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海生贱兮兮的过来道,“李哥,借点小钱使使,你放心,绝对好借好还。不要多,再借给个100块钱吧”

    李和道,“记得总共借我几次钱了吗?”

    作为典型的北漂月光族,扎海生存不住钱,总要隔三差五的找李和要救济粮,李和都被弄的有点烦了。

    “那怎么会记不住,借了四次,三百七十五块!我们工资要上调了,我就能慢慢还你?!?br />
    李和道,“存钱的习惯要有,整天大手大脚的,你不买房了?你不结婚了?万一将来你有用钱处,你现在没存住,将来就没得地方哭?!?br />
    按照扎海生的工资水平,完全可以过得很潇洒的,哪里会这么不堪。

    “咱能不能不要双重标准,你花的还不是更多,你那面包车的油费比我一个月的工资也少不了多少了?!?br />
    李和道,“那是因为我收入比你高,我承担的起这种消费,你一个月才多少工资,你心里能没数?”

    不会存钱的人肯定不会花钱,就是钱不能用在正确的地方。

    对于许多家庭来说,存钱储蓄是非常有必要的,如果家里有什么变故,这笔钱就可以用来应急,增加抗风险的能力。

    偶尔也要结合实际情况考虑通胀,这时候存一万放到十年后就不到一万了。

    扎海生试探性的问道,“那这次借我五十?”

    “我回家跟我老婆商量商量?!?br />
    扎海生道,“你个单身汉从哪里来的老婆?!?br />
    李和一字一顿的道,“所以没得商量?!?br />
    扎海生围着李和不肯走,“哥,没这钱,我晚饭都没地吃了?!?br />
    “你们单位不是有食堂吗?你的饭票都是一个月存够的,哪里需要用钱”

    “那不是还有早饭吗?”

    李和掏出十块钱,“就这些了,爱要不要,多了没有。人啊,都是逼出来的,先学节俭的第一课”

    真的是好朋友的话,他不会用金钱来亵渎。

    真正需要帮忙的情况肯定会借的,就算是送他也不会有什么舍不得。

    像穆岩、刘乙博这些人借钱他都是毫不犹豫。

    但是扎海生这花钱没计划的性子还是要熬一熬,只有缺钱缺疯掉了才会想着省钱,才会有计划的花钱。

    “行吧”,没办法,扎海生最后还是叹口气接了。

    “你叹什么气??!我这么有钱的人,我要是在食堂吃饭,我一个月都花不了十块钱!你天天都嘛了?连吃饭钱都没有?”

    李和嫌弃食堂的肉烧的不好,通常也就打点青菜凑合吃了,一天开销不到三毛钱,一个月十块钱是勉强凑合了!

    要是点食堂的豪华套餐,一个月三十块钱都是不够的。

    扎海生无奈的走了,他知道李和是为他好,能借到十块钱已经算是很不错了,再为之挨上几天就发工资了。如果不是通过借钱,他还以为他有很多朋友,现在他才明白,原来他是这么孤独。

    李和的call急响了,居然是村里的电话,他以为有急事,赶紧找了公话去复机。

    “家里出了什么事了?”,李和急忙问道,接电话的居然是王玉兰,能让王玉兰花钱打长途的事情肯定是大事??!

    王玉兰道,“没事,俺就昨晚做了个梦,不怎么踏实,就想电话问问你。你对象有着落了吗,你看看暑假放假回来不,俺们在老家相一个吧?!?br />
    李和头疼,不知道王玉兰怎么又在这个事情上突然这么认真了!

    不过也是事实,他这个年龄在农村还没结婚,已经算是罕见的老光棍了,一般二十七八的光棍就有可能继续光棍下去,像刘老四这种运气的毕竟是少数,王玉兰不着急才叫怪呢?

    “那没事我就挂了啊,电话费很贵的”,李和左右而言它,而且还能戳到王玉兰的心坎上,有可能电话里多说几句话就是几斤麦子。

    王玉兰道,“那晚饭吃了吗?”

    “再打几分钟电话就没钱吃饭了,我今晚就吃的馒头?!崩詈途渚洳焕肭?,生怕王玉兰又提到找对象的事情。

    “光吃馒头怎么行呢?”

    果然是儿行千里母担忧,李和心里暖暖的,这果然是亲妈,“没事”

    王玉兰继续说:“不能只吃馒头,记得多喝点水,要不容易噎着?!?br />
    “知道了”,李和挂了电话。

    两代人的隔阂吧,在王玉兰看来,能天天吃上白面馒头简直是好的不能再好的日子了。而在李和看来,吃饭无肉,能叫吃饭吗?

    李爱军和平松两个人已经办好了通行证,李和就让他俩先坐火车到深圳等着他,他晚点坐飞机过去。

    李爱军说,“我也跟你一起坐飞机。试试新鲜的?!?br />
    平松也跃跃欲试,他也想做空中飞人。

    李和道,“你俩的飞机票我可没本事弄?!?br />
    李爱军道,“不用你管,我能买的着?!?br />
    平松也道,“我也能买的着?!?br />
    李爱军道,“就是个介绍信呗,我随便找家就能开,你甭管了,你说个日期,我们买一天的?!?、

    一想到马上就能像正常人一样行走,他高兴的早就不能自已。

    李和把李爱军送走,又问平松,“你从哪里开介绍信?”

    平松道,“哥,你忘记那个天桥百货了?那个吴胖子跟我称兄道弟的,我找他开个介绍信没问题的?!?br />
    “就是搞股份制的那个百货公司?”

    “是啊”

    “他们生意怎么样?”

    平松不屑的道,“跟咱比差的远了,不管做大小事都没胆量,又做不好,想发展挺难的。他们的那个地段真是好,咱要是盘下来,绝对发了?!?br />
    “你觉得做百货赚钱?”

    “现在做什么生意都是赚钱啊,就是冯老太她那米酒摊子,一天都能卖百十块,我还往少了说呢?!?br />
    冯老太就是冯吸溜的奶奶,这老太太尝到卖米酒的甜头后,现在出摊都是风雨无阻。

    李和道,“等机会吧,早晚咱也有自己的商场?!?br />
    其实李和理想中的业态还是做超市,不管是大型的超市还是小型的便利店,他都想去尝试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