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车再说吧?!蹦卵疑狭顺蛋牙詈头旁诔瞪系难逃值闫鹄戳艘桓?,重重的叹口气道,“我就不该留那个号码!”

    因为做教辅的时候,外联的单位太多了,宿舍楼的公话只要一响,大部分都是找他的,他跑上跑下不说,还经常占别人的话线,这早就引起了一部分人的不满,无奈他就在自己的宿舍单独了一个电话。这样既方便了别人,也方便了他自己。

    李和问,“人家不能天天打你电话吧?你这女人缘不是一般的旺啊?!?br />
    穆岩道,“一天好几个电话,要不我们家那娘们也不能跟我误会??!这都离家出走了!你跟我处这么时间,你还不了解我的为人嘛!”

    他说的有点哭笑不得,自结婚以来,两个人根本没有红过脸,或者说大部分情况下都是杨玲迁就着他,让他的日子过得极为舒心。

    “长的帅也是罪过??!你看我就没这个烦恼?!崩詈透刑镜?,“我了解不了解你没什么卵用,关键要你媳妇理解你才有用啊?!?br />
    “少说酸话?!蹦卵颐唤铀安?,只是道,“你说这都两天了,能去哪里呢?”

    李和道,“不用多想,一个大活人丢不了?!?br />
    穆岩道,“家里抽屉我看了,钱都没动,估摸身上也就几块钱,又是人生地不熟的,我能不担心嘛?!?br />
    “火车站这些地方都去了?”

    穆岩摇摇头道,“你不了解她,她是要强的性子,有苦有难的都往肚子里咽,怎么都不会回老家跟她爸妈抱屈的,肯定不会去火车站。这两天我该找的地方都找了,我就是没见到人影?!?br />
    李和道,“你啊,关心则乱,你媳妇多鬼精的人啊,还能丢了不成。再说,你媳妇在乎不在乎你,外人都看的清楚,肯定跑不远。你再想想附近有什么老乡没有,特别是一些老娘们的圈子?!?br />
    杨玲是湘南来的,人生地不熟,出于本能和习惯自然要往湘南人里扎堆,而且这里湘南人也有很多,自古有“惟楚有材,于斯为盛”这话不是白说的,十元帅十大将,湘南就占了九个,中将和上将的比例也占了接近四成。

    穆岩想了想道,“平常她就在人大附近出摊,那边出摊的咱老乡也比较多?!?br />
    平常杨玲会跟他唠叨这些,认识了谁跟谁,哪个是浏阳的,哪个是秣陵的,不过他是对这种抱团没有多大的兴趣,所以就没多大的关注。

    “那人大附近找了没有?”

    穆岩道,“那要是有心躲着我,怎么可能就在附近!”

    “那就是没找了?!崩詈统底咏耸星?,转头就朝人大方向去了。他很欣慰,长的帅有什么用!情商还不是一样不中用!

    “真去人大那边???”

    “找不到她的话,我把头剁给你!”李和信誓旦旦的道。

    杨玲对穆岩那股温乎劲,还有贴心贴肺的那个程度,打死李和也不信杨玲能跑远。至于离家出走,都是农村的套路,夫妻不和了就回娘家,至于这里杨玲离娘家太远,估计当时脑子一抽考虑都没考虑,就夺门而去,也许出了门就后悔了,只是碍于面子不好回来罢了。

    肯定要等穆岩去接才能回来,既然指望着穆岩去接,肯定不会躲到穆岩找不到的地方。

    这种夫妻套路,穆岩这种人很难理解的。

    穆岩道,“说的跟真的一样?!?br />
    “赌一把?!?br />
    车子拐了好几个弯,到了学校的后门处,穆岩眼前一亮,突然急忙道,“停车停车?!?br />
    还没停稳车,他就急吼吼的拉开车门跳了下去,往校门口的一溜摊子跑过去。

