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吓了一跳,不高兴秦老头的话,什么叫活该我单身!

    “秦师傅,你这神出鬼没的干嘛呢?”。

    “一直搁你后面呢,我说,你这天天就斗狗遛鸟下馆子混日子啊”。

    “我没遛鸟”,李和及时纠正秦老头的错处。

    “行,行,那是逗狗下馆子”。

    “我也有工作,也没混日子啊”,李和不怎么爱听这老头说话。

    “不是混日子?哪有年轻人天天把时间耗这里面的?你多大了?要不要谈朋友了,要不要结婚了?我要是你爹妈非得操心死”,秦老头说的义正言辞。

    李和提醒道,“你见过我爹的,你看他操心吗?”。

    秦老头语塞,他是真见过李兆坤的,李兆坤在巷口里可没少溜达,他一眼就能瞧出什么色的,是决计不愿意搭理的。

    “你非跟我较劲,找我话茬是吧?”。

    “秦师傅咱能不能讲点理”,李和觉得这老头今天嗑药了,有点不可理喻。

    “你还真是第一个说我不讲道理的”,秦老头的脾气上来了,“那你说我哪里不讲理了?”。

    “行了,那咱换话题”,李和不想再纠结下去,这老头真不是好惹的,这老头的抠门小气劲,简直不敢让人相信他是个翻译家,同时他儿子也在部委里面居高位,哪里像显赫的家庭,表面上看小市民的不能再小市民了。

    “我把孙女介绍给你怎么样?”。

    “啥?”,李和把手放在秦老头的额头,这老头脑子有问题。

    “干啥”,秦师傅把他的手拍下来。

    李和用同情的语气问道,“你今天出门吃药了吗?”。

    秦师傅义愤填膺的道,“滚犊子,老子跟你说正经的呢”。

    “辈分差着呢,你是我老子,然后你孙女,不就是我侄女了吗”

    “老...我没跟你开玩笑”,秦老头很是气结,这小子油盐不进。

    “秦师傅,这个玩笑开大了”,这个世界变化太快,李和理解不了。

    “怎么,我孙女配不上你怎么的了,你知道有多少人追求她吗?”,秦老头气呼呼的质问道。

    “不是这个意思,是我高攀不起,真的高攀不起”,那姑娘的脾气,李和是真的高攀不起,就那姑娘性格,整个巷子里没有不知道的,一点火就着,而且很难熄。

    姑娘长的是没话说,百里挑一的相貌,李和也是经常见到的,名字也有特色,叫秦有米,据说是秦老头在乡下饿的要发昏了,他儿子给他去了信,说媳妇生了个丫头,并且顺带问了一句姑娘起啥名字好,秦老头回信说叫秦有粮,没什么东西比粮食更宝贵的了,必须叫秦有粮。就这名字,先不要说儿子同意不同意,媳妇第一个就不乐意。

    秦老头是个倔的,坚持要叫秦有粮,他儿子没辙,回信妥协了,要不叫秦有米吧。老头不乐意,粮食里面还有高粱面、莜麦面、玉米面、黄豆面、绿豆面、黑豆面、红豆面、大麦面、小麦面、荞麦面、薏米面、燕麦面,光叫米了,你让面粉怎么想?

    这个福气不全??!

    两方相持不下,最后直到老头回城,白嫩嫩的孙女已经一米出头了,叫有粮确实难听,也就同意了,有米就有米吧,

    结果呢,待秦有米长大,她自己就不乐意了,这家里得多穷啊,居然叫有米,一个大活人叫这么个名字,出门都不好意思,哪怕叫小米,她心里还能好受点,她三番五次的要求改名字,都没如愿。

    是秦老头不愿意,有米有粮是福气,福气改了还得了,这样的高级知识分子,在关键时刻比乡下老农民还拧巴。

    这秦小米把她父亲给怨恨上了,你说报喜就报喜吧,你没事让爷爷给起啥名字??!

    秦老头的儿子被闺女埋怨,也是一肚子委屈,我当初就是随便那么客气了一句,谁想他当真了??!

    所以最后又生了男孩,绝技不敢让秦老头起名字了!

    秦老头瞪了李和一眼,毫不客气的道,“我知道你高攀不起,所以你努力去追一下呗,反正你闲着也是闲着,对不对?我给你透个消息,她还没对象”。

    李和头摇的跟波浪一样,“追不上的,追不上的,我就是地里的泥腿子,腿上的泥巴还没洗干净呢”。

    “别啊,我也是泥腿子出身,谁也别瞧不上谁。再说你好歹也是个副教授,努力一把还是有希望的。你不努力,怎么就知道追不上?我这边跟她好好说说,再帮你使点劲,你那边再上点心,两下一合计不就成了嘛,年轻人要有信心,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呢”,秦老头突然间变得善解人意。

    “不行,不行”,李和听到那个“副”字,心里就不怎么舒服。

    但凡急着推销出去的,没有什么好的,李和自认自己不傻,肯定不能听这老头瞎吹。

    “怎么不行呢,我孙女长的丑?”。

    “那不能,长的很好看”,李和发自肺腑的说道,这姑娘要是丑,真没好看的了。

    “学历低了?”

    “不能够啊,堂堂名牌大学高材生”,一个老牌知识分子家庭,出个高中生才叫稀奇呢。

    “工作单位不好?”,秦老头急了。

    “那更不能了,大机关的干部比我这破老师强个百倍”,这句更是李和的真心话了。

    秦老头黑着脸问道,“不能嫌弃她脾气不好吧?”。

    李和乐了,感情你这老头自己知道??!

    “嘿嘿,是挺活泼的”。

    秦老头没好气的道,“要是脾气好,我也不能找你??!”

    李和恼了,那也不能拿我当接盘侠??!

    “秦师傅,天也不早了,咱各回各家吧”。

    “我跟你说,我孙女温柔起来也很温柔的,也很有孝心,也很有爱心”,秦师傅拉住李和。

    忽悠鬼呢!

    李和能信这话才叫有鬼呢!

    “秦师傅,你看上了我哪点好,我改行不行!”

    “我就看上你懒,安全”。

    瞬间友尽.....

    李和扪心自问,当初决定来地球,到底是对是错。

    “我哪里懒了?”,李和非要较劲。

    秦老头不屑的道,“你连对象都懒得找,不是懒是什么?”

    “我有对象,秦师傅,你真别费心了”,李和祭出杀手锏。

    “就你这种货色也能有女朋友?”,秦师傅唯一想到的就是何芳了,但是众所周知她跟李和差着年龄呢,哪怕两个月以前住一个院子,从来也没人多想过,哪个宅子不是住着十几户人家,就这李和家,人家还可惜这么大的宅子就住了两个人,还有那么多的空房间,许多人还问李和租不租,里面不乏有漂亮的单身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