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正没你的份就是了。让开着点?!崩纤陌牙詈屯瓶?,往里面加了点葱片,用筷子头尝了下味道,吧唧嘴道,“恩,真香?!?br />
    “给哪个小王八蛋的?!崩詈偷挠锲丫懿簧屏?。

    “要你管?!崩纤牟淮罾詈偷那?,继续忙着自己的。

    她自顾忙着自己的,好长一会儿听身后没动静,以为李和走了,可刚回过头,见到李和那张阴沉的脸,陡然间吓了一跳。

    “非要我说第三遍是吧?!崩詈徒裉毂纠淳托睦锊凰?。

    “给何姐做的,这下行了吧!”老四不敢在开玩笑了,她骨子里还是比较怵李和的,好起来亲哥比谁都好,可是不讲道理的时候说啥都没用。

    还总是把她当小孩子,摆着封建家长那一套。霸道、独裁、**放在他身上都挺应景的。

    有这样的亲哥,她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

    “当我这么好糊弄是吧?”李和肯定犹自不相信。

    老四无奈的道,“何姐生病了,在医院呢,我就想炖点鸡汤给她补补,菜场的鸡年头不够,我就回家来了,咱家院子里的老母鸡有年头了,我让冯蕊来帮我逮着的,我杀了的?!?br />
    李和皱着眉头道,“住院了?怎么会生病呢,什么时候的事?!?br />
    他心里不由有点紧张,在他印象里何芳的身体一直是很好的,连感冒发烧都很少,现在居然还住院了,忍不住一阵揣测。

    “没住院,就是在医院大厅打点滴,开始只是个小感冒,她这阶段比较忙就拖了两天,结果现在又是咳嗽又是发烧的?!崩纤募詈突乖鸸钟谒?,因此解释道,“何姐不让我跟你说她生病的事?!?br />
    李和问,“你姓啥?”

    “姓李啊?!崩纤牟恢览詈秃锫舻氖裁匆?。

    “我姓啥?!?br />
    “哥,你没病吧?!崩纤募詈蜕裆故撬盗艘痪?,“姓李?!?br />
    “何芳姓啥?!?br />
    老四有气无力的道,“姓何?!?br />
    李和白了她一眼道,“你也知道??!你跟谁一条线的。人家让你不说你就不说啊!怎么这么听话啊?!?br />
    “那也分什么事情吧?!?br />
    老四心里隐约还是偏向何芳的,怎么看何芳都才像是亲姐,对她无微不至,这亲哥反倒是像拖油瓶拖过来的。

    不过这话只能在心里吐槽一下,可不敢说出来。

    李和道,“那还愣着干什么啊,赶紧装保温桶里给送过去啊?!?br />
    他进屋换了件厚实的衣服,夜里起风后就比较冷了,然后口袋了揣了点钱。

    老四提着保温桶锁上门,见李和的车开过来,就上了李和的车,“走吧?!?br />
    “你去干嘛,你跟我说地方,我自己过去就行了。保温桶给我?!?br />
    “我明天要上课,等会要去学校呢?!?br />
    李和车子停在了医院的门口,等老四下来的时候,他还特意拉了下车门看看有没有关紧。两个轮子的会丢,四个轮子更可能丢,指望找回那可能是遥遥无期。

    车子虽然不是太好,但是起码解决了他的出行问题,他可舍不得就这么丢了。

    不管走哪里,只要人多的地方都会有人都会有人拿着大喇叭提醒,请看好你的贵重物品,行李和财物,猖獗可见一斑。

    报警?

    别逗了!

    他又在商店买了一些苹果,特意挑了新鲜光亮的,他知道何芳喜欢啃苹果。

    进了医院的走廊,

    走廊的长条木椅子一排都是打点滴的,旁边都是有家属陪着的,只有何芳一个人孤零零的坐躺在椅子上,她斜着身子,一只手扎着针头,一只手耷拉在窄窄的倚背上,闭着眼睛好像是睡着了。

    四周有一种怕人的冷气袭来,薄弱的,黄昏的灯光浮着一层凄惨的寂寞的光,人就象处在一个幽暗的,却是半透明的那末一个世界,与现世脱离了似的。

    李和不让老四喊她,低声道,“你回学校吧。这里我就行?!?br />
    “你行吗?”老四可是不信李和会照顾人。自己亲哥的德性没有比她更清楚的了。

    “废话这么多。赶紧的走?!?br />
    老四把保温桶交到李和手里,刚要转身走,何芳好似感应到了什么,突然睁开眼睛了,见到李和时脸上的喜色一闪而没,只对老四道,“你喊你哥过来干嘛,又没多大事,显得我娇气了?!?br />
    “我自己要来的。感冒也不能轻心大意,这是你之前说的?!崩詈突瘟嘶问掷锏谋N峦?,笑着道,“你看我给你炖了鸡汤,趁热喝点吧?!?br />
    老四脸上不禁抽搐了一下,她完全低估了李和不要脸的程度。

    “我先回学校了?!?br />
    何芳交代道,“路上慢着点?!?br />
    老四点点头出了医院,这里离学校并不远,拐过一条马路就行。

    李和道,“我给你盛碗汤吧。你喝一点?!?br />
    何芳看了看点滴瓶,笑着道,“没多少了,等挂完再喝吧。其实也不能喝了,再喝就又胖了?!?br />
    她的脸色很是苍白,说话有气无力,可是高兴是发自内心的,她知道李和是骗她的,李和怎么可能下厨房呢,懒驴上磨的人,还是不要抱大指望的好,可还是抑制不住的高兴。

    “没事,胖点好?!?br />
    何芳摇摇头,“才不要胖呢,胖了就不好看了?!?br />
    李和道,“怎么会呢?所谓一胖遮百丑,当别人发现你胖的时候,就不在意你长得丑不丑了?!?br />
    “就你会胡说?!焙畏忌焓忠蚶詈?,不过李和这次没有躲,她的手就没打下去,最后就放下了。

    “怎么不打了?”、

    “那你怎么不躲了?”

    “你生病了打人没力气,我干嘛要躲?!?br />
    何芳道,“你帮我洗个苹果吧?!?br />
    “好啊?!崩詈投安凰荡哟永锾舫隽艘桓龊炱还?,“这个行不?”

    “不好,大了,选个小的?!?br />
    “那这个?”

    “咦,有虫眼?!?br />
    “这个?”

    “我要圆的,你那个是椭圆的?!?br />
    袋子里总共十几个苹果,她都挨个看了遍。

    “这卖水果的老板糊弄人呢,你放心,我回头砸了他摊子,坑人呢?!?br />
    何芳突然低垂着脑袋道,“李二和,我有点想家了?!?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