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没必要再次重复我的要求了,等着我的律师函吧,府君大酒店?!?br />
    李爱军把包丢给龚敏,龚敏会意,慌忙把一叠一叠的钞票重新塞进包里,她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么多的钱,在众目睽睽之下亲手拿着这么多钱,让她非常的紧张,咬了咬舌尖证明不是在做梦。

    李爱军把包重新挂在腰间,转身要走。

    “这位先生,有事情好商量?!狈沟昃砑畎脱尾唤?,有点羞恼,不过也不会当着这么多食客的面给李爱军难堪,场面还是要有的。

    “如果做不到我的要求,我们没有任何可以商量的余地?!?br />
    今天的事情让他非常气愤,要是没点脾气,如何管理几百人的厂子。李爱军自从发家之后,走到哪里都是受人尊敬的,再也没有受过这种屈辱了,哪里会像今天让人给挤兑成这样。

    “先生是从内地来的吧?”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

    “先生可能不了解香港的规矩?!?br />
    李爱军截断他的话,不想继续听他废话,“你们的规矩是狗眼看人低?今天没得商量,也不会有任何商量的余地和空间。要么给我道歉,要么咱们打官司。只有这两条路给你选?!?br />
    “你非要咄咄逼人了?”

    饭店经理的眼睛都要喷火了,李爱军要面子,他又何尝不要面子,先不管他员工对错,如果他连员工都罩不住,以后哪里还会有威信。

    “走?!崩畎泻艄舫雒?。

    “站住?!?br />
    饭店经理的话喊完,已经有两个保安拦住了李爱军的去路。

    龚敏紧张的抓着李爱军的胳膊,她一直都是老老实实地上班,哪里见识过这种场面,想不到吃个饭,会闹出这种事情。

    “滚开?!崩畎还糇プ鸥觳?,瞬间感觉自己责任重大,拄着拐杖,单手就把两名保安推了个趔趄,要打架他可不怕。

    两名保安瞬间变色,举着拳头就要冲李爱军上。

    “住手?!?br />
    饭店经理又及时阻止了保安,他吸了口气,不让自己冲动,要是传出去饭店打客人的话语,他这生意也就不用做了,他们可不是黑店,名声还是要的。

    “想怎么样,直接说,我可不想浪费时间?!?br />
    饭店经理转身对着在旁边冷观的服务员道,“向这位先生道歉?!?br />
    “经理,我....”

    服务员还要辩解。

    “道歉,本来就是你的错。我们饭店的宗旨是什么,客人是上帝,客人进门你是怎么对待的?这就是你服务的态度?”

    饭店经理当着这么多客人说出这番话,也显得有理有据,反而引得大家的点头称赞。

    “经理,这不是我的错?!狈裨敝沼谟谢岜缃?。

    “道歉?!本砝渥帕乘档?,“不然明天就不用来上班了?!?br />
    他想尽快解决这件事情,在没有摸清李爱军的底牌之前,还是不要得罪的好,能随身携带二十万现金的人,绝对不是普通人。再说,在现实生活中,他们做生意的最希望的就是平平安安、稳稳当当,甚至有人还把“能忍者自得平安”当成自己人生的座右铭,他们通常的选择当然是“能不打官司尽量不要打官司”,不到万不得已的地步,他们是不会打官司的。

    “经理?!狈裨蓖蝗徊恢廊绾问呛?,泪水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了。

    “快点向这位先生道歉?!?br />
    这位服务员长的有点姿色,可饭店经理没有怜花惜玉的习惯。

    服务员知道她躲不过这一劫了,愤恨的看着李爱军,把眼前的死瘸子已经骂了八百遍,咬着牙道,“对不起?!?br />
    声音细若蚊声。

    “我没听见?!崩畎匠J呛芎盟祷?,要在平常,也就这样过去了,可是今天不是他一个人,旁边还有一个龚敏呢,这姑娘也受着委屈呢。

    “重新说一遍,谁听到见啊?!?br />
    饭店经理催促道。

    “对不起?!狈裨敝沼谟直兆叛劬χ馗戳艘槐?,好像受了多大委屈似得,眼泪不断线般的往下滴。

    李爱军最是见不得别人哭,转身就带着龚敏出了饭店,然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走了几步,把拐杖放下,靠在墙边,点了一根烟。

    龚敏道,“李哥,你真厉害?!?br />
    眼里是一副崇拜的眼神。

    “欺侮个女孩子,算的什么本事?!?br />
    李爱军不以为意的说道。

    “是那个女孩子不对在先,你不用自责,对付这种人,你就不用客气,我支持你?!?br />
    龚敏这一刻才算重新认识了李爱军,哪怕两个人相处了半天,都没这一会儿来的实在,来的深刻。她突然觉得跟着这样的男人特别有安全感,这种安全感从来没有任何人给予过她。

    她心里陡然间开了花。

    李爱军道,“这次相信我有钱了吧,咱们去吃饭,不用替我省钱,你带路,咱去最好的饭店,想吃啥就点啥?!?br />
    龚敏笑着点点头,“那去前面?!?br />
    她这次却是不客气了,哪怕下饭店肯定是吃不穷李爱军的。突然又有点失落,她在想着二十万美金,她几辈子也是挣不来的。

    这次找的是一家中等档次的饭店,她点了一个烤鸭,一盘鱼,还有几个特色菜,又替李爱军要了一瓶啤酒。

    李爱军道,“你不喝吗?”

    龚敏摇摇头,“我不会喝酒?!?br />
    “你试试,这个啤酒不错?!?br />
    啤酒是德国进口的啤酒,颜色不是白的,挺黄,比国内的啤酒颜色深多了。李爱军不确定这是啤酒,疑惑的喝了一口,感觉不错,喝起来全是麦香,所以坚持给龚敏也倒了一杯。

    龚敏虽然是在饭店里上班,但是基本不碰酒,在她的观念里,只有男人才喝酒,喝酒的女人都不是好女人。

    酒杯被她抵在下唇,想喝又不敢喝,最后在李爱军鼓励的眼神下,还是轻轻的抿了一口。

    吐着舌头道,“有点苦?!?br />
    “可是好喝。果然贵有贵的道理?!?br />
    这一瓶啤酒三十块,已经超出了李爱军的心理价位,不过也捏着鼻子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