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小威这样游手好闲,啥事不问,但是黄国玉哥俩照样是佩服和感激,没有地头蛇照应着,哥俩可以说是举步维艰,最起码没有无赖混混敢在他们店里横行。

    小威垂头丧气的道,“不能分红,做什么生意??!”

    他可是亲眼看见每年平松和卢波这些人提着大袋现金给李和分红的,怎么轮到他就毛也没有呢!

    但李和一般情况下都是不主张初创企业分红的,高速增长的历史阶段中,一方面公司本身处于成长期需要大量的资金,另一方面把资金投入到公司目前高速增长的业务中能够让股东投资回报达到最大化。

    特别是在一些科技企业中表现的比较明显,发展型企业一般会将所有的利润都用于企业进一步的研究和开发开支。Google、戴尔、亚马逊都从未分红过;思科、苹果总共也才分过一次红,所以这些科技巨头手里都有大量的现金。

    但是李和不得不分红,作为一个二道贩子,他不需要大资金的运转,更没有大宗的所谓并购和投资,有钱没地方花啊,不分红留着干嘛!

    黄国俊道,“威哥,明年可以分红了,这毕竟是刚开始?!?br />
    他比小威年龄大,但是对小威还是一样的客客气气。

    小威道,“行了?!?br />
    他不是不知道这些道理,只是心里比较迫于求成罢了。

    他现在太需要证明自己了。

    他不想让任何人把他看扁,他相信总有一天会一飞冲天。

    老丁见小威没了动静,就收起了账册上楼去了。

    黄国玉道,“中午留在这吃饭吧?!?br />
    小威道,“既然这行这么赚,那么就再开三家店?!?br />
    “再开?”黄国玉想不到小威突然怎么有了这么大的魄力,之前要求开分店,都是推三阻四,“可是我们没有这么多钱??!每个月光是货款就是吃不消了?!?br />
    小威道,“钱的事情我来想办法,你不用管了?!?br />
    他带着大奎骑上摩托车就走了。

    李和见小威又回来,问道,“你这转来转去的干嘛呢?”

    小威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向李和吐露了心思,“哥,你放心,这次我肯定好好做。只要远大公司愿意让我赊欠两个月的货款,我就能翻缓过劲来?!?br />
    他在心里琢磨了好几遍,才想起了这么一个方案,找李和借钱他没有这么大脸,不如赊欠来的最实际。

    “我同意了。只给你两个月时间?!钡缙鞯昀詈褪谴蠊啥?,说来说去对他是最有利的。

    小威高兴的道,“谢谢哥....那.....”

    “下午我就去打电话,你尽管提货就是了。行了,赶紧走,别在我面前碍眼?!崩詈筒荒头车目寄烊?。

    小威高高兴兴地走了。

    吃过午饭以后,李和刚要出门去邮局打电话,张老头就开始喊他名字了。

    他去了电话亭,拿起话机,“老沈?”

    “李先生,是我?!惫皇巧虻廊?。

    “有什么事吗?”

    “李先生,今天高盛转入了21亿美金的分成!”沈道如在电话里刻意压低了声音说道,“我们之前的合约也全部清空,也有近五亿美金!”

    李和喃喃道,“那就是44亿了?!?br />
    他不知不觉中已经把身家积累到了55亿美金。

    不过也没什么激动,看不到现钞,也就是一堆数字。

    “李先生,准确的来说是55亿3100万美金,这还不包括我们名下的物业和地产?!鄙虻廊绫硐值谋壤詈突挂朔?,他也正在筹划组建远大集团,从此他在香港也算号人物了,那真的是港府也要让他三分了,“前几天港府已经宣布救市了,我们怎么做?”

    李和道,“还是按照原来的计划吧。港府投多少?”

    “宣传上是说要投40亿港币?!?br />
    李和道,“那你看着办吧,有多大声势弄多大声势?!?br />
    沈道如激动的道,“知道了,李先生,我会把香港的所有媒体请过来开新闻发布会,响应港府号召参与救市!”

    他想到他的风光之日都是忍不住的颤抖。

    如果真的救市成功,从此港府都要礼让他三分!

    “康年银行的事情怎么样了?”李和还是对收购银行念念不忘,如果真的搞成功了,在他看来比挣多少钱都有意义。

    “李先生,目前只有林家在和我们争,跟我们不相上下,只要我们响应了港府的救市号召,到时候港府自然会偏向我们,拿下康年不是问题?!鄙虻廊绲乃悸泛芮逦?。

    “那抓紧办吧?!?br />
    李和顺带提了小威的事情才挂断了电话。

    “李老师,你国际友人可真多,每次接电话都是一阵叽里呱啦的,也没人听得懂?!?br />
    李和左右看看,见秦老头不在才松了一口气,笑着道,“我这是学习国外先进经验与国际接轨?!?br />
    刚没走一段路,张老头又喊他了。

    “李老师,这次不是国际友人?!?br />
    李和接起电话,“喂。哪位?”

    “我,老穆?!?br />
    “啥事?”李和感觉到稀奇,穆岩基本很少给他打电话,何况明天就上课了,还有啥事明天见面不能说的。

    “找你借车用,杨玲丢了!”

    “丢了?大活人怎么能丢呢?”

    “哎,一时半会儿跟你说不清,你现在要是没事赶紧来接我,开车带我转,我先把人给找着?!?br />
    李和道,“你在哪呢,我去找你?!?br />
    “门头沟呢,我打出租车已经转悠了两天了,可出租车司机不愿意陪着我细致找,只能央告你了?!?br />
    “等着,我马上过去?!?br />
    回到家,李和先从门后抱出了大油桶,车子加满油后,油桶直接放在了车上。加油站比较少,要是跑远了没地加油,哭都没办法。

    开车到了门头沟,到了约定的地点,陡然看到穆岩都吓了一跳。

    穆岩胡子拉碴,双眼通红,此时正蹲地上抽烟呢,跟前是一堆的烟头。

    李和惊问道,“什么情况这是?搞的跟逃难一样!”

    “没法跟你细说,这娘们性子太拗了?!蹦卵壹嚼詈?,心里才算安慰一点。

    “那大概说说啊?!崩詈头浅5暮闷?。

    “哎,都是怪老孟?!?br />
    “跟老孟有什么关系?”孟建国结婚以后也搬出了宿舍楼,又不是一个院系的,按说跟李和一样,交集应该会少的。

    “他媳妇不是附中的嘛,他们办酒席那天,也有不少她媳妇的同事,你还记得那天咱旁边坐着的那两个附中女老师吗?”

    李和没好气的道,“怎么不记得,人家还找你要了家里电话呢?!?br />
    这个由不得李和不嫉妒,宿舍楼里的男老师论颜值也就穆岩最高,走到哪里都能吸引女孩子的目光。至于像他和孟建国这种路人甲,跟穆岩一对比,简直就是狗不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