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饭店出来,李和感觉喝的有点喝懵了,不敢再开车了,就靠着车门准备散散酒劲晚点再走。喝完酒以后酒精可以加速血液循环,头部供血增加,思维会变得活跃,才会有李白斗酒诗百篇的故事。

    因此会有平时郁闷的、烦心的、纠结的,这会儿通通都感觉想明白了??墒悄?,一清醒的时候,又TM纠结的一天!

    其实,清醒的时候最痛苦!举杯浇愁愁更愁。

    但是喝酒有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酒劲刚上来,倍儿精神,感觉头脑格外敏捷??梢曰潞?。

    第二个阶段,酒劲上头,精神开始萎靡,手脚身体渐不好使。

    第三个阶段,扑——

    李和现在还处于第二个阶段,脑子再清醒,身体也不会受神经控制,喝酒开车是可以的,但是喝多酒开车就是作死了,喝多酒不开车,这点控制力他还是有的。

    他刚没有闭眼一会儿,一阵急促的汽车喇叭声把他给惊醒了。

    看着一个瘦高的中年人从车里走了下来,他有点印象,这也是新闻联播的高频率人物。

    他不敢大意,拍了下额头,笑着问道,“这位同志,有什么事吗?”

    中年人道,“我见过你的照片,你姓李是吧?”

    李和点点头,“是的?!?br />
    中年人伸出手道,“我跟刘保用同志是一个单位的?!?br />
    “你好?!崩詈鸵采斐鍪?,心里有点惊悚。

    “你的论文我都看过,很是让人钦佩?!?br />
    “谢谢?!?br />
    “这是我号码,有什么困难以后打我电话,我们杂志社可以尽力帮您?!敝心耆舜铀净掷锝庸徽胖狡?,然后递给了李和,“以后我喊刘乙博吃饭你也跟着去,大家都是朋友了,可以相互关照一点?!?br />
    李和接过,也不好表态,只是笑着道,“谢谢?!?br />
    他不敢拿这话当真,与任何人接触时,他要常常问自己,我有什么对他有用?使他得益。如果我不能以个人的道德、学问和修持的力量,来使人受益,就等于欠了一份债。

    他偶尔也读三国来窥探大人物的心思,比如曹孟德这老几算是乱世枭雄,有匪气,有戾气,“对酒当歌”里,还有那么一股遗世独立的出尘的味道;却在小心思里,透出了一点人间暖意。

    曹操在要挂之前写了《遗令》,全是鸡零狗碎的日常。一生戎马,临别人世,他最急切说的话是:爱妻爱妾们平时都很勤劳辛苦,我死了以后让她们住铜雀台,不要亏待她们。

    后面的话更有点不可思议:余下的熏香分掉,不要用来祭祀,免得浪费。关心的各个房的妻妾和闺女儿子。

    曹老大说:我一生不觉得对不起谁,惟独不知到了九泉之下,如果子修向我要妈妈,我该怎么回答。曹操夫妻俩曾经闹别扭,一气之下将子修妈妈轰到了乡下,后来去请也请不回来。

    曹操闭眼前放心不下的还有最小的儿子。他要是死了,等于小儿子没爹妈了,让他担忧不已。

    老曹的遗言确遭到了很多人的不屑,苏东坡都说,“留连妾妇,分香卖屦”,儿女情长的哪里有枭雄的霸气。

    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谁又没那一缕柔情百转真性情呢。千百年后,正是一缕真性情,才让曹操摘去“白脸”面具,成为一个真切的人。

    看着中年人远去的车子,心里还在一阵恍惚,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这种大佬会是刘乙博的同学,难怪刘乙博可以横竖什么都不怕。吓得突然觉得身上有股凉意,原来不知不觉中出了一身冷汗,被中年人这么几句话挑拨的精神过于紧张。中年人尽管说话很和气,李和却是感受到了不同的气场。

    每个人都拥有属于自己的气场频率。当他的气场与某个人的气场频率相近时,你们会自然而然地相互吸引,更容易“合得来”。这没什么好奇怪的,这种自然的亲切感。

    不过,中年人的气场频率会与他的完全不同,所以他看见的第一眼就觉得紧张,甚至情绪激动。当然也许是心里暗示的作用,他知道这个人有多牛,如果不知道这个人的根底,他也许就没这么紧张。

    得罪了这种人,他死都找不到地方。

    他又为自己的没出息而羞恼,不过还是自我安慰,就是李科来了也得乖乖装孙子。

    这样一想,心里果然好受多了。

    人与人之间的差距这个现实是必须承认的。人分三六九等,肉有五花三层,没有他这种鱼鳖虾蟹,哪有这些花花世界,对大人物来说,我捧你时你是个玻璃杯子,我松手时你就是个玻璃茬子。

    自己要是没能耐没本事,谁都不能惯着你。不要把自己想的多么多么牛逼,再厉害的香水也干不过韭菜盒子.....

    说实话,地位差异太大根本没办法做朋友,最好联系都不要联系,否则委屈的都是自己。

    人在江湖,最重要的是先?;ぷ约?,捍卫自己的利益。

    周萍见李和还在巷口发呆,就上去问道,“我让人开车送你回去吧?!?br />
    李和揉揉脑袋道,“不用。泡杯茶给我?!?br />
    周萍去给李和倒了杯茶,“你要不进屋坐会再走吧?!?br />
    李和道,“你今天怎么对孟建国的媳妇这么热情?”

    今天孟建国的媳妇过来,周萍基本是围着她一个人转,客气的不得了,李和就感觉哪里不对劲。

    周萍不好意思的道,“孩子不是要升初中嘛,他户口不在这里,有点麻烦?!?br />
    “想去附中?”李和算是明了了,孟建国的媳妇是附中的老师,同时也兼任教导主任。

    周萍为难的道,“也是没撤了,他爷奶年龄大了,他要是在乡下读书,根本没人照顾他?!?br />
    即使现在有钱了,让她为难的事情依然很多,就是简单的孩子的上学问题都解决不了,她前前后后托了那么多关系,没人都搞的定。

    “她同意没有?”

    周萍摇摇头,“没松口,就是光说困难,说开学以后再看情况?!?br />
    李和笑着道,“你怎么没跟我说?”

    “又不是多大的事,你何必犯难?!?br />
    李和道,“你明天置桌好酒好菜,我帮你请过来,一准成。哪怕她不成,不是还有何芳吧,理工附中也不错的?!?br />
    周萍道,“何妹子也不容易,可不敢麻烦她。那我明天就置酒席?”

    “就明天吧?!崩詈拖嘈耪飧雒孀用辖ü娇谧踊岣?,上学这种事就是他们一句话的事情,对外面不熟悉的人,他们总要端点架子,要是随便的人都答应了,他们非累死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