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霞道,“多稀奇,你儿子打人家大姑娘主意,人家还得感恩戴德不成?有道理没道理啊?!?br />
    常静急白了脸,“我家磊子什么性子我能不清楚嘛,见到大姑娘脸都红,哪里有你说的那么没羞没臊?!?br />
    癞痢头儿子也是自家的好,哪里能帮着别人挑儿子错处。

    “那半夜扒人家窗户根干嘛?要不关老汉要揍他呢?”

    “真的?”

    常静简直不敢相信她儿子能干出这事。

    “我还能蒙你不成。所以啊,你是这剃头的挑子一头热,人家关家还没同意呢。你娘俩倒是先矫情上了?!备断妓祷懊挥兴亢恋目推?。

    常静红着脸道,“照你这么说他俩这事还没影?”

    她说不好是高兴还是失落。

    “俩孩子是对上眼了,关键就看人家老关家同意不同意了。我说实话你也别生气,你家这条件吧,人家关家真不算高攀。人家三个男劳动力在我这干活,将来手里也不少活钱?!?br />
    常静被这样连番挤兑,终于不高兴了,“你就纯心埋汰我吧。我今天来还是要问问她俩的情况,要是合适我就没有不同意的?!?br />
    付霞笑着道,“没说两句呢,就这么急了?!?br />
    “乖乖,你突突地说这么多,还叫没两句?你要是说十句还让人不让人活了!”

    “跟你说认真的呢,那姑娘不错,就冯磊目前这架势还怕拖累?这些年他挣的钱可都是交给你了吧,你帮他存了多少钱你心里没数?”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聊到了午饭的时间。也没下馆子,付霞领着常静到了自己住的地方,亲自下得厨,常静就在一边打下手。

    两个女人二两小酒喝完,常静心里愈发有了谱,“那你帮我请个媒人,我去她家提亲?!?br />
    付霞道,“他们要是成了还用什么媒人?孩子是自己对上眼儿的?!?br />
    常静正色道:“那可不行!儿女婚嫁,讲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没有媒人怎么行?走走过场也得请个媒。面子上好看,要不就叫苟合。礼数该走到了就得走,省不得?!?br />
    “行,我先给你探探关老汉口气,再给你找个媒人?!备断纪蝗灰慌哪源?,又道,“你娘家就是这边的,我给你找什么媒人啊,你娘家兄弟就不能给你伸个头?”

    常静道,“不装我们还能做朋友?!?br />
    她娘家兄弟什么样子付霞不是不知道,还要说出这番话来,分明还是要挤兑她。

    付霞最后还是给找了个跟关老汉相熟的人,成了这么庄亲事。冯磊不管是长相还是收入条件都是不差的,关老汉跟他在一个厂里做工,什么样的人品,什么样的性子,自然是了解的,也确实没有什么挑剔的。

    常静就在患得患失中娶了媳妇,国庆节是摆酒的日子,冯磊财大气粗的选择了陈大地的饭店,整整摆了有15桌,有左右街坊邻居,厂子里的同事,社会上的朋友,好不得意。

    小威喝着闷酒,泛不住的吃味,莫名的一股心酸,想当年冯磊这娃还是跟他混的呢,结果现在比他风光多了。

    他看了看坐在旁边的李和,鼓起勇气举起杯子道,“哥,我敬你一杯?!?br />
    他还是希望李和能多给他一点机会,被断了混社会的路子,只能跟黄国玉这些人厮混在一起,他自认为守着电器店不会有多大的出息。

    “陪我喝个什么劲,要是能喝多陪外客?!?br />
    李和还是拿小威当孩子,说话也从来不客气。

    酒席过后,小威跟着他回了家,“哥,你再给我个机会吧,这次我一定好好做?!?br />
    李和接过付霞的茶,没搭理小威,却是问付霞,“现在就回去?”

    “回去一堆事呢,我先走了?!备断家彩歉殴床渭臃肜诨槔衲?。

    小威看着付霞上了小轿车,一脸的羡慕,“霞姐真厉害,还有司机呢?!?br />
    李和问道,“你认为开电器店没前途?”

    小威道,“哥,电器店那哥俩管的好好的呢,我插不上手?!?br />
    李和道,“你要是真的做不了电器店,我另外安排人接手,你去干其他的?!?br />
    他对黄国玉兄弟还是不信任。

    “真的?”小威一脸的欣喜。

    “不过你要保证你将来绝对不后悔?!?br />
    “谁后悔谁是龟孙子?!毙⊥挚煨α?。

    “行吧。你全部交接给冯磊吧,让冯磊管电器店的生意?!?br />
    李和希望小威将来不要哭才好。冯磊这些年已经锻炼出来了,让他接管电器店是个不错的主意。

    “给冯磊?”小威心里又是说不出的滋味。给别人他不会多想,可是给冯磊,他就要多想了,他知道李和是比较看重冯磊的,不会随意埋汰冯磊的。

    难道电器店真的有前途?

    他现在骑虎难下,电器店对他来说是鸡肋,食之无味,弃之不舍。

    冯家这边高高兴兴地,陈大地却有了烦恼,车丽丽老娘隔三差五的堵着门槛来骂他,让他烦恼不已。

    “混好了,就要抛妻弃子,你这什么男人,活生生的一个陈世美!”

    车丽丽老娘骂的理直气壮。

    除了街坊邻居知道里面的详情,来吃饭的客人却是不知道的,对陈大地不禁是指指点点。

    李和本来想指着陈大地自己解决,结果陈大地一声不吭,活生生的受着。

    寿山来了,他对陈大地道,“看错你了哦,难为大家这么看重你!你这是公私不分??!”

    陈大地激动道,“寿师傅,店里所有的账目是清楚的,有一丝错的,你砍我脑袋!”

    他觉得寿山在侮辱他,自从他接受饭店以来,兢兢业业,起早贪黑比任何人都勤奋,更没占过店里一分钱的便宜,他自认为在人品上是毫无瑕疵的。

    寿山冷冷道,“你还委屈了?你让你丈母娘天天在这闹是什么意思?”

    “不是我让她在这闹的?!背麓蟮孛靼资偕降囊馑剂?。

    寿山道,“你以为是你一个人的事情,在你丈母娘面前退了一步做了好人,岂不知你管着这家饭店,代表的就是饭店,这影响的是饭店的声誉,人家会怎么看咱们饭店。她天天堵着这里还有哪个客人敢上门?”

    陈大地的脸一阵红一阵白,低着头道,“对不起,寿师傅,我没想那么多,我最近心里乱糟糟的?!?br />
    是啊,他这阵子着急,都快把饭店的生意给耽误了。

    “没想到?你多大了?现在就两条路,要么赶紧解决,要么你自己走人。自己选?!笔偕礁詈褪峭耆喾吹男宰?,他跟陈大地可从来不讲交情,陈大地做的不好,照样撵滚蛋。

    寿山走后,陈大地一个人瘫坐在包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