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顿饭结账的时候花了二百多港币,李爱军没有一点心疼的意思,他自己都感觉奇怪,为什么还会有心甘情愿的感觉。不要说花两百,就是花二千甚至两万他都乐意。

    他从来没有这么大方过,除了在他亲妹子身上豪气的花过钱,可从来没有在任何人身上这么爽气过。

    在医院里的康复训练,越来越好,他已经能够逐渐的摆脱拐杖了。李和与沈道如中途也来看望了他,都替他真心的高兴,可是只有他自己却高兴不起来,这意味着他就要离开医院,而龚敏也要离开。

    他装作不经意的问道,“你不想家吗?有没有考虑回去?”

    “当然想家,我父母,我弟弟妹妹都在家?;厝??为什么要回去,我不会回去的?!惫艉敛挥淘サ囊∫⊥?。

    “你一个女孩子在这种地方总归不太好?!崩畎熳?,也不会说话。

    “我家可是借债把我送到香港的,我要是回去了怎么向我爸妈交代?在香港再不好,我也有工资拿,我可以替家里还债,我可以送我弟弟妹妹上学,还可以给家里盖房子,比留在老家强一百倍了,我已经很知足了。香港的日子虽然苦,可是有奔头,老家的日子不但苦,还没有奔头。是你你会怎么选择?”

    龚敏把现在的生活和在老家的生活做对比,她还是会毫不犹豫的选择留在香港。香港的机会太多了,她来的时间不长,可是也亲眼见证了不少人的成功。

    这些人跟她一样,来港时都是一无所有。

    别人都可以成功,为什么她不可以?

    为什么成功的那个人不能是她?

    “借债?”李爱军不懂。

    “借债算什么,只要能出来,卖祖屋的都有,有钱的去美国,去意大利,去德国,去东南亚。国外有亲戚的还算好走,没亲戚的,只能到处找门路了。实在没多少钱,又没多少关系的,只能想着法子,偷偷摸摸的往香港来?!?br />
    李爱军沉默良久,最后勉强笑着道,“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我准备以后存点钱,能开个店就成,开什么店我还在考虑?!?br />
    “那祝你成功?!崩畎低?,又补充道,“我会给你写信?!?br />
    龚敏脆生生的道,“好啊?!?br />
    李和等人来接他出院,浩浩荡荡的来了七八个人,在病房里都挤满了。李爱军已经摆脱了拐杖,他掌握了假肢走路的诀窍,要领在于抬腿走动的动作。怎么弯的,怎么直的。走平路,上下坡,上下楼梯能都没有什么大问题了。除了不能快跑,他已经跟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了。

    如果不掀开他的裤脚,没有人能发现他少了一条腿。

    于德华道,“今天我请客,咱们也高兴高兴?!?br />
    李和笑着道,“行,今天宰你一顿?!?br />
    李爱军等人也笑着同意看了。

    他把沈道如拉到一边,低声的问道,“你给龚敏多少钱?”

    龚敏上午就提前走了,这让他有点失落。

    “谁?”

    “就是你给我请的那个看护?!?br />
    “一天100块,这早就商量好的,你放心,这个钱我回去会跟她算,你不用操心?!鄙虻廊绱蟠筮诌值男ψ诺?,这点钱他目前是不会看在眼里了,他愿意在李爱军面前做这个人情。

    “这个你帮我给她?!?br />
    李爱军把一叠钱交给沈道如。

    “这么多,好几千美金了吧?”

    “不多,不多,你给她吧,才二千美金?!?br />
    “你不会对她有意思吧?你俩平白无故的你给这么多钱干什么?”沈道如疑惑的问道。他对那个高高瘦瘦、肤色微黑的女孩并没有多深的印象。

    “你管那么多干嘛,给她就是了,算是感谢她这几天的照顾?!崩畎挠衅萜?,不愿意再多说。

    沈道如笑笑,心下了然,“知道了,肯定帮你送到?!?br />
    一行人驱车去了一家大酒店,海鲜鲍鱼,于德华可劲的点了一桌子。

    平松道,“难怪说香港是资本家的天堂,有钱就是舒服?!?br />
    于德华道,“何止是舒服,在香港有钱你就是爷,你就是天,你就是地,港督都得让你三分?!?br />
    众人能吃又能喝,清光一盘菜,后面又接着上一盘菜,吃成了流水席。

    “李先生?!币恢弊诿疟呙挥胁寤盎岬幕票轮沼诮枳啪淳频幕嵋詈痛钋坏?。

    李和摆手示意他暂时不要说话,他站起来举着杯子笑着道,“贫下中农同志们!社员同志们!在劳动之前,我们先喝杯酒?!?br />
    众人都是哈哈大笑,哪怕于德华几个人听不懂里面的梗,听着这调调也觉得好玩。

    他继续讲道,“为了发家致富的革命事业,大家相聚在一起,着实不容易。今天不光是庆祝李爱军同志,也是为了大家所有人,干杯!”

    “干杯”

    众人举杯,一饮而??!

    出了饭店以后,李和让于德华先把苏明等人先送回宾馆,他带着沈道如和黄炳新找了一间咖啡店坐下。

    刚一坐下,黄炳新就迫不及待的从包里掏出了一份文件,“李先生,你过目一下。我们已经跟港府财政司初步接洽了,签了《保密协议》,初步判断项目大致靠谱,这份文件是我跟沈先生通过访谈、走访获得的初步的信息和资料?!?br />
    李和接过大致翻了一遍,主要内容是从业务、财务、法律三个方面对标的进行的入场尽职调查。不管是远大公司还是康年银行,因为都是非上市公司,牵涉到的法定程序都比较少,交易的核心目的大多是业务上进行整合,所以这份并购计划书写的并不复杂,哪怕只有系统的浅层信息,足够他做出判断。

    沈道如道,“尽职调查是我委托我之前上班的律师行做的,他们是全港最大的律师行,做的非常的不错?!?br />
    尽职调查是律师开展非诉业务的一个基本环节,也是律师的基本素质要求,在尽职调查过程中,律师必须本着勤勉、谨慎之原则,对被调查对象做全方位、详细的了解。

    李和点了一根烟,慢慢悠悠的道,“你们组织团队开个立项会议吧?!?br />
    黄炳新高兴的道,“李先生,你同意了?”

    “原则上是同意了,不过能不能成功,还是看你们自己本事了,并购这种事情我并不熟悉,你们自己联系投行和律师行还有一些相关会计机构去协助吧?!?br />
    越是有困难的事李和越是想做,否则对他来说,目前也太平淡了一些。

    沈道如道,“你放心,我会安排好的。律师行我来负责,至于投行这块是黄炳新的本职工作,他也做好的?!?br />
    “是的,李先生,你放心,我们一定竭尽全力?!被票潞苁羌ざ?,刚进远大上班,他非常的急于表现。而且能参与到这么大的项目,这是他能力的体现,如果做成了,他将奠定在远大公司的地位,也将让他的名字在金融史上留下浓重的一笔。

    “不过,李先生,资金方面?”

    李和道,“资金都在远大,你们自己商量吧?!?br />
    沈道如又开车把李和送回了宾馆,然后才急忙和黄炳新一起去忙事情。

    李和刚出十二楼的电梯,就听见一阵小号声,那声音长长短短,像一只粗嗓子的鸭子,扑到了水塘里,在叫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