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喜欢跟聪明人说话,更喜欢跟有社会阅历的聪明人说话,一说就通,一点就透。

    或者说喜欢跟他自己聪明程度相仿的人说话。有一类聪明人他绝对喜欢不起来,比如王慧和李老头,因为对方从来不会赞成他的观点,还要希望他去享受欣赏他们的观点。

    打乒乓球,打过去的球对方大都能接住才能玩的高兴。

    “你的想法非常富有远见,我觉得非??尚小?,方向刚跟李和谈完几句话,就被李和的王八之气所折服,赞扬的话一飘一大片。

    “客气了,客气了,只是我一点浅见”,李和非常爱听方向这种话,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从这种人嘴里出来他就非常受用,如果从小威或者平松的嘴里出来他就不屑一顾,看碟下菜玩的溜溜的。

    “我想主做胶印和书刊印刷,还有一些厂子里的产品包装印刷我们也可以做。如果在国外,高档印刷设备只是单纯的把印刷作为一个工艺环节,只需一台高速印刷机,然后上纸,调机较色,有三个工人在旁边看着印刷机跑就行了。我们呢,有前道后续,繁琐的很。所以我的意思是集中精力做一个擅长的,后面设备齐全了我们可以再做其他的”

    李和道,“既然交给你了,就是你管了,我不懂这些?!?br />
    要想发,干印刷。这话也不是白说的,他知道挣钱,但是具体怎么挣钱就不清楚了。他说的印刷是传统印刷,传统印刷在其所擅长的大批量印刷领域拥有数码印刷所无法撼动的强大优势的。

    哪怕从后来遍布街头的“数码打印”开始,也依然无法撬走传统印刷的大蛋糕。

    在数码打印店里,一般也就做做复印打字,酒店菜单,家居彩印,电子产品,各类邀请函请柬,工艺品,新产品介绍等等。有时印刷量只有几份到几十份,根本无法开印,用户只能采用数码短版印刷的解决方案了。

    方向笑着道,“你是船长,我是舵手,朝哪开还不是你说了算。再来碰一杯?!?br />
    陈大地端菜进来,笑着道,“再给你们拿几瓶啤酒,这一箱子你俩不注意就没了?!?br />
    他用了陈述句而没有用疑问句。

    在小顾走后,他已经完全进入了老板的角色,多少有点范了。

    李和问方向,“还能喝吗?”

    桌子共三个人,小毛孩杨富贵喝不了多少酒,一箱子基本都是他和方向喝的。

    方向摇摇头,“不能再喝了,天热,喝多了更容易犯困,下午我们坐车就回香河了,睡着了可不好?!?br />
    李和问,“你们是去汽车站吧,我送你们吧?!?br />
    小毛孩道,“不用的,我们跟着霞姐家具厂的车子回去,霞姐可厉害了,今年又买了两张大卡车?!?br />
    李和道,“你们还是不顺路,又不是一个公社?!?br />
    方向道,“到香河的只有一路车,我们到县里还是要转到镇上,一样的?!?br />
    李和道,“等今年赚着钱了,你们自己也买车?!?br />
    “行”,方向笑着应了,不管是拉货送货还是业务需要,买一张车是势在必行了。

    李和把方向和杨富贵送走,嫌弃天热,在饭店喝了好几壶茶都不解渴。

    人就好像被关在火炉子一样,出不得气,他把衬衫扣子解开了,整个人靠在电风扇边上,方便散热。

    陈大地又拿了一把电风扇给他,“两台是不是能好点”。

    他也不停的揩头上的汗珠子。

    李和摆摆手,“走了,越待着越热?!?br />
    出门后,太阳挂的老高,能要把人烤熟了,他穿着的塑料拖鞋都烫的发软了。

    他已经放假好几天了,都是这种无所事事的状态。

    回到家发现门是开着的,原来是老四回来了。屋子里电扇开的嗡嗡响,老四整个人光着脚丫子蹲在椅子上,拿着勺子挖西瓜吃,见李和回来,把勺子递给他,“可甜啦?!?br />
    “不吃。西瓜哪里来的?”

    李和很少买零食和水果,除非人家送上一点他才会吃上一点,这个西瓜肯定不是他买的。依照老四花钱的精细程度,她也是不可能买的,这一点她完全遗传了王玉兰的性子。

    “那个开普桑的家伙送过来的,叫什么松的。我没好意思要,他放下东西就走了?!?br />
    李和的朋友太多,老四并不是完全记得住。

    “平松吧,他留着的,你就吃吧。你午饭吃了吗?”

    “吃了,冯老奶和冯蕊在那也卖凉皮,我就顺路跟她们打个招呼,她们非要请我吃凉皮,吃多了,其他的就不想再吃了?!?br />
    老四说话还不忘把西瓜子吐到篓子里,“你下次不要去学校找我了,同学们都说我男朋友长的也太难看了,搞的我好没面子?!?br />
    “搞的我喜欢去找你似得。我问你,你什么时候回老家?”

    他要去香港,还是不放心老四一个人留在这里。

    “我不回,回去好无聊的,你每年不都是不回吗?”,老四习惯了这里,明显也不怎么愿意回老家。在城市里太自由了,她不喜欢回老家受到束缚。在城里各人各家关门过各自的日子,可以不必知道对面的邻居姓什么,这种感觉太棒了。在老家呢,她出个门都要遇到七大姑八大姨,一天就要打上好几个招呼,穿个衣服有出格,人家背地里还要埋汰她呢。

    “我马上就要出趟远门,你一个人能行?”

    “我不是孩子了,有什么不放心的。你要是实在不放心,我把李秋红喊过来陪我也行,哪怕冯蕊都行?!崩纤牧私饫詈?,只要有理,软话都不必说,也不必求。

    李和道,“行,那就留着吧。抽屉里给你放了钱,要用自己拿?!?br />
    他知道说多了也是白说,老四受王玉兰的毒太深,在钱财上跟他算计的很清楚。李和想“富养女”都养不起来,不过还是很欣慰老四这种态度。他是拥有不少钱,但是他不会为老四营造奢侈的生活,为她将来的生活制定标准线,只会尽可能的在她的教育上加大投入,这也是他将来对待自己孩子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