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爱军来了,没聊上两句,就直接说了目的,“你说我按假肢行不行?”

    “你不是应该问医生吗?”

    “我问了医生,医生说可以装,做好那个康复训练,可以跟正常人一样行走”,李爱军的眼光充满了炙热,他嘴上虽然经常说认命不在乎,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多么渴望像正常人一样行走。

    “国内的假肢矫形康复做的并不好,我建议去国外,技术上还是有点保障的?!?br />
    此时国内假肢及矫形器的技术很成问题,很容易造成二次伤害,如果李爱军是普通人,也就凑合来了,可现在李爱军财大气粗,一代土豪,最是不差钱,当然要按照最好的来。

    “去国外?太远了吧”,李爱军放心不下手里的生意,还是怕走远。

    李和想了想道,“我暑期去香港,你跟我一起去吧,邀请函我给你办,你自己办签证。不过这个需要用到外汇你自己准备好?!?br />
    李爱军自从产品出口日本以后,自留了一部分外汇额度,这个不需要李和操心。

    “大概需要多少费用?”

    “这个我不清楚”

    “行,那我多带点就是了?!?br />
    只要能治好腿,他花多少钱都是不在乎的,哪怕跟以前一样还是重新回到一无所有的穷光蛋他也认了。

    李和中午在食堂吃完饭就被穆岩堵住了。

    现在他不住宿舍,穆岩这些人还真很难碰到他。

    李和盯着穆岩的干干净净的衣领口,笑着道,“你这日子过得不错啊?!?br />
    媳妇贤惠不贤惠,就看男人的衣领口,反正在他的记忆里穆岩的衣领跟他差不多,平常都是糊弄着洗了,很难搓干净,时间长了都是有点发黄甚至形成一条污渍横线。

    穆岩今天的衣领口跟平常差距的不是一般的大,就是皮鞋都是油光发亮,再也不像以前那样灰不拉几的。

    这杨玲才来了不到一个月,穆岩就胖了一圈。

    这是结婚前跟结婚后的差距??!

    “有媳妇好是好,可是好的让男人失了进取心啊?!?br />
    “得便宜卖乖吧?!?br />
    “我说真的,你说她天天把我当猪养着,一不图我建功立业,二不求我飞黄腾达,我怎么进取”

    这家伙得瑟,专虐单身狗,李和赶紧换话题,“有事?”

    穆岩把怀里的一本书递给李和,“你看看,你那个印刷厂做的,虽然质量不如学校印刷厂的,但是质量比市面上的都强,我真不得不佩服你这家伙做生意的本事,做啥啥赚钱”

    李和接过随意翻了翻,并没仔细看。印刷厂他去过好几次了,对方向的能力和本事也是十分欣赏的,这算他手里第一个高级专业人士,虽然还是借调的。

    专业的人做事情,李和比较服气,基本不需要操心,人家从管理到生产玩的太溜了,他打死以后也不想放这家伙走,谁说借调就不能转正了?

    他为了留住方向,给了方向百分之五的分红,一旦方向离职,视为自动弃权。

    一个印刷厂一年做个几千万简直是毛毛雨,方向一年分红就有百十万,他可不信方向能舍得放弃。

    “凑合吧,还行,就这样印吧,还有其他事情吗”

    “没了,主要是想给你看看这个教辅?!?br />
    老四跟李和说要去香山踏青,李和活生生的把那个“不”字咽到了肚子,挤出了一丝微笑,“去吧,去吧”。

    妹子大了不由哥!

    见老四背着包走了,他才慌里慌张喊小威跟上,“有意外情况你全权处理,给我往死里揍”

    “放心吧,我一准揍死她”,小威习惯性的拍胸脯,等反应过来才愣着问题,“不能揍李冰吧?”

    李和没好气的拍了下他脑袋,“想什么呢,谁占我妹子便宜,你给我揍谁,听清楚了没有?”

    小威点点头,让大奎骑上摩托车带上他,匆匆的去追上李冰。

    李和窝家里火急火燎的,站着也不是,坐着也不是,什么事都能疑神疑鬼。

    他去老四屋看看能不能有什么发现,结果刚到门口就发现老四把自己屋里都上了锁,这是防着谁??!

    他愈发肯定有事情!

    他找了个矬子,一把不用的旧钥匙,准备把锁开了!

    对一个八级老钳工来说,开锁这种技巧活不一定会,可是他会锉啊,锉一把钥匙对他来说简直小菜一碟啊,只要钥匙跟锁孔合得上,锁不就开了嘛,就相当于另外再配一把钥匙了!

    他先用钥匙在锁孔比划了一下,然后准备钥匙的前端锉短,以便将钥匙插到能使锁芯转动。

    正专心致志的锉钥匙呢,淡淡的香气钻进鼻孔,渗进脑海,他有些晕眩了。肩膀却被人拍了一下,一回头居然是常静,两人倒是好长时间没见着了。

    “你干嘛呢?”,常静笑着问道。

    李和道,“没事”

    “没事,你锉钥匙干嘛,自己家的屋门自己开不了?这是你家老四的屋子吧?”

    李和把锉刀和钥匙放下来,窘迫的道,“丫头年龄大了,就不好管了,最近都是神神秘秘的,我不是怕她走入歧途,看看有什么事情需要防范于未然?!?br />
    常静把头发捋到耳朵后面,面带微笑的说道,“你绝对是多心了,我说句你不爱听的话,你家老四那鬼精的哦,她把别人卖了恐怕别人还要帮她数钱,我就常说的,我家冯蕊要是有老四一半,我都不知道要省下多少心?!?br />
    李和听她这样说,也不好再继续开锁了,就把东西重新放回了工具箱。

    他要给常静倒水,发现暖壶空空如也。

    常静直接去了厨房,帮着李和点起了炉子,给他烧水。

    李和尴尬的笑笑,早上老四走的急,也没生炉子,他也忘记生了。

    常静说,“我看着你家老四出去的,还打了招呼,她说出去玩,下午才能回来。中午我给你做饭吧,你去买菜”

    “好”,李和就去菜场买了点蔬菜和羊肉,今天他没心情吃红烧肉。

    菜买回来,做好饭,两个人就这样中午对付了一顿。

    下午的时候,老四先回来了,心情看来很不错,李和硬是憋着什么都没问。

    出去在巷子路口,一边抽烟,一边等小威。

    小威骑着摩托车过来,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李和心里一紧,“真的有什么事情?”

    他屏住气,等着小威回复。

    小威叹着气道,“没事,是跟李秋红一起出去的”

    “真的?”

    “当然是真的,都是几个女孩子,我一路跟着的”

    李和阴沉着脸问道,“那你叹什么气?”

    “白跟着了啊,浪费一天的时间”

    李和劈头盖脸的打过去,“你不盼点好,你个王八犊子,打死你”

    打完一阵,才算出了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