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开口问,“你对金融市场有多少研究?”

    沈道如笑着道,“你问我法律或者财会这一块我能说个差不多,这都是我吃饭本事??山鹑谡庖豢槲也欢嗌?,我也是最近帮你操作那个日经指数才学了一点皮毛,算不得入门?!?br />
    “公司里有专业的人士吧?”

    “有是有,不过算不得太精明,我们一直都是交给波士顿银行负责的。如果你真想挖人,我觉得那个黄经理就挺不错,专业度很高,做个大堂经理是挺屈才的?!?br />
    “你觉得挖的来?”,李和也觉着这个人挺专业的,糊弄他这个外行人是够了。要说缺点吧,就是势利眼一点,可社会就是这个样子,你不能要求每个人都正直。

    沈道如把一杯酒喝完,笑着道,“他年龄都快四十了,还是个客户经理,我大概也打听过,再继续混下去还能有什么前途,你呢现在是新晋的亿万富豪,他没理由不紧追你?!?br />
    “那你去谈吧?!?br />
    李和不介意用这种人,大能力没有,可是胜在经验多,经验也是财富啊。

    他又跟沈道如谈了一些香港和内地公司合并的事情。

    沈道如道,“我觉得我们的外贸部门不一定需要和于德华的金鹿合并,业务上我们是以进口为主,他是以出口为主,完全是不相干的两条线。而且我们今年的净利润有能力做到八百万美金,也不比老于差啊。我们之前跟柳联想签订的投资协议就包括进出口协议,柳联想的计算机公司在香港的分公司都是我们外贸部门帮忙负责的,如果并给于德华可能影响双方的合作?!?br />
    他知道李和比较看重跟柳联想的合作,所以把这个问题当做了主要问题。

    自从沈道如帮助柳联想拿到了美国一家叫AST的电脑的代理权后,计算机公司的发展一如中天。要知道在没有联想汉卡之前,当时的电脑是没有汉字的,插上汉字系统之后电脑就有了汉字,柳联想凭这个汉字系统,用它作武器开始做代理,AST在中国已经是最大的电脑品牌,比IBM还要大,而它在美国其实是一家很小的公司。

    此时柳联想野心勃勃要做自己的电脑品牌。由贸易到生产,这是一条敢为人先的“曲线救国”之路。

    20世纪90年代初,所谓国产品牌都是“螺丝刀式的工厂”?!拔颐前炱笠滴耸裁??要不是为

    “我再考虑考虑吧?!崩詈筒坏貌徽遄昧?。

    吃好饭,沈道如开车送李和回酒店。

    车子刚到酒店门口,于德华等人就迎了过来,“我们找不见你,以为你到哪了呢”

    李和道,“没事,跟老沈去吃了个饭?!?br />
    沈道如笑着跟于德华握了手,“好久不见?!?br />
    于德华道,“上个月才见得面,年纪轻轻的这什么记性?!?br />
    李和问苏明,“你们吃饭了吧?”

    平松抢话道,“吃了,明哥请大家吃的鲍鱼?!?br />
    李和笑着道,“你这小日子不错啊?!?br />
    苏明道,“香港这边我也是跑熟悉了,对我来说没差别了?!?br />
    李和对着于德华道,“哪里有茶室,我请你和老沈喝茶?!?br />
    于德华皱皱眉头还是带路了,随便就找了一家茶楼。

    不论工作日还是休息日,扶老携幼,呼朋唤友喝早茶成为香港一个很独特的文化现象,所以最好找的就是茶楼。

    茶楼里人头攒动,一阵热浪裹着各种香味袭来,老式的吊扇,四白落地的墙,略有破损的椅子。

    这跟李和电影中看到的完全不是一个格调的。

    算是颠覆了他的认知,他以为茶楼会是个清静幽雅的地方,会非常的适合谈话。

    沈道如道,“换个地方吧,人太多了?!?br />
    李和悻悻得出了茶楼,见不远处有家咖啡馆,就一行人进了去。

    他不喝咖啡,让于德华他们自己点就行了。

    苏明带着二彪和平松远远的躲到另外一张桌子上吹牛去了,他们知道李和有事情要谈。

    于德华道,“咖啡苦不拉几的,我也不喜欢喝?!?br />
    沈道如道,“我平常就比较喜欢喝,用来提神很不错的,再说要是饿了的话,里面还能加奶、加巧克力,多好?!?br />
    于德华把自己面前的一杯推到沈道如面前,“要是喜欢,都给你喝?!?br />
    李和对于于德华的小肚鸡肠也是无语,只得道,“你俩歇下,谈正经事情了?!?br />
    两个人正襟危坐,做倾听状。

    “我已经决定了,我金鹿旗下的股份全部转移到远大公司的手里,我个人手里不会再持有任何金鹿的股份?!?br />
    于德华早有预料,不过还是心有戚戚。

    李和继续道,“从现在开始,由于德华担任远大公司的名誉董事长,沈道如担任远大的总经理?!?br />
    “名誉董事长?”,于德华意想不到。虽然没有实权,可概念不一样,在等级上还是要高沈道如一头。

    “我同意?!鄙虻廊绺挥幸饧?,于德华的金鹿有多赚钱,他是知道的,以后拥有了金鹿的庞大现金流更是如虎添翼。

    于德华对李和道,“我们之前说的五年不分红的协议还奏效吧?”

    李和道,“当然奏效?!?br />
    “那就好?!庇诘禄低昊沟靡獾目戳松虻廊缫谎?,想占老子的便宜没门,还有四年的时间呢,他不着急。

    沈道如愣了愣,不知道李和什么时候跟于德华签了对赌协议.

    李和道,“你们实际上还是各自干各自的,唯一变化的就是股东关系。你们尽快做好股东变更,然后你们两个公司的财务部门把关系理顺了,交接不要出错?!?br />
    实际上远大公司由三家离岸公司交叉控股,也属于他一个人所有。

    这次股东变更,也在法律意义上确保了他对于德华有了完全的掌控。他之前跟于德华所有的合作基础只是一纸协议。

    如果于德华此时翻脸不认账,他也没撤。

    又商量了一点细节,李和才喊服务员买单。

    苏明倒是利索的站起来付了钱。

    他看见于德华闷闷不乐的样子,估计也能猜出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