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边李和刚参加完胡援朝的婚宴,就轮到了穆岩,这个有点让人猝不及防。

    他从来没有瞧见过穆岩有谈对象的迹象,怎么就突然要结婚了呢?

    “你这藏的够深的啊”

    穆岩苦笑道,“一直没说而已,我们老家都没摆过宴席,我也没时间回家,她就自己过来了。想着不能太寒碜她,就喊大家一起聚聚,算摆结婚仪式了。只是摆个场面,谁的份子钱我也不收”

    刘乙博乐呵呵的赞了一声,“场面、仁义”

    份子钱能省一份算一份??!

    “滚犊子,你倒是收了个饱”,孟建国把刘乙博推开,对穆岩道,“别啊,我还老光棍呢,你这不收,我以后怎么收?”

    穆岩道,“那我就管不着了,这份子我就不收了,情谊我领了,大家帮我撑开场面就行了,乡下过来的,大家包涵点就是了”

    孟建国叹口气,“说的好像我不是乡下来的似得”

    穆岩要骑自行车去车站接媳妇,李和道,“走吧,我有四个轮子的,给你做次司机”

    “求之不得”,穆岩自然不会推辞,上了车后他道,“那家四海饭店你熟悉,晚上帮我安排个位置”

    “行,没问题”,李和把车子驶上主干道,他问道,“怎么这么突然?”

    “给我根烟”

    李和从口袋掏出烟,递给去,“自己拆”

    “我跟她是一个村子的,我高中毕业后,那时候家里也急着给我找对象,就跟她见了面,家里穷,我也就认了命,人活着咋么不是活呢,娶媳妇生娃总归是应该的。77年的秋天的时候我一个同学特意来跟我说,恢复高考了,瞬间我整个人就活过来了,我跟她说,要去参加高考,要去读大学,让她不要等我了,反正只是订了亲,什么都不算的。她说你是参加高考,又不是上断头台,你去就是了。我说,我有可能考不上,万一第一年考不上,我就考第二年,还会有第三年,跟着我就是白耗时间”

    “后来呢?”,李和见穆岩只顾闷头抽烟,又忍不住继续问道。

    “后来那年冬天我就去参加了高考,恢复高考后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仓促上阵,结果我真的考上了,就现在这样子了”

    “那她还继续等着你?”

    “我让她不要等,我说我大学读完还可能继续读研,她说继续等着,也许是我懦弱吧,每次回老家都不敢面对她,就是指望着她能自己放弃,结果呢我研究生毕业都工作这么多年了,还空耗着她,不清不楚的,她家里人受了压力,逼着她跟我了结干净,她都没乐意。你说她这么大了,再拖着我成了什么人了”

    “怎么现在想通了?”

    “不但是想通了,这也是良心的选择,人什么都可以放弃,可放弃不了良心,不能昧着良心啊”

    “将来不后悔?”

    “不后悔,虽然我对她谈不上爱,可也不讨厌,所谓的人生真爱就算找到了,也需要我哄着供着,结局都不会太美好,人的生命有限,哪里能做那种无聊的事情。但是找到一个爱自己的、疼自己的,我这一辈子会过得很舒服”

    “真有道理”,李和竟然无法反驳。

    到了火车站,李和把车子停在了路边,随着穆岩一起在出口等人。

    “还有几分钟就出来了”,穆岩不一边看手表,一边看出口攒动的人头。

    等了十来分钟,一波人潮散开完,还是没有看见人。

    穆岩有点急了,突然眼前一亮,急忙奔了过去。

    李和一看,在出口处,一个穿着花褂子的姑娘,脖子上挂着两个大包,手里还拖着两个大编织袋,走的很吃力,这应该就是穆岩对象了。

    个子小巧,脸红齿白,两节麻花辫子,一晃一晃,很耐看。

    穆岩要上前接过,女子赶紧摆手,“太重了,你不要动”。

    一口浓重的湘西口音。

    穆岩笑着把她脖子上的两个大包取下来,“你知道重,还带这么多东西干嘛”

    “又累不死人,都是家里的,有花生、有红薯、还有熏肉呢,晚上我做给你吃”,女子秃噜说了一大串。

    “嫂子,我帮你拎着”,李和上前要接过那两个编织袋,结果女子把袋子拽的很紧,一脸的不善。

    穆岩道,“这是我同事,一起来接你的,你东西给他吧”

    “我对象,杨玲”

    听到“对象”两个字,杨玲的脸唰的一下更红了。

    “谢谢了啊,不麻烦你,我自己拎着可以的”,杨玲坚持自己拖着。

    李和过去把车子开过来了,东西全部塞车里面了,他不得不佩服穆岩的高瞻远瞩,有这样的媳妇,这辈子肯定是吃不了苦了,想吃苦都难啊,从此世界上又要多了一个跟他一样的懒癌患者,天天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

    “满子,你瘦了呢,以后要多吃,以后我给你做饭”,杨玲一上车就对着穆岩心疼不已。

    满子,李和差点没憋住笑。

    穆岩咳嗽了一声,“城里不兴叫小名,你喊我老穆就行”

    “喊老穆多老气啊,那叫你穆哥吧”

    “不行,不行,太酸牙,还是喊我老穆”

    李和一路开车,一路要憋笑,真的挺难的。

    别说两个人真的挺登对。

    到了学校宿舍,杨玲对穆岩更心疼了,“我就说,你在城里不容易,住这么小的房子,看着就糟心”

    穆岩道,“学校宿舍是有点小,过几天我出去找个房子,咱搬大点的”

    杨玲问,“这宿舍要花钱吗?”

    “免费的,不花钱”

    “那搬出去住要花钱吗?”

    “那出去租房子自然花钱的”

    “那碰哒鬼咧,有不花钱的地方当然要住,出去住花钱的不是脑子挨枪打了嘛,你放心吧,我收拾,一样能住”

    楼道一些人过来瞧穆岩的新媳妇,很是围了不少人,杨玲要忙着倒茶端水,穆岩把她拦着,“都是熟人,都住着隔壁,不用那么给他们排场”

    晚上去下馆子,还是一些亲近的同事,才开了两桌。

    最后要给份子钱的时候,穆岩还是坚决不收,给杨玲她也是坚决不收,有点夫唱妇随的架势。

    大家都说老穆的这媳妇算是娶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