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上车后跟黄炳新随意聊了职位安排的事情,笑着问道,“有问题没有?”

    “李先生,你放心,我一定好好做?!被票乱皇亲诔瞪?,就直接跳起来了,一下子登上人生高峰,让他有点兴奋的过度。

    李和不忘提醒,“前提是你能把康年银行给并购了?!?br />
    “有了李先生的支持,并购康年一定成功!”黄炳新适时的送上了一句马屁,同时暗下决心,一定要把康年银行并购成功,否则一切都只是幻影!

    这一次的收购不但资金充足,而且还有波士顿银行和高盛的帮助,简直是要钱有钱,要关系有关系!

    这样天赐的机遇他要是再抓不住,他就不用活了!

    到了宾馆门口,李和把打包的饭盒抱在了怀里,也没让沈道如两个人送。

    “李先生,我帮你一下?!碧兰鸭咽适钡某鱿衷诶詈偷拿媲?,帮着接过了不少的饭盒。

    “谢谢?!?br />
    “李先生,好香啊,里面是吃的吗?”汤佳佳朝饭盒不断的耸着鼻子。

    “打包回来的,我请你吃?”李和明天就走,他本来计划着夜宵一顿,明天一顿,可是这么大的量,他一个人不一定消灭的完。

    汤佳佳左右看看,然后才神经兮兮的道,“要不去我家,让我爸热热,热一下更好吃。你请我吃菜,我请你喝酒?!?br />
    “没有问题?!?br />
    他在饭局上本来吃的就不爽气,跟斯文人在一起喝酒吃饭是最无聊的事情,李和跟在汤佳佳的身后穿过马路去了汤老头的面馆。

    汤老头的面馆面积很小,也只够并排放两张桌子,此时馆子里已经没有了客人,见到李和进来非常高兴,“老乡,你坐不用客气。这菜不错,我拿去热热就行,你先坐着,我再拿点酒,咱俩喝点?!?br />
    “成?!崩詈妥约赫伊烁隹棵诺奈恢米?。

    汤佳佳问,“喝茶还是咖啡?”

    “茶吧,麻烦多放点茶叶,谢谢?!崩詈突故窍不逗扰ú?。

    汤佳佳果然端上了一杯浓茶,水很烫,端的是小心翼翼,“你注意着点?!?br />
    “店里只有你爸一个人?”

    汤佳佳摇摇头,“我妈平常也在,只是晚上收工比较早,每天下午要去接我哥哥的孩子放学,还要回家烧饭带孩子?!?br />
    李和吹浮在上面的茶叶,看茶叶浮浮沉沉,这是他的习惯,偶尔无聊了就这样抱上一杯茶,一坐一整天,装作思考人生的样子。

    “那你爸挺辛苦的?!?br />
    “什么辛苦不辛苦的,活着就都一样?!碧览贤匪俣韧?,已经端上了两盘,“你先吃,我再继续热?!?br />
    李和道,“够吃了,这猪蹄和烤鸭量很足。你有冰箱吗?你要是不嫌弃,你留着,我明天就回内地了?!?br />
    “那我就不客气了?!碧览贤反蟾盘兰鸭阉倒詈统鍪值睦鲁潭?,出入的也都是高档的场所。

    “那我全给放冰箱?!碧兰鸭寻咽O碌姆购腥糠沤顺考涞谋淅?。

    汤老头抱出一大玻璃罐子的酒,要给李和倒上,“你试试这个,虎骨泡的,还有麝香、犀角、鹿茸都有,好东西?!?br />
    “非常不错?!崩詈兔蛄艘豢诰捅冉舷不?,他也比较喜欢泡酒喝,不过通常都是放大枣和枸杞,喝起来就非常有滋有味。

    “喜欢就多喝?!碧览贤肪倨鸨雍屠詈团隽艘幌?,然后继续问道,“这么着急回去?”

    李和道,“通行证也到期了,到时候挺麻烦的,还是先走的好?!?br />
    汤老头道,“那倒也是?!?br />
    两个人聊了一些各地的风土人情,老头年轻时候走南闯北,阅历不浅,什么都能扯上一点,李和听居多,很少说话。

    不知不觉中已经喝了两大杯,他不想再喝了,毕竟在饭局上他一个人已经喝了不少,见汤老头还要给他倒酒,就拦着道,“不能喝了,你也知道我是喝过酒来的?!?br />
    汤老头把玻璃罐子一收,嘿嘿笑道,“你想多喝我也心疼,那就这吧?!?br />
    两个人把盘子里最后两块猪蹄分了,一人抱了一块啃,汤佳佳看的好笑,递了干净的毛巾给先吃完的李和。

