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老头把两条狗送过来,同时也把他孙子带过来了。

    两条狗神采奕奕,围着李和左奔右跳。

    相反的是朱玮琦见到李和左右不安,埋在朱老头身后很是惶恐。

    朱老头说,“我把他交给你了,不争气了,也就高中毕业了,你看着怎么安排吧?!?br />
    朱玮琦有可能破了他家的最低学历,朱老头深以为耻。

    李和对这货也没什么好安排,因此就问朱玮琦,“你会做啥???”

    “我会画画”,朱玮琦小声的说道。

    “要不去印刷厂试试?”,李和对着朱玮琦,实际是说给朱老头听的。

    朱老头道,“印刷厂就印刷厂吧,插图绘本之类他做的来,从小跟我学过国画,功底很牢”

    既然朱老头不反对,李和就让小威把朱玮琦送到了方向那里,朱玮琦更是不敢反对了。

    “多谢了,给我这点面子。我这哪天一哆嗦人没了,他还能不能活的下去啊,我就不晓得了。他要是有你一丢丢的本事,我就心安了,你看看你这又是古董,又是宅子,一般人比不了啊?!?br />
    “别,他比有福气,拼爹拼爷爷,我都比不过他?!?br />
    打天下的一代很辛苦,二代继承很正常。朱老头算不得有钱人,跟有钱也沾不上边,可是朱老头的关系网,李和绝对不敢小瞧。

    关键这朱玮琦太蠢,拼爹拼爷只能让他迈过这个门槛,后续的发展还是要看他能力,要不朱老头哪里安排不了他,也不至于跟李和这么多磨叽。

    朱老头道,“行了,你不亏,也不看看我给你收了多少好东西。有一件事我要你答应我”

    “你说”

    “我放几件好东西在你这,将来万一我不行了,他实在混不下去,你帮我折点钱给他,每个月给他点,不至于饿死他了”

    李和稀奇道,“他有亲爹呢,找我干嘛?”

    朱老头嘿嘿笑道,“那我就自揭家短,我儿子是二婚,虽然我现在这个媳妇不错,也给生了一个孙子一个孙女,可就是亲妈五个手指头还不一定长短呢,何况后妈,要是玮琦听话,兴许他们能顾着点。关键这玮琦你也见了,走哪里都不招待见。他是从小跟我长大的,我教坏了他,我有责任?!?br />
    李和笑着道,“什么好东西?你放心放我这里,不怕我将来给吞了?!?br />
    “不怕,不怕,万一真有那么一天算是我眼瞎。本来这么多人,我不能找你,可是你看看博和尚这些人,他们不一定能活到我后头呢,瞧瞧,只能找你了”

    “答应你了,算我收着了,将来折成什么价,随行就市?!?br />
    朱老头这些年帮了他不少,他没必要去拒了这个面子。

    再说朱老头手上的东西肯定不能差的,李和不会吃亏。

    平松新买了一辆普桑,非要让李和试试。

    “哥,你要是喜欢,这车就给你开”

    桑塔纳卖20万,不是一般人随便就能买得起的,他自从开了这个车后,许多人从欣赏变成了仰视。

    李和不感兴趣,“自己开吧,我面包车可以凑合?!?br />
    平松磨磨蹭蹭的一直没走,“明哥,昨天走了?!?br />
    “徐嘉敏怀上了?”

    李和知道苏明不留种成功,肯定不会轻易南飞。

    “怀上了,医院一查出来,明哥就走了”

    李和把一壶水喝完,见平松还不走,“想在这吃午饭?”

    “哥,你看我这现在还是闲着呢”,平松终于露出了实情。

    他虽然有自己的生意,可是跟李和做习惯了百十万上千万的生意,小打小闹已经完全看不上眼了,总不自觉的认为很跌份,他可是开桑塔纳的男人!

    李和道,“暑期跟我去香港,准备一下吧”

    “哎,好嘞”,平松回答的毫不犹豫,他上次就没机会去香港,深以为憾,现在有机会自然不会放过,“那我去准备外汇?”

    “不用,都有人准备好,你自己准备好通行证,到时候出发了我通知你?!?br />
    李和开始摆手赶人。

    赵永奇给他打电话,说王慧跟何芳吵架了。

    李和问,“她俩没事怎么又遇上了?”

    赵永奇说,“她俩都在党校培训,不就又都遇上了,不知道因为什么事吵的,反正据说吵得很厉害,要不是有人拉着,估计当场都能打起来”

    要是真打起来,李和估计王慧肯定吃亏,她偏小巧,个子就输了何芳一头,但偏偏嘴毒,很招人恨。

    当然论嘴上功夫,何芳也是不差,两个人半斤八两。

    李和也不明白为什么上学时期两个人就不对付,按理来说,出社会了人应该成熟了吧,两个人都是聪明的人物,工作后还是依然是这种紧张的关系,怎么还要这么水火不容呢。

    他该偏向谁呢?

    他是偏心何芳多的,毕竟处的时间最长,可王慧待他也不差??!

    现在两个人吵架,他夹在中间又如何自处,他干脆装作不知道算了。

    否则就太为难人了!

    赵永奇说,“我就通知你一声,千万别在对方面前提另一个人,否则招灾啊?!?br />
    “晓得了,我不傻”

    穆岩跟媳妇刚没好几天,面临了一个苦恼,他媳妇要去摆摊。

    他骨子里还是有点大男人主义的,出去摆摊多丢人啊,关键还要在校门口摆,同事学生看见了,脸上就更没光了。

    “我养不起你还是怎么样,在家呆着不是挺好吗”,他现在教辅的收入可是有不少,自然能说出这种财大气粗的话。

    “我有手有脚的,要你养啥”,杨玲的性子是闲不住的。

    “那你真的想找工作,我给你安排行不,别出去摆摊了?!?br />
    能哄着就先哄着吧。

    杨玲道,“我虽然没读过书,可脑子正常,这城里工作哪里是那么好安排的,你糊弄我吧。我打听了,咱校门口卖包子的、卖玉米棒的,她们男人都是厂子职工,都是没法给她们安排工作,她们才出来摆摊的?!?br />
    穆岩找李和倒苦水,“你说她非要去卖那个粑粑,帮我想个辙吧”

    李和认为穆岩这点就不如赵永奇,那马金彩卖烤红薯卖的兴高采烈地。

    他大义凛然的说道,“我其实是支持你媳妇的,她想干啥都是她的自由,卖蒿菜粑粑也是她人生价值的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