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建国见她这么豪爽,一口也灌进了肚子,然后也,亮了下杯底,他酒量也是不差的。

    章舒声给他倒满了,又给自己倒满了,举起杯子笑着道,“我敬你一杯?!?br />
    一杯酒,她全干了,姿态洒脱。

    “干杯?!泵辖ü皇切α艘幌?,也随着她一起干杯。

    到第三杯的时候,两个人已经下去了六两酒,章舒声还要继续倒,孟建国慌忙捂着杯口道,“要不歇会,吃口菜?!?br />
    他已经有点撑不住了。

    但是桌子上的其他人已经看呆了,这六两酒这么喝,一般人可是不容易喝的,喝的太猛太急了。关键之前两个人也都没少喝。

    “那怎么行,一定要连干三杯的?!闭率嫔底?,她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顺便将孟建国的杯子也填满,“还是先干为敬?!?br />
    “已经三杯了?!?br />
    “第一杯可是不算的,这才是第二杯?!闭率嫔质且灰?。

    “不用这么着急吧?!泵辖ü吹亩际堑ú木?,他真的从来没跟章舒声在一起喝过酒,想不到她喝起来会这么猛。

    端着酒杯犹豫了好半天,勉强将一杯酒喝完了。

    闫红在旁边鼓掌道,“这才不错嘛,这样才像个男人!”

    章舒声还要继续倒酒,这次孟建国不装硬汉了,慌忙摆手道,“歇会,歇会,真的不行了?!?br />
    章舒声笑着道,“这可不行,不能光耍嘴皮子,咱要来真格的。咱们北方人喝酒就图个高兴,今天既然开场了,咱们就接着喝下去。老蒙圈老断片心里没数,这算怎么回事啊?!?br />
    李和也跟在后面道,“自己选择的路,跪着也要走完?!?br />
    众人也跟着哈哈大笑。没人参与到两个人中间,既然是斗酒,按照江湖规矩外人是不能插手的。

    孟建国举起手道,“我认输行不行,我认输!”识时务者为俊杰,他看章舒声的架势明显还能继续喝,他可就不行了,喝慢酒可以拼两把,喝酒了就不行,太呛人了。喝进去辣嘴,留肚里闹鬼。

    这顿酒喝的很是热闹,大家在酒精的作用下嘻嘻哈哈,有点放浪形骸的味道,非常的畅怀。

    酒局结束,大家要各自回家,到了楼底下两位女同志不好安排了。

    章舒声道,“你们都是往学校方向去的,你们把闫老师送回家吧。我跟李老师是一条路的,我们俩就一起了?!?br />
    穆岩道,“闫老师跟我们一起吧?!?br />
    闫红拉着章舒声的胳膊道,“我看你喝了不少呢,还是送你吧,李老师也没少喝呢,指望他送是够呛?!?br />
    李和道,“那么问题来了?谁再送你回来?”

    闫红道,“我自己能回来?!?br />
    章舒声指着孟建国低声对闫红道,“我从小就喜欢喝酒,说是酒坛子泡大的也不为过,二两开开胃,三两壮壮胆,半斤一口头,他不是个?!?br />
    这句话她虽然掐着嗓子低声说的,可是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清晰,谁的耳朵也没逃过。

    孟建国羞恼道,“敢情你这是给我下套了?!?br />
    大家又是一阵开怀大笑。

    各自散开,李和跟章舒声把众人送走才开始掉转方向往回走,好长一段路都没有说话。李和道,“要不到前面坐公车吧?!?br />
    章舒声摇摇头道,“我怕我这浑身酒味把车上的人给熏倒了。走路散散酒气吧。车子开的慢,还不如走路呢。我今天啊是不是喝的太放肆了,是不是跟平常不一样?”

    “想不到你酒量这么大?!崩詈徒裉煊旨搅苏率嫔牧硪幻?。

    “那也看谁比,跟何芳就比不了?!?br />
    李和笑着道,“她现在戒酒了,估计也不行了?!?br />
    “那要是想喝起来还是照样顶我俩?!闭率嫔詈偷闫鹄戳搜?,朝他道,“少抽点吧。你今天这事办的莽撞了,没必要离职的,顶多也就转岗?!?br />
    李和道,“没脸待下去了,一年出两次事,哪里再好意思?!?br />
    其实他心里更隐约觉得他这学历以后越来越没法适应以后课程的改革了,再强撑下去也是误人子弟。

    章舒声道,“你是挺厉害的,一年出了两个漏子,光是上次的擅自旷课,放一般老师身上早就被学校给点名了,你居然只是写了个检讨?!?br />
    “所以吴院长他们一直在照顾我了,我要是再死皮赖脸的留着也是给别人添话柄,让吴院长他们为难又何必呢。再说学校已经是给我留面子了,这样的体面的离开也没什么不好?!?br />
    “没你想的那么严重,是你自己吓唬自己罢了,或者说是你自己退缩了,你根本不想再留在学校了?!?br />
    李和点点头,“有这么点意思,反正都无所谓了?!?br />
    章舒声突然停住脚步,转身问道,“你什么都无所谓,我就不明白你到底在乎什么?”

