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议室里大家讨论热烈,但是意见怎么样都无法统一,一边是投降派,一边是主战派。

    于德华纠结的很,他一方面不服输,一方面又胆小,害怕把纺织制衣界得罪干净了他没好果子吃。跟着李和做惯了顺风顺水的生意,让他去逆水行舟是何其难。

    他点了一根雪茄,然后问道,“大家有统一的意见了吗?”

    会议室里又突然变得落针可闻。这个时候反而没有人愿意轻易发表意见了。数十位西装革履的经理,不是低头看着自己的皮鞋,就是抬头将目光游离在天花板之上。

    他朝着每个经理面前一一扫过,没有一个人接话。

    他重重的叹了口气。

    叹这些经理的无能,也叹自己的无奈。

    “行了,那就散会吧?!?br />
    柯经理道,“于先生,我们有今天的成绩非常之不容易,所以我认为我们坚决不能退缩。我与公司共进退?!?br />
    他在关键时刻却表了衷心。

    主战派也纷纷附和与公司共存亡。

    于德华冷冷的道,“还没到存亡的关键时刻。散会吧?!?br />
    众经理手捧着文件夹纷纷离座出了会议室,互相交头接耳地离开。只剩下了吴秘书。

    她说,“于先生,我觉得柯经理说的非常有道理,如果我们退缩了,之前所做的工作都是白费了,这可都是你的心血?!?br />
    一旦公司提价就是失去了价格优势,之前好不容易得来的市场份额都会失去,同时突然提价也会导致失去好不容易建立的信誉。

    “我再考虑考虑,你出去吧?!?br />
    于德华揉揉脑袋,心烦意乱。一旦得罪这些纺织业的大佬,他于德华的的处境就会非常艰难,大家群起攻之,他守住了还好,要是守不住,他在香港将再无立足之地。

    世人只知江湖险,有谁晓得登天难,商场战场都一样。

    常说商场如战场,一边要战争,一边要谈判。没有永久的战争,也没有永久的和平。他不要相信对手会手软,会给他机会,会有同情心,战场是残酷的,也是不相信眼泪的。要是相信罗顶邦这些人,毫无准备,一旦开战,将会输得一踏涂地。

    他想到了很多很多,觉得浑身无力。

    突然脖子被一双雪白柔软的手臂给绕住了,他回头道,“你进来干什么?”

    “人家想你了嘛?!?br />
    身材丰饶,风情万种的二号秘书一直是于德华的最爱。声音甜腻媚人。她穿了一件白色的深v长裙,羊脂色的半圆胸部平滑细腻。仿佛公主般精致,棕色的卷发充满弹性而自然地垂着,头上别了一个缀满钻石的公主头饰,她喜欢把自己打扮得低调而奢华。

    她上前,热烈地拥抱着这个身材已经走形的中年男人,和她纤细的身体相接触的是一个圆鼓鼓的大肚子。

    “滚出去?!?br />
    于德华没有心情陪她。

    “人家好长时间没有看到你了嘛?!毙∶厥榧绦鼋?,这一直是她的不二法宝,于德华最是怜香惜玉,很是吃这一套。

    “滚?!?br />
    于德华恼怒的把秘书推开,整理了一下衬衫。

    “哎呀?!毙∶厥橐幌伦拥诘厣?,愣了。

    不知道于德华受了什么刺激。

    “还不滚出去!”,于德华又怒吼了一声。

    吴秘书听到声音,推开门进来,心里冷笑,这女人终于踢到了铁板了,心里一阵畅快,把二号秘书拉走了。

    小秘书边走边回头,希望于德华开口留下她,不过注定还是失望了,于德华看都没有看她一眼。

    于德华把公文包里的那份文件拿出来,想了又想,最后还是无奈的签字了。

    他相信他解决不了,那个年轻人是有办法解决的。

    看着签好的名字,舒了一口气,好像所有的重担已经不在他身上了,他发现他也许只是适合**头罢了,做龙头已经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

    把文件重新放回包里,对进门的吴秘书道,“打电话约一下沈先生?!?br />
    “远大公司的?”,吴秘书很疑惑的问道。

    “是的?!?br />
    “我们跟远大没有业务联系?!?br />
    吴秘书知道远大公司大概是因为沈道如在会展中心的地块上一战成名。远大公司强烈的拿地**,屡次出现在多宗土地的竞拍房企名单中,包括铜锣湾地块、弥敦道地王以及半山地块等多宗热门土地,开始被业内所关注。

    于德华烦躁的从公文包里翻出了沈道如的名片递给吴秘书,“赶紧去?!?br />
    吴秘书去打了电话,想不到对方答应的如此爽快,她想不明白于德华什么时候与沈道如有了交集。

    下午的太阳正是炙热。沈道如带着秘书和两名律师如约而来。

    “老于,我等你电话都等的着急死了。李先生可是问过好几次了。以为你忘记了呢?!?br />
    于德华冷冷道,“要你管?赶紧的,不要磨叽。我自会向李先生交代?!?br />
    转身带头开了会议室的门。

    沈道如毫不客气的进了会议室,一屁股坐下。

    “几位请喝茶?!?br />
    吴秘书安排人端上了茶水,他想不到两个人会这么熟稔。同时也好奇李先生是谁,这不是她第一次听见李先生这个名字,不知道是何方神圣可以同时让沈道如和于德华挂在嘴上。

    于德华把文件推到沈道如面前,“看看吧?!?br />
    沈道如把文件按给了旁边的律师。

    两边律师仔细的看了一遍,不一会儿就朝沈道如道,“沈先生,没有问题?!?br />
    沈道如朝两名律师颔首,两名律师从包里又拿出一大摞的文件交给了沈道如和于德华各式一份。

    “于先生!”

    吴秘书喊得有点急切。刚要帮于德华审核一遍,想不到于德华接过来看也不看直接就在签名处签了名字。她有点着急,不知道什么文件于德华就这样急切的签了。

    “没事?!?br />
    沈道如也在签名处毫不犹豫的签了名字,笔帽一合,然后笑着道,“恭喜你,于先生,哦,不对,是于董事长?!?br />
    于德华黑着脸道,“谢谢了,沈经理,既然弄好了,你就可以走了?!?br />
    沈道如刚出会议室,又突然回头道,“按照李先生的要求,金鹿公司的财务独立,但是为了实现李先生的整体发展目标,必须坚持母子公司发展战略一体化、投资方向一体化、项目审定一体化。金鹿公司的发展计划、技改投资、开发项目等要从行动上真正与远大公司的整体发展规划保持一致。远大公司将安排财务总监进行监管并由产权代表实行请示报告制度,对金鹿公司的重要财务决策必须事先以书面形式向远大公司报告?!?br />
    于德华咬牙切齿的道,“姓沈的,够了,你尽管得意吧?!?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