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道如一边仔细开车一边把包拿给黄炳新,“把里面的审计报告掏出来,给李先生过目一下?!?br />
    黄炳新依言从公文包里拿出厚厚的文件,“李先生,这是会计事务所最新的审计报告,你看看?!?br />
    一般公司的财务审计,是由会计师事务所来进行的,外部审计是发现问题、降低风险的有效手段?;峒剖κ挛袼蠹票ǜ孀魑笠涤胪蹲收咧淞档那帕?,是注册会计师对企业会计信息真实性、准确性进行监督的最后一道防线。

    李和接过来翻了一遍,这是一份无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厚厚的一百多页他不可能一次性看完,他只捡了一些重要的内容看,比如里面的“重要提示“。这份审计报告是他指定的会计事务所出具的,审计师是对股东负责的。

    审计的目的是在所有重大方面公允反应企业财务情况,定期或不定期对资产进行盘查,以防止个人侵吞资产及资产丢失。

    看着看着,李和的眉头就皱起来了,沈道如透过后视镜看到李和表情后就一脸的紧张,包括黄炳新都是有点不安。

    “管理机构设置不合理,责任主体不明确。这才是最大的问题?!痹诒ǜ嬷欣詈兔挥蟹⑾植莆裆系拇箸⒙?,有点瑕疵他也就轻轻放过了,这可能跟远大公司的财务人员水平有关系,远大公司参与了好几个地产项目,有的项目概算编制人员水平不高,业务不熟,错套定额或错算工程量,少算或漏算项目等,并不存在沈道如有侵占资产的问题。

    但是对于企业经营中的管理问题,他不会放过,项目管理人员素质参差不齐,缺乏专业技术知识和房产管理经验,交易中被卖方单位牵着鼻子走,这个他不能容忍,“老沈,你是学法律的,我不要求你懂管理,可是让你请个懂管理的人怎么就那么难?”

    沈道如道,“李先生,我....”

    “先别说话?!崩詈兔靼咨虻廊绲男乃?,无非怕请的人太难干,把他的风头给盖下去,要想管理一个更聪明、某些方面比你更有能力的员工并不容易,“你的眼光不要盯着眼前这一点,你当初跟着我的时候,你能想到我有今天?你能想到你能有今天?”

    他也理解沈道如的心情,当他在管理上遇到更有经验和技术的人员时,感到担忧或不安是很自然的。

    沈道如实在的回答道,“没有想过?!?br />
    哪里能想到会有今天,一下子从坑底跳到了山顶,他自己都不敢相信,豪车豪宅他该有的都有了。

    他曾经也有过开豪车住豪宅的梦想,但是梦想只是妄想,他的日子以前过的何其艰难,在普通人面前他也只有听喝的份儿,更遑论那些人前看起来衣着光鲜的富豪。

    他像一个孤魂流荡其间,外表落拓不羁,眼袋松弛、下垂、气色秽暗,内心空荡无物。他同盘恒在香港的形形色色盘男男女女一样,见识过各种贫寒和财富、猥琐和豪奢的人生,常常只能痛恨于自己的无能。

    他不敢想象失去李和的支持他会变得怎么样,一时间他觉得自己坐在车里手握方向盘,像是坐在一个小舢板在一片空茫的大海上静静地飘荡着。

    两旁的华灯和高楼大厦不断掠过车窗,车子经过山道时,李和道,“前面路边停下,好好聊聊?!?br />
    沈道如把车子熄在了路边的开阔地,先下车给李和拉开了车门?;票氯词呛苁断嗟拇粼诔道锩挥谐隼?。山顶的风吹过一丝凉意,两个人倚着石砌的护栏往下望时,到处灯火辉煌,山下的美景尽收眼底,心瞬间雄壮起来。

    在一片开阔的平畴间错落有致地建筑隐约还能看见一些独幢小楼,还有豪华的会所、马术俱乐部等等设施。

    一人点了一根烟,良久无言。

    沈道如先是撑不住了,低着头道,“李先生,我知错了,我会继续努力的?!?br />
    李和重重的吐了个烟圈道,“知道我看重你什么吗?”

    “遇到李先生是我的运气?!?br />
    李和道,“你这个人没有大野心,值得我信任,你要知道能让我信任的人不多。你明白我的意思没有?”

    “我知道了,李先生?!鄙虻廊缢档暮芗ざ?,他明白了李和的意思,李和需要的他的忠心耿耿,而不是需要他有多能干。只要他不变心,哪怕比他再能干的人,也无法取代他的地位。

    “你自己不会没关系,但你要会去寻找那些在这个职位上的能力比你更强的人,当你雇用了某个人,或者是让某些人进入管理职位,你都要保证训练他们,让他们有能力做得比你更好。这样你才能成为一个领导者。能识将,会用将,知人善任,这一点你早晚要学会,不然我怎么能放心把在香港的事业交给你来管理?”沈道如犯得是跟于德华一样的错误,幸好于德华已经纠正过来,而沈道如还茫然不自知,李和就有必要再纠正一遍。

    “李先生,你放心,我回去立马就重组人力资源,一定会请到最好的人才,绝对不会再辜负你的期望?!鄙虻廊缯庖豢滩潘慊腥淮笪?,立马就打起了包票。

    李和道,“慢慢来吧,也不急于一时。明年的这个时候我再来看你的变化?!?br />
    两个人聊着聊着又谈到了黄炳新的安排问题上,黄炳新目前还没有具体的职位,还跟在沈道如后面做跟班,相当于半个秘书了。

    “我听你的意见?!?br />
    李和道,“把外贸部门单独独立出来吧,由他负责?!?br />
    沈道如为难道,“外贸部门独立出来我觉得可行,可是目前的外贸部门经理做的确实不错,没有更换的理由啊,贸然让黄炳新加入不是太好把?”

    李和笑着道,“那还听我什么意见?你自己明明心里已经有计较了,你自己说吧?!?br />
    “如果我们并购康年银行成功,我想让他主持康年银行的事务?!?br />
    “你觉得他能胜任?”李和还是有点担忧,他自己是金融门外汉,无法对黄炳新的能力做出判断,但是从表面来看,黄炳新只是个普通的客户经理出身,要是真有大能耐,就不会混成这样。

    沈道如道,“他的业务能力不光郭冬云赞不绝口,高盛许多的人都对他服气,所以光从这一点来看,他能力是够的?!?br />
    他跟李和一样,在金融方面的知识有限,但是通过别人对黄炳新的态度,也大概知道黄炳新的水平。要知道郭冬云这样挑剔的人,从来不会轻易夸赞人。

    “先试用一阶段,以后再说吧?!笨的暌幸钦娴牟⒐撼晒?,李和自己真的也找不到合适的人接任,不如让黄炳新先去试试。

    两个人抽完了一包烟,又随意的聊了一些公司的发展方向,才上了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