!?br />
    “好吧?!笨赡苡窒氲搅俗蛱於氖虑?,老四还是有点不开心,丢了钱后她昨天什么都没有买着。她现在还埋怨自己怎么那么笨呢,钱放在口袋里怎么会那么轻易的那么让人顺走呢?她还是有点懊悔。甚至脑袋里还能幻化出那顺她钱的小贼的模样,肯定是贼眉鼠眼的。

    “等会看你付霞姐回来没有,狗还是送到她那边?!?br />
    “她要是回来了,肯定先来你这里?!?br />
    “也对?!?br />
    老四见李和只顾闷头吃饭,忍不住的道,“哥,你又长了一岁?!?br />
    “是啊,又长了一岁?!?br />
    “我不是那个意思?!?br />
    “那是什么意思?”

    老四道,“我是替你着急。李沛都要上学了?!?br />
    “毛病。管你自己?!崩詈椭沼诹煳蛄嘶袄锏囊馑?。

    老四好不容易拐弯拐到这,肯定不能轻易放弃,继续道,“你去年就答应阿娘的?!?br />
    她都开始替哥哥着急了,不要说在老家了,就是在大城市这都是超标准的大龄青年了,甚至可以归为老光棍了。

    “要不不回去了?”李和这时候才想起来他给王玉兰的承诺,答应今年要结婚的,结果现在都没影子呢。他不怕老娘唠叨,就怕老娘哭,这样的大杀器祭出来,也让他头疼。

    “我一个人不会坐飞机?!崩纤目刹淮鹩δ?,“你忘记了去年咱们在汽车站的小偷,我一个人就吓死了?!?br />
    “也对?!崩詈湍幽油?,他真不放心老四一个人回去,只得提议道,“要不你也别回了,咱留这里过年,可以逛庙会,买小吃,比回老家热闹?!?br />
    “我都想家了。再说咱要是不回去过年,阿娘多失望啊,她盼着咱回去都等了一年呢?!崩纤目即蟠蚯浊榕?。

    “我再想想?!崩詈涂伎剂坷锩娴睦椎檬?,回还是不回这个问题还真让他有点纠结,往年要是他一个人也还好,家里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关键现在老四跟他一起,两个人都不回家过年,依照王玉兰的脾性肯定是洪水滔天。

    老四眼轱辘一转,笑嘻嘻的道,“要不我给你出个主意?”

    “你能想什么歪点子?!贝换厝ハ备?,王玉兰是不会消停的,这一点李和很清楚。王玉兰性子虽然很好,可是往往越是性子好的人越作起来越可怕。

    “那就带个回去呗,应个景糊弄下阿娘也好啊?!?br />
    “什么混主意,吃你饭?!崩詈图绦缓闷牡?,“一个大活人呢,到哪里找?!?br />
    “有啊,何姐肯定乐意帮忙。而且何姐既漂亮人又好,带回去阿娘肯定喜欢,就不会找你麻烦了?!?br />
    李和瞪了她一眼,“吃饭都堵不住你嘴。尽会胡说八道?!?br />
    “我说真的呢,其实何姐真的不错的。哥,你真对何姐没那啥?”

    “没有?!崩詈退档挠财?,但是真实想法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何姐人多好啊?!崩纤挠械闶?,退而求其次近一步试探道,“要不李秋红呢?虽然人懒了一点,也可以啊,我跟她去过好几次澡堂子呢,嘿嘿?!?br />
    这个笑声有点意味深长,她是大姑娘了,该知道的都知道了。

    李和气的朝她头上敲了一筷子,“怎么越说越没谱了?!?br />
    “那你想找什么样的??!你难不成还真想找秦有米那样的不成!”

    “对,就找她那样的,她惹着你哪里了?”李和好奇的问道。

    “不行,我不同意?!?br />
    李和戏弄她道,“我娶媳妇要你同意干嘛,你管的宽了吧?!?br />
    “我,....反正我就是不同意?!崩纤亩加械闫樟?,但是摆出一副苦口婆心的模样道,“她这人脾气不好,又没好心眼,娶了母老虎回来,你一辈子准没好日子过,你是我亲哥,我能看你跳火坑嘛。就前天我带大黄出去遛弯,咱家大黄好好的在那站着没惹她呢,她还踢了大黄一脚呢,气死我了,我都要撕她?!?br />
    “你也知道我是你亲哥啊,好好跟我说话?!崩纤恼夥诵」泶蟮哪Q?,也让李和忍俊不禁。不过想想这秦有米胆子真大,大黄都敢踢,这是拿老虎当病猫啊。

    果然无知者无畏!

    “那你想找什么样的,我给你找行不?我认识很多漂亮的女孩子呢,我给你介绍吧。真的?!崩纤恼嫘募绷?。她跟王玉兰一样,都是看着李和最好,没有哥哥配不上的女孩子,只有看不上的。

    李和把碗一推,“我吃好了,你赶紧吃,吃好收拾下,我们去买东西?!?br />
    老四无奈的重重的叹了口气,对于家里的这个老大难问题,她也是忧心忡忡。

    临出门的时候,李和塞了一大把的钱给她。

    “我不装了,再丢了?!币怀簧咭昱戮?,老四可是不敢再装这么多钱了。

    “我在呢,咱去钓鱼去,敢伸手的,我剁了他?!?br />
    “好?!崩纤牡昧死詈偷谋V?,安全感大增,她对李和的武力值还是有信心的,附近的村子都知道她两个哥哥会打架,她上初中那会有招惹她的,她只要报出我哥是李隆或者我哥是李二和,就没人敢动她,真有不开眼的,回家找他三哥哭一嗓子,李隆立马就能帮她出头,分分钟教人家做人,看看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有时候她感觉她是幸福的。

    到了百货公司,李和并没有进去,让老四一个人进去买了,他就站门口抽烟。

    李和交代给她的任务是把三千块花完,不花完不准回家,老四发现花钱也成了苦恼,大件的买了没用,小件的不值钱。

    老四一个人在里面进进出出,每当手里提不下的时候,都要送出来放到李和的脚跟子底下让他守着。

    两个人拎着大包小包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中午12点多了。老四实在累的不想再做饭了,李和只得提议去下馆子,老四高呼万岁。

    这一天早上,两个人准备出发前把大黄送到常静家里,付霞却回来了。她也给老四送了不少东西,有吃的有用的,最多的还是衣服,那间新款式的羽绒服让老四欢喜的不得了。

    李和发现付霞瘦了很多,脸面上已经没有以前圆乎乎了,没时间跟她对账,只让她把大黄牵走就是了。

    他锁好门后把钥匙也给了她,带着老四上了出租车直奔机场。

    一路平静,下飞机到省城的时候也才中午。

    “我不饿。咱赶紧坐汽车吧?!崩纤墓榧倚那?,一点时间都不想耽搁。

    到村口的时候,老五先是见着了,大呼小叫,李老二回来了!

    李老二回来了!

    是喜是悲,只有她自己清楚了。

    王玉兰也大老远迎了出来,看到儿子闺女回来先是惊喜后是高兴,最后朝两人的身后看了看,鬼影都没见着,却是脸都黑了半截。

    正要找李和说话,李和却是找上了老五的茬,“李琴同学,你真是天才!数学居然能考2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