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至会引起价格反弹,让他一无所有!

    “李先生,假设你关于美国股灾的分析是对的,可是我们做空的股票太集中了,而且我还是坚持认为我们用的杠杆也太高了?!?br />
    黄炳新还是坚持他的观点,从始至终他就没有同意过李和的做法,他只能企盼把损失降到最低,李和一倒霉,他也要跟着倒霉。

    “分散做空股票吧,起码分散到二十股票上,杠杆用5倍吧?!?br />
    这点钱在万亿级的市场上根本刮不起浪掀不起风。

    面对这种情况,李和也要低头,他要怪只能怪自己不够专业,专业才能成就未来,他在考虑要不要去美国再读个金融专业。

    黄炳新见李和想开了,也就松了一口气,“那我先走了?!?br />
    “恩,有事情打宾馆电话,不用亲自过来?!?br />
    黄炳新走后,李和没心情上楼睡觉,就靠在墙角发呆。

    “娘勒个脚?!?br />
    他不自觉的用方言骂了一句。

    “荷兰的?”

    “是啊?!崩詈筒恢朗裁匆桓隼贤氛驹谒傲?。

    “老乡遇到老乡不容易?!崩贤泛芨咝说乃档?。

    “你是来香港办事的?”

    李和来香港几次真没遇过老乡,这边基本都是沿海过来的居多,很少有遇到中西部省份的。

    “是啊,是啊,俺这事办了五十多年木回去过?!崩贤泛苄朔艿牡?,“你说荷兰话,跟你用老家话说的得劲?!?br />
    “中?!崩詈鸵懒死贤返囊馑?,不过这老头的口音已经变了,已经听不出荷兰味了。

    “俺在对面开了一家面馆,就是咱老家的打卤面,走,俺请你戳上一碗?!崩贤飞侠淳鸵詈凸?。

    李和道,“谢了,晚上饭已经嘅了?!?br />
    他又陪老头天南地北的胡扯了一番,老头才高高兴兴的走了。

    苏明过来的时候,李和还在睡觉,揉着眼睛开了门。

    平松精神奕奕的道,“点已经踩好了,几个人没事都在一间屋子里喝酒打牌。咱只要夜里堵上了,让他们没地跑?!?br />
    这几天他一直在街上溜达,查看地形。就是勘察哪里哪里有条胡同,哪里哪里有个水坑,哪里哪里有厕所,哪里哪里有堵墙。

    要堵人也是要先熟悉地质地貌、风土人情,能很好滴围追堵截逃跑的对手。当然,万一开打时打不过了躲到哪里,或者是怎么开溜也很重要。

    “你现在带我们过去,我们再看看,一次性给他撂倒?!?br />
    苏明一行六个人,个个人高马大,看来这次是一定要帮平松找回场子了。

    二彪道,“要不现在就过去给他削了得了,削完了直接走人?!?br />
    李和见大家看向他,他边刷牙边道,“别看我,自己拿主意?!?br />
    他没闲工夫帮着他们掺合。

    平松一拨人就出去了,出门就拦了出租车。

    李和刚下楼吃饭早饭,一拨人就都又回来了,平松手里还拿着一个打火机玩,有说有笑。

    “这么快?”

    苏明道,“就是跟小崽子,能费多大功夫?!?br />
    李和问平松,“你也出手了?”

    “是?!逼剿珊茏匀坏牡愕阃?,事情是他的,他不出手就不像话了。

    李和道,“你跟他们一起去深圳吧。现在就走?!?br />
    他也不知道他们惹的是什么人,万一瞅见了平松也是多事。他不怕事,可也不想多事,想多安歇着。不怕事多,只怕多事。有事不怕事,没事不惹事。这是他一贯奉行的准则。

    平松晓得轻重,当即毫不犹豫的跟苏明等人一起走了。

    下午的时候,李和在报亭买报纸,就见不少人在到处打听有没有见到“大圈仔”。

    20世纪70年代,大批新移民涌入香港,他们当中不乏好勇斗狠之徙,不少与本地黑社会同流合污,但他们都被视为外人,称“大圈仔”。

    他们都是受过穷,挨过饿的大陆各地难民,部分人走上犯罪道路,自言烂命一条,把钱看的比命贵重,这是大圈帮相较于香港本地黑道分子更加好勇斗狠的原因。也因此,大圈无法融入到香港本地帮会,港片中经??杉呒渌鸩蝗莸某∶?。

    在香港电影中,除了吕良伟主演过的《跛豪》算是中性,其他电影中的大圈仔都是大反派,《赤胆情》中李修贤大战大圈仔,《省港一号通缉犯》中的大圈仔更是心狠手辣,《飙城》中王霄是大反派,而华仔是正义天使,至于《省港旗兵》、《龙虎家族》,王宝强配演的《火龙》,这些都是自不必说的。

    也许真的像于德华说的,这些帮派都上不得台面,可不管是“十四K”、“和记”,还是“四大”、“潮帮”,李和都不敢小瞧,他们在两岸三地的关系盘根错节,没有于德华说的那么简单。

    不过再?;故敲环ǜ旁麦险庋谈讣侗鸬娜宋锉?,

    “谢谢?!崩詈脱×肆椒萃肀?,接过老板找回的零钱道了声谢。

    “喂,前面的阿灿,你站着?!?br />
    一个小黄毛听见李和的口音很是可疑,快步堵在了李和的面前,其他人见状,也聚在李和身边围着。

    先富先文明的港人献给内地穷亲戚一个称谓——阿灿,特指那些性格愚昧、土里土气而且急于求成的大陆新移民?!鞍⒉印弊魑荡蚴档木缰薪巧?,最早出现在1979年的无线电视剧《网中人》。到了次年,一部以剧集发展而来的电影《阿灿正传》上映。戏中狠狠挖苦了内地人形象——被社会主义教育洗脑的阿灿,认为香港、台湾和美国这些资本主义世界的人民,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李和皱皱眉头,问道,“有事?”

    “哪里来的?”小黄毛语气不善的问道。

    “听我口音喽,明知故问?!崩詈陀玫氖瞧胀ɑ?。

    黄毛恶狠狠的问道,“有没有见过七个大圈仔?”

    “没有见过?!?br />
    “真的没有见过?”小黄毛问过李和,又拉过旁边的一个纹身男,指着李和问道,“七个人当中有没有见过他?”

    纹身男头上包着纱布,一看就是受伤了,盯着李和仔细瞧了下,然后摇摇头,“好像没有他?!?br />
    李和道,“如果没事,让开?!?br />
    小黄毛道,“你说没事就没事?”

    “让开?!崩詈筒荒头车陌阉话淹瓶?,就进了宾馆。

    几个人要追进宾馆,被小黄毛拦住了,进去了搞出冲突就是砸人家宾馆的场子了,这么大的宾馆可不是他们惹得起的。

    李和在电梯口等电梯冲他们冷笑,然后头也不回的进了电梯。

    小黄毛咬牙切齿的道,“等着,我就不信他不下来了?!?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