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四翻弄着李和带回来的礼物,不断的吐糟李和买的衣服老气,然后一件件衣服的在身上比划,还不停的问身边的李秋红,“这件怎么样?”

    “还行?!崩钋锖於哉庑┮膊幌∑?,李爱军对她是要星星给星星,要月亮给月亮,没有不应的,她要啥给买啥,所以对这些东西一点新鲜感都没了。

    “明天头发改回来?!崩詈投岳纤牡脑煨驮趺纯炊际谴萄?。

    “我还没烫呢,很多人头烫了呢,潮流你不懂?!崩纤亩岳詈偷幕俺涠晃?,她穿一件新的淡蓝色风衣,头发剪过了,齐齐的一排披在背梁上,前面的刘海高高吹起,拢得高高的,很奇怪的发型。

    李和很是看不惯,“你是学生,搞这种稀奇古怪的头型做什么?!?br />
    “又不是我一个?!崩纤男∩墓具?。

    李秋红看李和拿了狗盆去了院子,才低声对老四道,“你哥真是个老古董,什么时代了啊?!?br />
    老四不高兴的道,“要你管?!?br />
    虽然她心里也是这么认为的,她自己说可以,可别人要是这么说她亲哥她可是不同意的,

    李秋红瘪瘪嘴,“好心没好报?!?br />
    老四反问道,“你怎么不敢在家里擦口红?”

    刘秋红一时无语,不过犹自强撑道,“我要是真想擦没人拦得住我,我可没你这么熊?!?br />
    “切,懒得跟你争,你先把你哥搞定再说吧?!崩纤亩岳钋锖旒绦沟?,“你夏天的那件裙子不是你哥剪得?”

    李秋红涨红脸道,“跟你说话真没意思?!?br />
    老四捂着腰哈哈直乐。

    李和抱着茶杯问李秋红道,“你哥最近在干嘛?”

    按理说他回来这么长时间,李爱军应该会过来看看的,可是这么几天都没见到人影。

    李秋红道,“不知道,天天家里找不见人影,好像都在厂子里?!?br />
    李和开车去找李爱军,李爱军果然在厂子里,眉头紧皱,一副痛不欲生的模样。

    “怎么了这是?”

    “哎,没事?!?br />
    李和道,“没事?没事能愁成这样?直接说,对我还有什么好瞒的?!?br />
    李爱军一脸焦急的道,“我把条子给丢了!”

    李和道,“什么条子?”

    “我卖鞋子的欠条,货款都是三个月或者一个月一结,人家给我打了欠条,我都装包里呢,大前天我带着财务去结账,结果发现包给丢了?!?br />
    李和一脸凝重的问道,“会不会掉到家里?”

    李爱军摇摇头,“家里翻遍了,厂子里我也给翻遍了,都没有,那可是三百多万??!不过李兄弟你放心,我做的错事我自己担着,这个跟你没关系?!?br />
    李和道,“记得欠条的具体数额吗?”

    “当然记得,每一笔都是我经手的,我记得清清楚楚?!闭庑┣撬此啦钍茏锏美吹乃趺纯赡芡?,李爱军继续道,“就算我记得,人家不认账能有什么办法?无凭无据啊?!?br />
    李和道,“你不要着急,去一家家问问吧,人家认了更好,人家不认咱也不要用强,咱就认栽,自认倒霉?!?br />
    做生意有做生意的规矩,空口白话找人要欠款就是没道理了。人家给是人情,人家不给是规矩。

    “那只有这么办了,你没来的时候我正准备去呢?!崩畎酒鹕淼?,“中午我不留你吃饭了,我去找找那帮温州人?!?br />
    “跟温州人有什么关系?”

    “温州人拿的货居多,他们现在的牌子搞臭掉了,自然要想办法从我这拿货,甚至鞋样都是我这的?!?br />
    李和道,“我陪你去吧?!?br />
    李爱军道,“就我一个人去就成,去多了好像要打架似得,本来就咱不占理了?!?br />
    “那我等你消息?!?br />
    李爱军走后,李老爹忧心忡忡的问道,“你说这样能成吗?”

    李和笑着道,“吃一堑长一智吧,这钱咱赔的起?!?br />
    三百万对鞋厂来说虽然有点多,但是不至于伤筋动骨。

    李和回到家,老四就朝他伸手。

    “干嘛?”

    老四道,“给钱啊?!?br />
    “什么钱?”

    老四道,“去苏珍家上礼钱是我垫上的,你要给我吧?!?br />
    “苏珍又是谁?“李和被老四整的有点不耐烦。

    “就是那个啥苏明他妹妹,她考上了大学,她爹来请你喝酒,你不在,我跟李秋红一起去的?!?br />
    “哦,是她?!崩詈鸵恢辈磺宄招∶玫娜?,好像是初中复读了,高中复读了,这也不知道是第几年抗战才考上了大学,“什么学校?”

    “好像是个大专,没细问?!?br />
    “抽屉里都是钱,还来找我要什么,毛??!”李和一巴掌把她的手拍下去,然后又好奇的问道,“你跟她玩不在一起?”

    在他看来苏小妹这丫头还是挺不错的,活泼开朗,说话也好玩。

    “李二和,你也真逗,我不能是个人都上杆子巴结吧?!?br />
    李和越来越觉得管不住老四了,这丫头现在开始学会跟他顶着干了。

    李爱军晚上高兴的过来了,进门兴冲冲的道,“你猜我拿回来没有!”

    “还用猜?我不是傻子?!?br />
    李和看他表情就知道了。

    李爱军笑着道,“这帮温州佬真是讲义气,二话不说就给我结账了,端端的没一点犹豫,真是没白交。哦,对了,我遇到了那个张先文。就是以前跟你一起倒腾电子表的那个?!?br />
    “我知道,我回来的时候跟他在飞机上就碰过面?!?br />
    “他说也要从我这拿货,也是赊欠,以前没跟他打过交道,他又没有落脚地,能赊他不?不会跑路吧,我就没允他,只是说看情况?!?br />
    李和道,“这人我做担保,小气贪便宜爱财是浑身毛病,可就一点好,有信誉,不会干赖账的事。你赊他就是了?!?br />
    他估计受温州鞋的影响,张先文家底也快光了,但是大时代的机遇才刚刚开启,张先文这样的人东山再起也是早晚的事情。

    十月一日国庆的时候,他一连参加了两场婚礼,一场是孟建国的,一场是冯磊的。

    孟建国经人介绍跟附中的一个女老师对上眼了,两个人也闪电结婚。

    李和问,“你们从相亲到结婚这有两个月没有,速度也太快了吧,看来是真爱?!?br />
    孟建国道,“到了现在这个年纪,还谈什么爱不爱,只是到了该结婚的年龄罢了,确实谁都不想再取悦谁了,跟谁在一起舒服就和谁在一起?!?br />
    包括朋友也是,累了就躲远一点。已经过了那个你不喜欢我我也非要喜欢你的年纪,取悦别人远不如快乐自己。宁可孤独,也不违心。宁可抱憾,也不将就。能入我心者,我待以君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