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里最美的是满天满地的银杏,阳光从叶缝里偷偷溜进来,黄色的叶子也被照出了金黄色。

    叶子落在地上,形成了一条金黄色的大道。如此完美的造型,非人力所能为。

    李和坐在学?;ㄔ暗奶ń咨?,看着那一片醉心的黄,真的是让他震撼,既是视觉盛宴,也是心灵盛宴。他不是多愁善感的人,但是看到此时此情,也想赋诗一首,可半天憋不出来,肚子里没货啊。

    可是又不甘心,这口气不出来就是不顺心,“大海啊你全是水,骏马啊你四条腿,美女啊你说你多美,鼻子下面居然长着嘴?!?br />
    “李老师,你也太逗了...”

    李和听到声音,侧头一看居然是闫红,也没站起来,仰着头笑道,“别笑话我,我就瞎扯几句?!?br />
    “你跟大家想象中的不一样,这才是你真实的一面吧?!便坪彀咽掷锏氖榉旁谔ń咨?,直接坐在了上面,朝李和身边靠了靠。

    李和好奇的问道,“在大家的印象中我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闫红道,“大家私下里都说你太老成了,杨浩老师还说呢,你做学生的时候就是老气横秋的,看着像七老八十的。你看看今天要不是抓住你了,还不知道你有这么一面呢,什么美女啊,这种话居然能从你嘴里出来,我说给别人听,估计别人也不信?!?br />
    李和笑着道,“千万可别乱说,不然我的形象就要毁于一旦了?!?br />
    闫红捂着着笑道,“那你贿赂我吧?!?br />
    “贿赂?”

    “请我吃饭就行,我这人要求不高的,更加的不贪心?!?br />
    “没问题,我请你吃饭。等我下午一节课上完?!崩詈妥谡饫锔嗟氖俏税臼奔?,每天都是一样的循环状态。

    闫红道,“没问题。五点钟,我在校门口等你?!便坪煺酒鹄?,把书上的灰拍了拍,刚没走两步,又笑吟吟的回头道,“不见不散哦,不准放我鸽子?!?br />
    李和点点头,“不会的?!?br />
    他坐了一会,就感觉屁股底下一股凉意。他在犹豫要不要穿秋裤了,当然不单单是一层秋裤,线裤也是必不可少的,里外要穿上三层呢,穿裤子麻烦,脱裤子更麻烦。

    他要是有一条羊毛裤,就没必要穿这么多了,他突然发现,哪怕有钱之后也没有改善他的生活品质。

    他经??嗄沼诿灰路?,总想着要出去买衣服,可是一次都没有出去过,商场都懒得逛。他又想起了张婉婷的好,要是老婆在的话,这些根本不需要他操心。

    而且他跟他老娘王玉兰一样都有个习惯,家里什么都舍不得扔,分门别类,几年前的东西还保留着。

    要么觉得以后会用得上,要么觉得有纪念意义,总有办法说服自己把东西留下来……

    扔了舍不得,留着好像暂时又没用,结果还是没用。

    每次他痛下决心想扔东西的时候,王玉兰或者老四总会说“说不定以后会用到?!?br />
    这样的生活能有品质才怪呢。光是沉没成本就无端端浪费很多时间和心力,更重要的是影响平时的判断,会有惯性思维管理不好自己的时间和生活。

    真正的有品质的生活应该是克服心里的囤积欲,把不用的扔了,东西少买,要买就买好的。

    定期扔东西是最有利于身心通透的!

    有钱之后也没有提高他的欣赏水平,他分辨不出达芬奇画的鸡蛋和小孩子画的鸡蛋有什么区别,给他看蒙娜丽莎都是白瞎。在音乐上,他顶多在豫剧和京剧上能咂摸出一点味道,剩下的老柴、贝多芬什么的,他是压根听不懂的,只知道好听而已,有损音频和无损音频在大部分情况下他是听不出差别的。

    李和上完课后先去了李胖子的饭店把车开了,沿着学校绕了一个大圈到前门去接闫红。

    他陡然见到四处张望的闫红,差点没认出来,居然衣服都换了,没有在学校穿的那么严肃了。

    闫红穿着一件淡蓝色的牛仔外套,里面是一件高领毛衣,配着牛仔裤运动鞋,一股说不出的干净利落。

    李和推开副驾驶的车门,笑着道,“上来吧?!?br />
    “你挺阔气的啊,小车都开上了?!便坪煸谝恍┭闹钢傅愕阆律狭嗣姘?。

    “亏你还是出国过的,也能说出这么没见识的话?!?br />
    闫红道,“实事求是而已,咱学校老师可没几个有车的?!?br />
    “去四海饭店没有问题吧?!?br />
    闫红道,“你请客当然是你做主?!?br />
    车子在四海饭店的门口停下来了,李和先是下了车,见闫红还在和车把手柄较劲,又重新上了车帮着拉了一把,“要使点劲?!?br />
    “哎呀,你这车要报废了吧?!便坪旌貌蝗菀紫铝顺?。

    周萍刚好送客人到门口,见李和领着一个女孩子进门,非常的惊奇,要知道平常李和虽然也来,可是从来没有带过女孩子,更没有带过这么漂亮的女孩子。

    心里隐隐有那么点猜测。

    所以给两个人找了一间最安静的包厢,安排人又端茶又是倒水,一块抹布在桌子上擦了五六遍,生怕有一点污渍。

    李和笑着道,“行了,行了,桌子现在比你抹布还干净,越擦越脏?!?br />
    “那你们吃啥?”周萍是对着闫红问的。

    闫红指着李和对周萍道,“财主在这呢,你让他点菜?!?br />
    “随便上点招牌菜吧。适合女孩子的口味就行?!?br />
    周萍道,“我亲自下厨!马上就好?!?br />
    周萍这幅兴奋的表情把李和弄得莫名其妙,真好奇是不是打了激素。

    闫红道,“你跟这里挺熟悉的???”

    “老穆,老孟,我们平常就喜欢在这里聚聚,所以跟这里很熟悉。只是他们结婚后,聚的少了?!崩詈头⑾帚坪斓男愿窀郧跋啾扔辛撕艽蟮谋浠?,具体是哪里也说不上来,好像是开朗了不少,没有之前那么多的郁结之气,继续道,“前几天就听说你回来了,今天倒是第一次看见你。工作安排了没有?”

    “回来有几天了,学校的意思是让我到技术物理系,反正我就是听后安排了?!?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