    到了一个鸡蛋饼子的摊位前停了下来,待把人看得真切了,才道,“你怎么跑这来了,我一通好找?!?br />
    “你拿好?!毖盍嵴皇职岩桓黾Φ氨臃诺揭桓鲅掷镆槐叩恼伊闱?,陡然见到穆岩,刚要说两句硬话,可是仔细看她男人腮都瘪进去了,眼是两个深坑,还有那胡子拉碴的模样,铁石心肠都要融化了,只是嗔怪道,“怎么这鬼样子了?!?br />
    旁边的一个老大姐用胳膊肘撞撞她,笑着道,“一边去吧,别两个人傻站这里,碍着我生意?!?br />
    穆岩跟着杨玲后面道,“我都找你两天了,你咋跑这边来了?!?br />
    杨玲没好气的道,“赶紧回家,收拾下你这个鬼样子?!?br />
    李和在一旁看的直乐呵,“赶紧上车送你们回去?!?br />
    杨玲看到李和非常不好意思的道,“怎么把你给麻烦上了,你也跟着操心受累?!?br />
    家丑外扬在她看来就是非常没面子的事情了,夫妻两个人的事情怎么可以让外人掺合。

    李和道,“没事,我就顺路过来的?!?br />
    杨玲道,“这么几步路,还坐什么车。你先去忙吧,不留你吃饭了,明天我让老穆喊你到咱家好好聚聚?!?br />
    “那我先走了?!闭夥蚱蘖┛隙ㄓ谢盎挂?,这李和就管不着了,上了车就走了。

    待李和的车子走远,杨玲道,“你怎么事都朝外说呢?!?br />
    穆岩叹口气道,“还不是找不到你着急的?!?br />
    “你说我离了你还能去哪里,我谁都不认识,不就只能在这一片嘛。幸好我跟刚才那大姐处的不错,她家有个小房子,我就在那对付了两天,白天帮她出个摊?!?br />
    穆岩道,“你这两天都在这?”

    他还是有点不敢相信,怎么在眼皮子底下就没看见呢。

    “我口袋就揣了两块钱,尽说废话?!毖盍岷孟裣肫鹄戳耸裁?,一怕脑袋道,“完了,家里的和的面肯定已经酸透了?!?br />
    她太了解穆岩了,也是油瓶倒了不扶的主,更何况去和面了,这一盆面算是浪费了。

    回到家,电话铃又想了。

    两个人面面相觑,杨玲看着一脸紧张的穆岩道,“接吧?!?br />
    穆岩小心翼翼的道,“那我真接了?”

    “接?!毖盍峒卵夷闷鹆嘶巴?,也侧身把耳朵贴在了话筒边。

    话筒里传来温柔爽朗的女声,“穆老师,这几天打你家里电话也没人接?!?br />
    “啊,潘老师?!蹦卵铱醋帕成挥莸难盍?,然后硬着头皮道,“这几天有事呢,你找我有事?”

    “是这样的,我们有一个教学的研讨会,想请你参加,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br />
    “没时间?!蹦卵液敛挥淘サ幕卮鸬?,见杨玲的脸色有所缓和才松下了一口气。

    “呵呵...穆老师,我还没说时间呢,你就这么肯定的说没时间?!被巴怖锘故悄敲此实男ι?。

    穆岩道,“潘老师,真的没时间。我媳妇最近怀孕了,我要天天照顾着呢。十分抱歉啊?!?br />
    他听见了话筒里失望的声音。

    把电话挂断,杨玲红着脸捶了她一拳头,“胡说什么呢,谁怀孕了!”

    “不生气了?”

    杨玲道,“我生气主要是因为你跟人家那含糊不清的态度!你眼神躲什么躲!”

    穆岩苦笑道,“就你拿我当宝吧,人家多跟我说两句话你就多想。我不能上去就跟人家说我结婚了吧。惹人笑话啊?!?br />
    杨玲道,“我不怕笑话,以后你不好意思说,我来说!”

    穆岩仰天长叹!

    现在他才明白钱钟书的话。

    婚姻果然是围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