    “我能说实话吗?”李和也站住脚步,仰天长叹一声,“我要钱?!?br />
    章舒声继续朝前走,瘪瘪嘴道,“俗气?!?br />
    “年轻的时候觉得钱很重要,等到老了你就会发现,还真是这么回事儿!”

    章舒声掩口笑道,“我以前都没发现你这人嘴皮子也这么溜,我还准备夸你老成呢?!?br />
    “不敢当,天天说我吊儿郎当的也是你?!?br />
    “真离职了准备做什么?不能就这么吊着吧,要不我给你推荐几家?”

    “不用了。我暂时只想休息,不想管其他的?!崩詈筒幌不陡颂咐硐胧裁吹?,他的目标很简单,只要过得踏实就行

    两个人聊了一路,到了宣武门的时候,章舒声道,“就这吧,我拐个弯就到了。谢谢你了?!?br />
    李和到家已经是八点钟了,见家里电视机开着,老四坐在椅子上眼睛也没瞧电视,整个人没精打采的。

    “什么情况这是,电视机开着不看,谁招你了?!?br />
    “没事,我去睡觉了?!?br />
    李和习惯性的提起暖水壶要倒水,结果暖壶是空的,“不对啊。这是?!?br />
    只要老四在家,家里的水壶肯定是满的,生活琐事基本不需要李和操心。

    “我去烧?!?br />
    李和一把把她拉住,“说吧,什么事,谁惹你了,我肯定揍他?!?br />
    老四道,“真没事?!?br />
    “怎么可能没事?都显脸上了?!?br />
    老四有点不耐烦了,“我说没事就是没事?!?br />
    李和没再说话,重新披上了袄子准备出门。老四道,“你干嘛啊?!?br />
    “我打李秋红的电话去,你们俩不是说今天去百货公司买东西嘛,怎么回来就苦个脸?!?br />
    “你别打电话了,我跟你说就是了。我俩去百货公司了,我把钱给弄丢了?!崩纤乃低暾庖簧ぷ?,整个人都哭开了。

    李和愣了愣,感觉很好笑,“就这事?”

    老四见李和还在幸灾乐祸,急的眼泪都出来了,大声的道,“那还要怎么样啊?!?br />
    “多少钱啊,我给你就是了,哭什么哭,就这点出息了?!崩詈投哉庋就芬彩敲徽蘖?,完全跟王玉兰的性子是一样的,一毛钱两毛钱都是抠搜抠搜的。

    老四听了这话哭的更大声了,咧着嘴哭的更大声了,“你讲的轻巧!你懂什么??!那可是我存了一年的,你知道我存的多辛苦嘛!你补得回来嘛!”

    李和气笑,从抽屉里拿出一沓沓钱塞老四手里,“从那来的这么大火气,我给你,你能存几个钱,至于哭天喊地的嘛。赶紧去烧水吧?!?br />
    老四把手里的钱推开,硬是不接,对李和呛声道,“自己烧,我去睡觉了?!?br />
    李和看着她身影,也是无奈,这丫头的脾气也是没谁了,原本她指望老四的脾气能比好呢,现在一对比才发现两个人都是半斤八两。他这只蝴蝶啊,翅膀扇啊扇,影响的人和事太多了。他也说不清这是对还是错。

    外面又下起了雪,下的越来越大,冷气袭人。

    他没办法就拿着茶炊自己到厨房接水烧茶,水缸里已经结冰了,他用菜刀的手柄凿了个洞才勉强用瓢舀了点水。他把茶炊放在炉子上等水开,他躲在椅子上,刚迷糊一下就合眼了,灯还在摇曳地亮着。

    这个时候院子里的大门被拍响了,睡在门房的三条狗没有叫唤,李和就知道一定是熟人。但是是谁呢?都这么晚了。他起身拘谨地打开门一看居然是何芳,衣襟都湿了,刘海上还淌着水。

    “你怎么没打把???”

    何芳拍了拍身上的雪道,“没事,又不是下雨?!?br />
    进了屋,李和给她拿了块毛巾,“擦下,雪化开了就湿了?!?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