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了杨浩的电话,他很庆幸带了电话本,把手套去了,快速的翻到了刘波的电话,电话一接通,没给刘波反应的机会,上来就道,“是刘波吗?我老李,找你有事!”

    这是刘波的办公室的电话,只要有人接肯定就是刘波。

    “哎呀,小李子啊,地主家也没余粮??!”

    “让你帮我找个人?!崩詈兔恍那樘嫘?。

    “马勒戈壁,有什么事不能等我睡醒再说啊。我昨晚加班了,办公室睡觉呢,有啥事等我睡醒哈?!?br />
    “睡你麻痹,起来嗨?!倍苑酱谕妨?,李和要是不骂回去总感觉吃亏。刘波这人没多大毛病,就是一口的脏话,闭口马勒戈壁,张口马勒戈壁,越是熟人口头越重,想当初赵永奇这样的老好人都差点就要怼他。

    可是没想到工作后还是这熊样。

    “喝,有屁快放?!?br />
    李和在电话里简单的说了一下情况,才问道,“听过这个人吗?”

    刘波很肯定的道,“没听过?!?br />
    李和失望的道,“能不能帮我打听一下,拜托你了?!?br />
    刘波道,“哪有那么容易,你想想光是一个706厂就有上万人了,下面还有其他单位的人就更多了,我不是人事科的,哪里能帮你找到人?!?br />
    “行了,那我挂了?!?br />
    “我草,你这什么态度啊。你求人得有个求人的态度吧?!绷醪ㄖ览詈褪粲诘墒降娜宋?,无论加多大的压力都会往后缩缩,可是要是反弹起来他这性子可就不是好性子了??雌鹄此丫牙詈腿敲?,他是不帮也得帮了。

    李和道,“我着急呢,你不帮我,我就找别人帮?!?br />
    大不了费点事,他就不信了,找不到帮他的人。

    “老子就服你!给我三天时间?!?br />
    “只给你明天一天的时间,我信你?!?br />
    “草,老子不是神仙啊,这么多人,你让老子怎么去找!”

    这说的都是现实,李和只得无奈的道,“好吧,三天,到时候打我电话,我等你消息?!?br />
    “你想的美!不管成不成,老子要去混顿酒,不能便宜你个王八蛋?!?br />
    “找不到人,你连狗屎都吃不上?!崩詈团距伊说缁?。

    雪又下了,被狂风裹挟着到处乱砸。

    他咔嚓点了根烟,重重的吐了口气,鼻子里吸的都是冷气,入肺入腹。

    “哥们,借个火?!?br />
    一个穿着黑色夹克的男人看到李和的防风打火机眼前一亮。

    李和把火机抛给他,“接着?!?br />
    “哥们,牛啊,这火机没200美金想都不用想,早就把我馋坏了?!蹦腥寺槔牡阕叛?,对李和上下打量了一下道,“哪家的?没见过你这号人啊?!?br />
    李和接过火机,然后道,“什么哪家的?”

    “咳,你是哪个大院的?!?br />
    李和没好气的道,“物理学院的?!?br />
    “中科院的?”男人挠挠头道,“不对啊,那片我都熟,没见过你?!?br />
    “什么跟什么啊。我家祖上往上数八代都是地地道道的贫下贫农!”

    “别装啊,哥们,谁不是根正苗红了。我就说你这火机就是有钱都没地方买啊?!蹦腥擞值?,“要不你开个价,卖给我吧?!?br />
    “谢了,暂时不卖?!?br />
    李和扔掉烟头,紧好衣领就往家去,不顾后面男人的呼喊。

    回到家的时候,老四还没有回来,他就去了陈大地的饭店,准备中午对付一顿。

    陈大地说,“我跟寿山师傅说好了,年后就走?!?br />
    “那就照顾好自己?!崩詈鸵膊恢栏媒淮┦裁?,该交代的寿山自然会交代,不需要他操心。

    “有个事我不知道该不该说?!?br />
    李和道,“说吧?!?br />
    “不过你不能说是我说的?!?br />
    李和皱皱眉头,“什么时候也这么磨叽了,赶紧说?!?br />
    “寿师傅住院了?!?br />
    “住院了?”

    “恩,他不让我跟你说?!?br />
    “去几天了?什么病?!?br />
    “冠心病,好像是这个,我上次听的不真切?!?br />
    “知道了。我不说是你说的。你赶紧给我弄点吃的。吃好后,我去看看?!?br />
    菜上来以后,李和没喝酒,扒了两碗饭就去了医院。

    寿山的病房门口围了一圈人,大部分是寿山的徒子徒孙,有李和认识的,不过大部分都是不认识的。

    周萍见李和过来,把其他人都赶走了。

    “你怎么过来了,我爸说你忙,就没通知你?!?br />
    李和道,“拿我当外人是不?”

    周萍笑着道,“没有,就怕耽误你事,又不是多大的病?!?br />
    李和进了病房,寿山就笑嘻嘻的道,“给你添麻烦,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嘛,阎王爷不会收我的?!?br />
    “医生怎么说?!彼淙豢醋啪裢凡淮?,但是李和看他的眼眶已经凹下去了,脸上也有点浮肿。

    “你傻愣着干嘛,回家看看孩子吧,正初中呢,不要耽误了?!笔偕揭现芷蓟丶?。

    周萍道,“那你们先聊着,我晚点再来?!?br />
    寿山见周萍走了,脸上的笑容也不见了,叹口气道,“我卖个老,想求你个事?!?br />
    李和道,“不同意?!?br />
    寿山急了,“别啊,我要是能熬过这个冬天就还有的活,要是熬不过就没得活头了,你总得让我交代几句遗言吧?!?br />
    “那你说呗?!崩詈吞糜械牟宦淙?。

    “我呢,要是不在了,我就把闺女托付给你了,你帮我照应着点成不?她没读过什么书,也没城里的户口,这都是我的错,临老想补偿上,也补偿不上了。她也那个年龄了,不求她大进步了,就想她以后能安稳呢。这饭店的担子你选个合适的人接手,交代下照应着她,这样我就心满意足了?!?br />
    李和笑着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肚子里的心思,咱俩个人还需要说这些弯弯绕绕的吗?你要是真的翘辫子了,就她接手,这我说了算?!?br />
    寿山道,“那多不好意思?!?br />
    “我也没见你脸上有什么不好意思?!笔偕皆缇桶阎芷嫉弊鼋影嗳伺嘌?,实际上周萍的能力是不错的,李和对她也放心。

    寿山这回真不好意思了,“嘿嘿,你这人真厚道?!?br />
    “我要是不厚道,怎么会到现在都甩不开你。不要想多了,一定能熬过这个冬天的,到时候春暖花开?!?br />
    寿山突然道,“朱老头也熬不过多长时间了?!?br />
    “前阶段不是好好的吗?”

    寿山瘪瘪嘴,“只剩下一个空壳子了,前几天来看我,我瞧他那样子估计还不如我呢。不过他手里的烂摊子你可千万别接,他也是欺侮你厚道呢?!?br />
    “什么?”

    寿山道,“别装糊涂。他可不是善心的人,千万别拿他当做文弱书生,年轻会敢拿刀砍人的。他手里是有好东西,可这东西烫手,千万别接了?!?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