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洗完澡在床上躺着看电视,门铃被按响了,他从猫眼看了下,是宾馆的服务员,他就把门开了。

    “李先生,门外那些人你认识吗?”,说话的是一个秀气的小姑娘。

    “不认识?!崩詈筒挥孟胍仓朗切』泼切┤?,想不到居然还在楼底下守着。

    小姑娘道,“李先生,要不我们帮您报警吧。在宾馆里我们可以保证你的安全,可是要是出去,就比较危险了?!?br />
    “谢谢,我自己会处理的?!崩詈投哉庑」媚锏挠∠蟠蠛?。

    “李先生,这些人都是社团的,我们建议你寻求报警。你从内地过来,对这里的情况不是太熟悉?!毙」媚锷埔獾奶嵝训?。

    “知道是哪个社团的吗?”

    “这个我不清楚?!毙」媚镆∫⊥酚只琶Σ钩涞?,“不过鸡哥肯定知道,我帮你问问鸡哥?”

    李和点点头,“麻烦你了?!?br />
    小姑娘匆匆下去后,带上来一个戴着大金链子的中年人,板寸头,花褂子,见到李和吊儿郎当的问道,“这位先生,你找我?”

    李和递上一根烟,笑着问道,“楼下的那些人你认识?”

    “这位先生,你放心,这里是我老大罩着的,没人敢来惹事,你尽管安心住着?!卑宕缤坊氩辉谝獾牡?。

    李和道,“我要出门的吧?”

    板寸头很认真的说道,“抱歉了,出门了就不归我们管了?!?br />
    “那你告诉我,他们是哪里的,我来打发他们?!?br />
    板寸头吐着烟圈上下打量了一番李和,笑着道,“他们是和胜和下面的字头,可没有那么好打发的。你是内地来的?有相熟的大圈仔帮你出头也行,不然我建议你还是不要出这个门,特别是晚上。这几天吃住最好都在楼上?!?br />
    “我自己会处理,谢谢相告?!?br />
    ”那出事了,别怪我没警告你啊?!鞍宕缤纷罘痴庵植蛔粤苛Φ目腿?。说完,就转身走了,酒店的客人这样对待,他已经仁至义尽了。

    小姑娘大概也听过和胜和的名头,一脸紧张的道,“李先生,你还是听鸡哥的吧,你要是吃饭买东西吩咐我一声就可以了,我下去帮你买,你不需要出门的?!?br />
    李和摸摸口袋什么都没摸到,就转身回屋里的钱包里掏出20美金,递给小姑娘,“谢谢?!?br />
    “谢谢,李先生?!毙」媚锊豢推慕恿?,拿客人小费再正常不过了,然后又低声道,“我们有后门,要不我带你下去?”

    小姑娘激动的脸都红了一圈,平??腿说男》讯际?港币,10港币的,很少有李和这么豪气的,一出手就是20美金。

    李和道,“不用了,我自己会处理的。房间的电话可以外拨吧?”

    小姑娘点点头,“可以的?!?br />
    她机灵的接过李和的号码本,帮着拨通了电话。

    李和拉开窗帘从窗户口朝楼下看了看,果然有几个人站在楼底下抽烟,喝啤酒,有说有笑。

    他从小姑娘手里接过拨通的话机。

    接通的很快,他上来就问,“楼底下有人找我麻烦,处理了?!?br />
    这里不是他的地盘,他不想亲自出手,闹开了,他根本讨不到便宜。再说,简单的事情,他也没有必要弄那么复杂,简直是给自己找不自在。

    “行,我马上带人过去?!庇诘禄挥卸辔?。

    “我等你?!崩詈凸伊说缁?,见小姑娘还在旁边发呆,就问,“还有事?”

    “没有,没有?!毙」媚镏皇呛闷胬詈偷缁袄镎业氖撬?,人家凭李和几句话就敢得罪和胜和。

    李和待小姑娘走了,就合上了门。

    他躺在床上,一集电视连续剧还没看完,于德华就来了。

    于德华身后还跟着一个人。

    “喊李先生?!?br />
    中年人对李和道,“你好,李先生,大家都喊我喇叭全?!?br />
    于德华指着中年人道,“这是联英社的什么,你们叫什花棍?!?br />
    中年人窘迫道,“于先生,是红棍?!?br />
    “对,对,是双节红棍?!?br />
    “双花红棍?!敝心耆嗽僖淮尉勒?。

    “对,对,记混了?!庇诘禄挥兴亢恋牟缓靡馑?,在他眼里也就是跟金牌打仔。

    李和笑着伸出手道,“你好?!?br />
    “李先生,楼下的人已经被我堵住了,要怎么做,你尽管吩咐?!敝心耆撕苁强推?。

    李和道,“不会给你们添麻烦吧?”

    “这条街我是话事人,他们捞过界,自然是他们的错?!敝心耆撕苁强隙ǖ乃档?。

    李和道,“那就警告他们不准再来烦我,否则不会再客气?!?br />
    “知道了,李先生?!?br />
    于德华冲他摆摆手,“行了,你去处理吧?!?br />
    板寸头慌里慌张的过来,冲着喇叭全毕恭毕敬的道,“老大,你来了,也没通知一声?!?br />
    中年人一脚踹过去,瞪着眼睛道,“人家都堵在门口了,很有面子吗?”

    板寸头委屈的捂着肚子,“老大,不是你说的......”

    “滚下去,把人打发了?!?br />
    板寸头不敢再说话,慌里慌张的下楼了。

    中年人径直跟在了身后。

    李和问于德华,“你混的可以???”

    于德华笑着道,“有钱我就是他爹,得把我供着,有钱,他才能有兄弟,才能招兵买马,才能有声势,有地位,现在一个马仔出场费都涨到了二三百块,重要的场合还是五百块,没我给他撑着,他早就破产了。当初要不是遇到我,他也就是个烂仔一个,哪里像今天这样有家有业的?!?br />
    李和道,“香港的社团都是这样?”

    他也理解,于德华表面上事业做的轻松,可实际上要是没有一点暗地里的手段,他做不到今天。

    于德华道,“打打闹闹,都是一个钱字闹腾的。许多社团闹的不像话,这两年港府取消了不少社团的注册?;斓暮玫?,也就新义安姓向的,14k的老陈,据说这两个人都转行拍电影去了?!?br />
    李和笑笑,对这些也不想多了解,“你回去休息吧?!?br />
    “我给你拿了手提电话,有事也方便是不?”

    李和用手掂量了一下,“太重了,自己留着吧?!?br />
    这玩意有一斤多重了,三四十厘米长,还有半尺多长的天线,拿在手里有点找罪受了。他还是先拿call机凑合用吧。

    于德华无奈又把电话交给了旁边的司机,然后道,“老太太听说你来了,非要请你吃饭,明早我来接你?!?br />
    “不用,我有你家地址,我自己打车过去?!?br />
    于德华走后,李和看看时间,还不到八点钟,既然决定明天要去见于老太太,还不如现在就下楼去买点东西,现在店铺应该都没有关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