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冬云笑着道,“李先生似乎对大陆的经济发展很有信心?”

    李和不假思索的道,“不只是信心,而且是肯定,中国肯定能美国,成为全球制造业第一大国?!?br />
    桌子上的人哈哈大笑,超过美国?

    这是个笑话。

    也许可以成为年度最佳的笑话!

    史威廉慢慢的掩住笑意,然后才道,“李先生,冒昧的问一句,你是从哪里来的信心?”

    “纯粹一家之言罢了?!闭飧龌疤饫詈兔挥姓鄣谋匾?,最终的结果肯定是谁也说服不了谁。

    他做不到王八之气一发,让对方哑口无言。

    这顿饭吃的差不多两个小时,郭冬云才提议结束。

    李和看看桌子上的二十多道菜,眉头就皱住了。

    许多菜基本都是没动。

    八个人居然点了二十多道菜,这还不包括后面端上来的糕点和水果。他带着人出去吃饭通常是吃多少点多少,不够吃再加菜,所以只要是他主持的饭局,通常都是盘盘光。

    “侍应生打包?!?br />
    李和这话一出来,首先是侍应生愣了。

    这是什么要求!

    郭冬云呆住了。

    你是认真的吗!

    史威廉嘲笑了。

    乡下土包子!

    沈道如和黄炳新感觉丢死人了!

    老板啊,你是土豪??!

    其他人脸上的表情更是精彩。

    侍应生朝众人看了一眼,然后才为难的对李和道,“这位先生,你是说带走?”

    她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李和道,“为什么?”

    “先生,我去帮你请示一下?!笔逃ι娴氖堑谝淮斡龅秸庵智榭?,能来这里吃饭的非富即贵,一顿饭吃个十几万都是不带犹豫的,谁会打包带走??!

    李和在他面前简直成了稀有动物。

    李和问,“这也要请示?这些没动过的菜和馒头你们怎么处理?”

    侍应生说,“倒掉!”

    郭冬云站在旁边不知道怎么插嘴了,她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而且还是在这种高档次的饭店!

    她只能对侍应生道,“那就喊你们经理过来?!?br />
    侍应生出去了一会,果然喊了一个女经理进来。

    女人二十多岁,明媚皓齿,见到郭冬云就急忙的上前道,“郭小姐,你有什么吩咐,刚才怕冲撞你的客人,也没敢过来给你敬酒?!?br />
    郭冬云指着侍应生道,“她没跟你说?”

    “说了,说了?!迸砦鞘逃ι砹?,在以讹传讹,开什么玩笑!堂堂高盛的大董事,几十亿的身家的人,哪里需要打包带走这种服务??!不是拿人开涮嘛!所以她有必要再确认一遍,“我用饭盒装可以吗?”

    郭冬云见女经理的样子非常的不爽,你这是什么眼神!

    你看好了,不是老娘要带走,不是老娘!

    她看向李和,她从来没有没有这么尴尬过!

    李和对女经理道,“可以,只要装得下就行?!?br />
    几个侍应生拿来一堆摞的餐盒,他嫌弃他们整的不利索,就在旁边背着手指点,“哎,那是猪大肠吧?不能跟羊肉混一起了,容易串味?!?br />
    “那个饭盒还能装一点,不要那么着急扣盖子?!?br />
    “那个鱼一筷子都没动啊,饭盒小了不怕,你把鱼弄两半就行了,反正都是吃?!?br />
    “对,对,就那样?!?br />
    有的动过筷子的,李和就都没要,他还怕别人有传染病呢。心里也无奈的叹了声,浪费可耻。

    这里最尴尬的就是黄炳新和沈道如了,两个人只能无奈的背着脸,眼不见为净!

    侍应生打包好,堆了老高,李和很是满意,客气的对郭冬云道,“要不你带走?回去热一热就能吃?!?br />
    所有人的眼光都聚集在郭冬云身上,她吓了一跳,急忙摆手,“谢谢,谢谢,我最近吃的有点发福,不能多吃?!?br />
    李和眼光又扫了一圈,还没等他开口,众人一下子就领会了意思,都是忙不迭的摇头,手里拎着饭盒还有没有脸出门??!

    “那我就不客气了?”

    史威廉道,“李先生自便?!?br />
    “你的中文水平不错?!?br />
    李和适时的夸赞了一句。

    “谢谢夸奖。你的英语也不错?!?br />
    李和上前提了一摞包扎好的饭盒,见沈道如和黄炳新还在发愣,就道,“愣着干嘛啊,桌子上剩下的拎着啊?!?br />
    “??!”两个人知道躲不过了,谁让这货是老板呢,要是不想混了,真的可以顶着干的!

    两个人无奈的一人手里拎了一摞饭盒。

    下电梯的时候,为了躲避别人异样的眼光,都是低着头的。

    乘着电梯下了地下停车场,郭冬云伸出手道,“李先生,下会有期!”

    反正她决定以后不会轻易请李和吃饭了。

    李和把饭盒放在地上,也伸出手道,“有时间我请你吃饭!务必赏光!”

    手还是那么的柔嫩。

    “一定,一定?!惫埔丫谙氲绞焙蛴檬裁赐写示芫?,这饭吃起来绝对需要勇气。

    史威廉等人也一一上前和李和握手告别,然后一行人闪速离开。

    沈道如把车停在李和跟前,“李先生,上车?!?br />
    李和把饭盒放进了后备箱,上车见两个人如释重负的表情,很不高兴的道,“打包很丢人吗?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沈道如不好意思的道,“不是,不是,李先生果然很勤俭?!?br />
    他还是没有胆子唱对台戏。

    黄炳新也道,“对,对,勤俭?!?br />
    李和没好气的道,“在我18岁之前,桌子上这些好菜我就根本没有见过,能喝碗玉米糊糊就是不错了,通常是吃了上顿愁着下顿??吹桨谆ɑǖ牧甘吃闾A?,那就是造孽,知道吧。打包不丢人,浪费才可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想什么?!?br />
    沈道如一边开车一边尴尬的笑道,“毕竟要当着那么多人?!?br />
    李和义正言辞的道,“通常,我们之所以担心别人因为某些事儿看低我们,恰是说明我们会通过同样的事情看低别人。其实好多时候好多事情并不丢人,只是很多人把自己看得太高看得太重,才觉得自己丢人了。面子很重要吗?至于要看别人的眼神嘛,变不成红烧肉和猪大肠,随他们看好了?!?br />
    两个人被李和一通训斥,无力反驳,说的很对,可是做起来很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