    李和道,“拿块肥皂给我,我洗把手就行,擦了没用?!?br />
    在水龙头底下抄了点水,顺手接过汤佳佳递过来的肥皂,手上脸上都抹出了泡沫。洗完之后,才感觉清爽很多。

    跟汤老头打完招呼,就出了面馆。

    汤佳佳道,“李先生,我送你回宾馆?!?br />
    李和摆摆手,“不用,我去码头上吹吹风,散散酒劲?!?br />
    “没事,你喝多了,我帮你看着车吧,晚上车都不长眼睛的?!碧兰鸭严窀鲂∥舶鸵谎?,坚持跟在了李和的身后。

    李和闭着眼睛倚靠在码头上的栏杆上,像似睡觉又像低头沉思,突然感觉到了不对,好像是下雨了。

    他抬头一看,天色是沉郁的黑色,灯塔光束回旋在海岸,光束里飘着千丝万缕密密的雨丝。

    “真的下雨了?!?br />
    海面外传来悠长的汽笛声,那是大船在等待进港。

    “要不我们回去?”汤佳佳抱着胳膊发抖。

    李和见汤佳佳已经在不好意思的道,“那走吧?!?br />
    雨突然下的大了,码头上的人一阵乱窜,其实没有什么屋檐可以遮挡,李和加速跑了起来,结果跑到一半发现不对,左右看看,原来汤佳佳没跟上来。

    他回转身见汤佳佳跌坐在地上,慌忙冒雨跑过去了。

    “我好笨哦?!碧兰鸭衙懔φ酒鹄?,浑身尽管已经湿透,但是依然笑的很是灿烂。

    又是倾盆大雨。

    李和无奈的笑笑,“那边有个人行天桥,过去躲躲雨吧?!?br />
    “好?!碧兰鸭亚老纫徊匠褰擞昴焕?。

    天桥底下,躲了不少的人,李和跟汤佳佳就躲在边角,身子尽量往里缩,雨滴还是滴到了脚上。

    他被这场雨浇了个透,酒劲也早就没了。

    “连累你了?!?br />
    汤佳佳笑着道,“我平常一个人也喜欢到码头吹风。其实下雨更畅快呢,我喜欢下雨?!?br />
    她把身上的衣服捋平缓了,一寸一寸的挤衣服上的水,顺着裙摆而下。

    雨停后,李和把她送到了面馆门口,“那我先回去了?!?br />
    “拜拜?!碧兰鸭研ψ懦逅谑?。

    李和回到宾馆,洗完澡就上床睡觉了,他明天还要赶着回深圳。

    第二天一早,他刚起床,门就被拍响了,汤佳佳抱着一个大袋子,灿烂的笑道,“李先生,你买的化妆品差点忘记了呢?!?br />
    “哦,谢谢?!崩詈徒庸?,才继续问道,“进来坐会?”

    “不用了,我今天早上有课,我要去上课了,有机会再见,祝你一路顺风?!?br />
    于德华带着司机来后就开始帮李和收拾行李,主要还是换洗的衣服和李和买的一些礼品。

    “机票已经买好了,中午12点半的?!?br />
    李和道,“我回家还能吃上晚饭?!?br />
    司机在前面开车,他跟于德华坐在后排,想了想道,“你筹办集团公司的事情怎么样了?”

    于德华道,“还行?!?br />
    “我提议单独组建一家地产公司”李和之前是想过让平松来主持地产的事项,可平松不乐意,他还得指望于德华。至于苏明和二彪忙得已经脱不开身了,却是没精力做其他事情了。

    于德华道,“那就建商场和宾馆?!?br />
    李和道,“住宅这块也不能放弃?!?br />
    他本来想鼓动于德华学学王万达的“订单地产”商业模式,可是最后一想还是拉倒,画虎不成反类犬,徒增笑柄而已。一家企业的文化内核是跟他的带头人息息相关的,他是什么料,于德华是什么货色,他都一清二楚,没那金刚钻不揽瓷器活。

    这时候的王万达起码有上千万身家了吧。

    “估计不好卖?!?br />
    “先规划上再说,地产公司我会全部用人民币投入,金鹿公司能投入多少算多少,你个人能投多少算多少,我们按照比例持股?!彼掷锶嗣癖已劭丛交茉蕉?,再不花掉就要成他的心病了,既然有机会买地,他自然就不能放过。

    “好?!庇诘禄芨纱嗟挠Φ?,他的重心是将来组建的金鹿集团,只要金鹿集团的股份不被稀释,他就心满意足了。

    刚到深圳,苏明就接应上了,“哥,真走的这么急?”

    “别废话了,送我去机场吧。时间也不早了?!崩詈妥砀诘禄帐指姹?,上了苏明的桑塔纳。

    到了广洲机场,李和也没有时间跟苏明多做交代,匆匆领了登机牌,拿着大包小包上了飞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