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乙博要给孩子摆满月酒,拉着李和几个人商量在哪里办比较好。

    孟建国道,“就四海吧。他们家饭菜都不错,这你知道的?!?br />
    刘乙博嘿嘿笑道,“可是那价格也能把我吓出心脏病。一盘红烧肉都敢卖11,我可吃不消?!?br />
    他至今还欠着李和的钱呢,小俩口至今省吃俭用,哪怕有父母帮衬也没有剩下多少钱。四海这样的饭店他可不敢充冤大头摆阔气。

    穆岩却道,“担心钱不够,晚上我就把你那个编稿的钱结给你?!?br />
    刘乙博眼前一亮,笑嘻嘻的问道,“大概多少钱?”

    其实心里早就后悔当初没有入伙了,要是跟孟建国一样入伙的话,一年少说也能分个几万块钱,不至于像现在这样捉肘见襟。

    穆岩心算了下才开口道,“大概2000块左右吧?!?br />
    这一年除了被杨玲管的严实了,让他气闷外,其他就没有不顺心的了。特别是教辅书简直是供不应求,是大赚特赚,李和的印刷厂简直就是为他一家开的,根本没有功夫再接别家的生意。

    客户的单一就很让印刷厂的厂长方向苦恼,眼前正火急火燎的扩大印刷车间,增添印刷设备。

    刘乙博的媳妇江燕听见穆岩这话在旁边也是暗自松了口气,插话道,“要不就四海吧。本来满月不是啥大事,咱们计划只有一些家里亲近人,可难为一些同事朋友记在心里了,非要来热闹一下,到时候要是地方小了,面子上不好看?!?br />
    媳妇既然表态了,刘乙博肯定不能反对了,只得点头道,“那就四海吧?!?br />
    眼光然后很自觉的飘向了李和。

    李和笑着道,“我来负责给你订位置?!?br />
    “就这?”刘乙博摆出一副不满意的神色。

    “贪得无厌了吧。能订上位置就算不错了。人家生意有多火你不是不知道吧?!笨嫘榭嫘?,李和还是没好气的道,“我让她给你打个折吧?!?br />
    “那提前谢了?!绷跻也┎磺宄詈透羌曳沟昀习迨鞘裁垂叵?,总之是很熟稔的了,李和既然答应了,就肯定不会出问题了。

    孟建国逗弄着刘乙博的闺女,笑着道,“你家闺女我替我儿子预定了。将来绝对是个漂亮的姑娘啊?!?br />
    刘乙博道,“少想这种好事。你就肯定你一定能生出儿子?”

    “万一是儿子呢?我先预定了,咱俩家做亲家吧?!泵辖ü灰晕?,他媳妇也刚刚怀孕了,让他甚是得意,不一定想着是真的结娃娃亲,更多的是炫耀,你看,我也要当爸爸了,我真的要当爸爸了。

    本来将就的婚姻这样的粗糙汉子也尝到了甜蜜,开始在家里学做家务,绝不肯让媳妇累着一点的。

    许多人在旁边观察下来,觉得结婚前跟结婚后这差别太大了,陡然媳妇怀孕了,要当爸爸了,让他的心又活了起来,他感觉到了生命奇妙的律动。

    “等你能生出儿子再说吧?!绷跻也┮裁靼酌辖ü恼獾阈⌒乃?,可不听他胡说八道。

    满月这天,李和对刘乙博的人际关系有了更新一层的认识。

    到中午的时候,陆续来了两拨人,都是带着司机开车过来的,光是大红旗就停了三辆,还有两辆是吉普车。吉普的合资厂没有因为李和这个变数而放弃合资,人家车型早就下线了。

    具体的内里李和就不清楚了,也不是他能掺合到的。

    原本计划的三桌酒席变成了五桌,计划赶不上变化,刘乙博算是忙坏了。

    按照李和的经验判断,这些来客的级别都不会低,要知道在他的同学圈里,目前混上司机的也只有一个王慧。而王慧是他认识的人里面混的最好的。

    有几个人看着还比较眼熟,他在新闻联播上也没少看,他差点没出息的想过去混个脸熟,可是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顶多会看在刘乙博的脸面上给个微笑,想套交情基本是不可能的。

    刘乙博这些人都是老三届,关系网之大绝对是李和比不了,在做教辅的时候,穆岩和孟建国调动出来的资源都让李和不禁咂舌,一点挫折都没有,部委也好,市委也罢,居然都有一大圈的熟人。

    令李和印象最深的是一个混不吝的小年轻曾经到江燕的医院跟江燕死缠烂打,刘乙博自认读书人跟这小年轻摆事实讲道理,好说歹说,你看这是我媳妇,已经有主了,不要再来了,天下好姑娘多的是,何必在这里吊死。人家小年轻就是拎不清,一副我爹第一我老二的模样,叫嚣着要削死刘乙博。

    刘乙博这好脾气也不能忍了,跟穆岩两个人把这小年轻门揍的眼眶肿成眯眯眼了,人家亲爹自然不能乐意,要找麻烦刘乙博和穆岩两个人的麻烦,可是过去一看,这两个人正跟他的顶头上司称兄道弟的喝酒呢,最后愣是屁都没敢放一个。惹不起躲着呗。

    所以李和就是不服气了,同样是做老师,怎么就这么大的差距呢?

    见刘乙博跟这些人谈笑风生,说不嫉妒都是假的。

    不过只能自我安慰,你再?;共皇钦昭傥仪?!

    刘乙博的老丈人见这么多当官的给女婿脸面,给他脸上贴了好大的光,高兴的很,对着刘乙博都柔顺了几分。

    就连之前对刘乙博凶悍的两个大舅哥,说话更是和声细气的了,刘乙博倒是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个效果。

    在结账的时候,周萍得了李和的招呼只收了他一个成本,笑着道,“给个200块吧?!?br />
    “这么便宜?”刘乙博简直不敢相信。

    周萍笑着道,“你是我们家???,难为一直照顾我生意呢。二百就成?!?br />
    “给三百?!绷跻也┘岢忠庑?,他不能莫名其妙的占这么大人情,要知道有的桌子上茅台都喝了两瓶了,一瓶茅台现在都涨到四五十了,还是有价无市。

    李和见两个人僵持,就笑着道,“那就三百吧?!?br />
    周萍也就收了三百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