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求饶没用!”,李和被这王小王八蛋气的心肝还在发颤,对小威道,“继续打”。

    “我真的错了”,朱琦玮哭的更加心颤,自己这到底是惹上了什么人啊,爷爷说这人是个温文尔雅的老师??!

    这哪里是老师??!

    他看到小威再次扬起的右手,吓得瑟缩一下,马上爬了起来,迅速的退到了一边。

    小威追上他,把他提起来,左右瞅了一下,发现没下手地方了,左右脸再抽就真的肿起来了,朱老头脸上肯定不好看。

    突然灵机一动,把朱玮琦的胳膊扭了一圈,死死的压在他的后背上。

    朱玮琦发出了惊天动地的惨叫。

    李和问,“服了吗?”。

    朱玮琦倒吸一口凉气,额头上的汗珠子已经滴下来了,哆嗦着嘴,他终于有些害怕了,“我服了,服了”。

    “回答慢了,继续”。

    “啊,你骗人!”。

    小威依法炮制,扭转了另一只胳膊。

    朱玮琦又是一声尖叫。

    李和问,“服了吗?”。

    “服....了”,朱玮琦此时已经痛得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哭着道,“求求你,赶紧送我去医院,我要去医院”。

    “行了吧,回去吧,又没死人”,李和看也不再看他一眼。

    小威就把朱玮琦撵走了,又不是伤筋动骨不能走路了,哪里还需要人送。

    朱玮琦大难不死,慌里慌张的跑了。小威感叹还是打的轻了了,他年龄越大,反而越发分的清楚轻重了,朱老头待他可是不差,这可是朱老头亲孙子,真的揍坏了,他也没法子跟朱老头交代。

    开学的时候,李和开着他那辆面包车去学校了,他出门办事都是四个轮子了,而摩托车已经送给了陈大地。

    车子停在李胖子的饭店门口,李胖子围着车子看了一圈,“乖乖,这不得了,鸟枪换炮啊,这得多少钱啊,没个十几万恐怕不行吧”。

    李和问,“差不多吧,最近生意怎么样?”。

    李胖子立马变成了愁眉苦脸,“哪里有生意哦,你也不看看新开了多少饭店”。

    “你这面积小不说,一不临街,二不靠路,谁有时间大老远来你这吃饭,是时候换个大的门面了,你这些该扔的也就扔了吧”,李和说的一点情面也没留,这李胖子的饭店本来就是在居民区,前几年偷偷摸摸的做,着实赚了一笔,可政策放开以后,他这里的弊端也就显出来了,面积小,档次低,那油腻腻的桌子都能让人反胃了,请客吃饭都没面子,谁还能找不不自在过来吃这一口饭。

    沿街路口新开的饭店一家接着一家,一家比一家的阔气,价格也不比李胖子贵,李胖子自然也就没了生意。

    “那我再想想辙”。

    1987年的春学期,李和又恍然感觉进入了另一个时代,经历了这几年的种种“热”,例如“现代主义”热、“人道异化”热、“观念更新”热、“现代意识”热等等之后,喇叭裤、蛤蟆镜似乎逐渐开始让人接受了。

    许多人还是急切地想了解外面的世界。许多手抄本也从地下变成了公开出版,学生们课堂上看《查泰莱夫人的情人》、《茶花女》,李和也只是会心一笑,老司机的队伍早晚会越来越壮大的。

    他当年读《茶花女》就是当做生理启蒙读的,谁会去关心里面的爱情曲折故事,论曲折崔莺莺、杜十娘也甩交际女玛格丽特十万八千里,所以里面糟心的片段他都是跳读的,专门找里面让人浮想联翩的情节,还经常暗恨描写的不够细致。

    春天来了,季节性的梦也多了…

    刘乙博带着她媳妇在宿舍楼晃来晃去,有点碍眼,他们的的快乐非得要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李和帮着这小俩口搬家,他的面包车发挥了用武之地,刘乙博行李没有多少,唯有书多,跟穆岩一样,喜欢买书,面包车上都是塞满了书。

    刘乙博说,“离着你这个债主远远的,我心里也踏实些”。

    小俩口在学校附近租了一套房子,面积挺大,不过太过老旧了些。

    中午本着节俭的原则也没下馆子,刘乙博媳妇江燕下厨,几个男人在客厅聊天,。

    李和道,“不用等学校分房子了,抓紧存钱自己买房才是正紧”。

    他也是好心提醒,等过几年房价坐上火箭,真的可能买不起,起码一两百的工资水平对于二三千一平的房价还是很吓人的。八十年代末期的时候,人民日报就专门发文论证过浦江的房价,普通工人需要工作一百年才能买得起。

    刘乙博道,“别,我还是先还你钱,背着债过日子我不舒服”。

    “不用,我暂时不差你那点钱,你不用急着还我。你看看现在市区是不是不够住,都还在扩建卫星城,这说明什么?说明房产早晚会成为稀缺商品,留着资金买房继续买房好了,将来房子肯定涨价,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李和又顺势对穆岩几个人说道,“都趁着有钱赶紧买”。

    他苦口婆心的劝着周围人买房,为推高首都的房价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穆岩道,“将来学校也分房的,时间早晚而已,买了也是用不上”。

    这些人将来都是学校的骨干,社会的精英,自然不会

    “分房?”,李和觉得穆岩这些人在书宅里变得有点不食人间烟火了,不客气的道,“打分制度很明确,你算算,你要积攒多少年才能房,很多老教授还住在老房子里呢,筒子楼就那么几栋,还是住的满满的。就咱现在住的那栋楼,一个单间十平方左右吧,现在都开始塞人过来了,拖家带口的挤个十平方,咱单身一个人无所谓,人家可是一家人”。

    福利分房制度,规则比较清楚,以综合打分的方式进行严格的住房分配排序。打分的规则考虑了教职工的职务、职称、年龄、工作年限、学历、家庭成员等综合因素,达到了一定的分数,才可以分配到相应的住房。

    显然穆岩包括李和这些人,没有一个是符合分房政策的,都是需要下力气死熬的。

    孟建国道,“这真是实话,照你这意思,咱不到四五十岁还没机会分房了?”。

    李科琢磨了一下,笑着道,“看来是真的没机会了”。

    穆岩道,“那就买吧,咱几个把那个教辅加把劲做好,钱一分,买房不是问题”。

    大家经李和这么一说,都有点心动,关键是大家单身的时间太久了,都觉得需要个老婆成家了,而成家最好是有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