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

    他不是舍不得,只是单纯的没地方去而已,他没有多重的名利之心,除了父母他不在乎任何人的眼光。他不是没有想过回老家。

    可是他害怕遇到父母失望的眼神。

    再去找车丽丽?

    放弃了现在的工作,他又会重新沦为社会上的无名小卒,丈母娘胡兰不会高看他一眼,车丽丽还是一如既往的蔑视他,他很清楚这一点,在某些情况下他是不傻的,甚至比大多人要聪明。

    在有些时候,他只是不愿意面对现实罢了。

    他攥紧拳头,在这一刻好像下定了决心一样,站起身朝胡同口大步踏去。

    一个小男孩在巷口里堆沙子玩,见到陈大地猛的喊道,“爸爸?!?br />
    陈大地的心里猛的一紧,眼泪水不争气的下来了,把男孩子抱在怀里,猛亲了几口,然后问道,“妈妈呢?”

    他记不得多长时间没见着孩子了,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下多大决心决定不来见孩子的。

    “妈妈。爸爸来了?!蹦泻⒆幼赝烦堇锖暗?,腻在陈大地的怀里继续问道,“爸爸,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妈妈说你挣钱给我买玩具了?!?br />
    陈大地道,“爸爸给你买?!?br />
    “你怎么来了?”陈丽丽冷着脸问道。

    陈大地把孩子放到地上,小声的道,“你先去玩,等会爸爸带你去买玩具?!?br />
    “我要买小鸭子,会游泳的小鸭子?!?br />
    “好,等会爸爸给你买?!背麓蟮丶⒆优艿揭槐咄媪?,才深吸一口气直视着车丽丽道,“我是来跟你离婚的?!?br />
    车丽丽皱皱眉头,不敢置信的问道,“你说什么?!?br />
    她用冰冷的眼神直视着陈大地,语气依然那么不容置疑。

    陈大地这次没有躲闪,眼睛仍然对着车丽丽道,“我说我要跟你离婚?!?br />
    车丽丽道,“你认为赚了几个臭钱就可以嫌弃我了?”

    陈大地苦笑道,“你明知道我们之间是怎么回事,何必白担着一个夫妻的名分,对你也不好,对我也不好?!?br />
    “为什么早不说晚不说,现在才开始说?!背道隼鲇锲簧频奈实?。

    “妈这几天天天去找我,你知道的。闹开了没多大意思?!背麓蟮匾ба浪党隽苏庑┗?。他在这一刻才知道,爱的有多深,心就有多痛。

    “我打死你个狼心狗肺?!背道隼隼夏锖寄米派ㄖ愀泶癯麓蟮卮蚬?。

    “够了?!背麓蟮卣獯蚊挥卸闵?,一把抓住扫把,“喊你一声妈,一直敬重你,你不要太过分了?!?br />
    “我过分?”胡兰几欲争夺扫帚,结果扫帚纹丝不动,她一屁股坐在地上,“不活了,打死人了,陈大地打人了?!?br />
    陈大地冷冷的道,“站起来,你是长辈,我不能拿你怎么样??赡隳治乙淮?,我会打你儿子一次,你知道我性子的,说到做到?!?br />
    他对他的小舅子也就早就容忍到了极限。

    胡兰站起来对车丽丽道,“这就是你找的好男人!”

    车丽丽没理会她,只对陈大地道,“你出息了?!?br />
    陈大地道,“明天我在汽车站等你,带好户口本,回乡办离婚证。如果你愿意,孩子可以归我,我会对他好的?!?br />
    胡兰道,“陈大地,你说的这是人话嘛!你自己亲儿子你也好意思说这种畜生不如的话?!?br />
    车丽丽道,“不劳你操心了?!?br />
    陈大地转身就走了,孩子追过来喊爸爸,他背着身子忍着泪当做没听见。

    快速的走到一个墙角,背靠着墙,泪水终于唰唰的下来了。

    李和从围墙上下来,骂了一句没出息,他以为陈大地要有惊天动地的大反转呢,结果还是雷声大雨点小,让他极其失望,不过想来想去,只能说最可怜的是那个孩子。

    小威给李和泡了杯茶,“哥,喝茶?!?br />
    李和道,“跟冯磊谈了没有?”

    小威道,“哥,我怕冯磊对电器这一块不熟悉,要不让他先跟着我,让他熟悉熟悉想,行不?”

    “什么时候轮到你替我做主了?”

    “不是啊,哥,我是替冯磊着想?!?br />
    李和没好气的道,“最后问你一次,电器你到底还做不做?”

    “这里面的道道我还是不理解,要不你跟我说说,这电器做起来真赚钱吗?”

    李和道,“你管着电器店,你都不看账本的吗?”

    小威红着脸道,“都是黄国玉他哥俩管着的,每次挣得钱他都嚷着要开新店,根本没什么赚头,我就懒得看了?!?br />
    李和道,“滚蛋吧。这是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了。冯磊都结婚了,你比冯磊还大吧?”

    “哥,男人以事业为重,事业不成,何以为家?!?br />
    李和替他这智商着急,“听不懂我话?我就直白说吧,人家比你小已经是成家立业了。你有什么?没家没业!一天到晚脑子都想什么呢!我让你管电器店,结果你连账目都不看,你说我说你什么好?”

    真是随便拎出来一个都比小威强,小威性子还是浮躁了,简直做啥啥不成。

    小威道,“不是有会计嘛?!?br />
    李和无力的摆摆手,“我觉得我该说的都说,该做的也做了,剩下的你自己看着办吧?!?br />
    他躺在椅子上闭目养神,小威说啥都不再搭理。

    小威垂头丧气的离开了李和家。

    守在大门口抽烟的大奎见小威出来,就笑着道,“我看见卢波哥了,开着小轿车,老阔气了,车子跟平松哥的是一样的,乖乖,真是不得了?!?br />
    “就你他娘的多话?!毙⊥奶吡舜罂唤?。

    他越想越丧气,这么多人,好像只有他最不争气了。

    他以前挣的钱全都赔在台球室里面了,他现在才觉得自己当初冲动了,没事瞎替别人出啥头??!结果把自己搭里面了。

    他现在还剩下什么呢?

    只剩下一个电器店的生意了!

    可是电器店有什么呢?

    每个月都是不停的投入,他压根就没见过现钱!

    甚至黄国玉那小王八蛋还鼓动他去银行贷款!

    他现在明白李和的意思了,如果再做不好,李和就要放弃他了!

    他终于感受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