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顾要被寿山安排到滨??碌姆沟?,可是现在这个饭店就必须有人接手。

    小顾问李和的意见,他知道李和比较看重陈大地,试探了李和的口气,要不要用陈大地。

    “你师傅的意思呢,有没有合适的?”,李和夹了个花生米,咬到嘴里嘎嘣响亮。不管是寿山还是小顾肯定手里有自己的人事安排,提拔总有个先来后到,冒然安排陈大地,可能会让他们难做。

    “师傅说听你的”。

    “你说安排谁合适,陈大地我另有安排”。

    小顾道,“我觉得陈大地挺好的,人踏实肯干,员工们都挺喜欢他”。

    “我说了,陈大地我另有安排,赶紧说”。

    小顾道,“目前真的是只有陈大地最合适了,师傅这边年后要开两家饭店,到处用人,他人手紧凑。我这边有两个合适的,可是我要带到滨海,其他的人要么架不住场面,要么都是新人,还没陈大地来的时间长呢,所以目前来看只有陈大地最合适,他这人是实在点,可是脑子不笨啊,对客人也周到,账目也理得清楚,我感觉他就是天生做厨子的料子”。

    “你没骗我?”,李和最怕下面的人为了迎合他而对他说谎话。尤其是在一个“真话缺失”的环境里,员工说谎话与假话似乎已成为顺理成章,这是最可怕的。

    小顾见李和疑神疑鬼,不由得苦笑,“真没骗你,我就觉得他最合适,没有比他更合适的了”。

    “你喊他过来,我问问他”。

    小顾笑着去喊陈大地,陈大地正蹲地上拿着老虎钳给猪蹄子去毛,要是细小的毛,直接用火给撩掉。拔毛最容易的方法是用松香了,可是松香有毒,简直是慢性毒药,寿山严禁使用,下面的一个徒弟管着的的饭店图着省心,偷偷摸摸的用了松香,直接让寿山给辞掉了,按他的话说,做吃的第一要求就是干净,吃着放心,最是马虎不得的,断子绝孙的事不能做。

    从这一方面来说,李和让寿山开饭店还是做的对了。

    小顾道,“赶紧去,好事”。

    “我就这一个了,等我拔完”。

    小顾给他夺了,“不要让老板等,记住了,以后千万不要让老板等,他最怕的就是等人”。

    他对李和的性子倒是摸清了一点。

    陈大地在李和面前坐下,听到李和让他管理这个饭店,简直有点不可置信,睁大眼睛,急忙摆手,“不行,我不行”。

    他也不是没有想过像小顾那样风光,可是也仅仅是想想罢了,知道小顾要去滨海,心里还在仔细琢磨过饭店里最合适的人选,结果也没琢磨出一个合适的。

    “不试试你怎么知道不行?你就想这样做一辈子跑堂,不想风光回老家了?”。

    陈大地道,“可是,我才来饭店没多长时间呢”。

    “是小顾推荐你的,他说你行,你反而觉得自己不行?男子汉大丈夫,不要婆婆妈妈的,我听你最后一句话,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李和有点不喜欢他这种优柔寡断了。

    “那我干了”,陈大地怕继续谦虚下去,煮熟的鸭子飞了就真没地哭去,他其实骨子里还是有点傲气的,别人能做的事情他陈大地也能做!

    “行,我能做的就这些了,做到什么程度,就看你自己本事了”。

    陈大地重重的点点头,“谢谢,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李和出门的时候对小顾道,“就他了,安排跟你师傅碰面吧,让你师傅跟他谈待遇工资”。

    待遇的事情,寿山有寿山的方法,李和还是不插手。

    至于待遇怎么样?

    看饭店门口小顾那辆崭新霸气的摩托车和手上的高档手表就知道了。

    朱老头把他孙子拉过来了,指着他孙子道,“以后给你管,不听话你尽管揍”。

    李和笑着伸出手,“你好”。

    他孙子个子中等,面相白净,斜着眼睛道,“你谁啊,你管得着吗?”。

    “琦玮,好好说话”,朱老头很是尴尬的训斥着孙子,又对李和道,“不要生气,家里惯坏了”。

    “朱琦玮,财货琦玮,珠玉白璧,好名字,好名字”,李和虽然看着来气,还是给了朱老头面子,夸赞了一下名字,不过倒是真心夸赞,这是李和遇到过的最有文艺气息的名字了,别人的不是叫“兵”就是叫“民”,还有什么“军”、“国”。

    就是叫黄浩的,他都遇见了两个,一个是他老表,一个是巷口的邮递员黄浩。

    朱老头道,“那我先走了”。

    他把人领过来,就忙不迭的走了,也没跟李和客套了。

    李和对着朱玮琦道,“要喝水,自己倒”。

    朱玮琦把腿搭在桌子上,一甩额头的长发,然后道,“我爷都管不着我,你算哪个葱能管我?”。

    李和皱皱眉头道,“你爷把你交给我,是希望你叫学点规矩,学点本事”。

    “你他娘的算个球啊,别把我爷的话当成了尚方宝剑,不要不识趣来惹我。大家就这样糊弄着,你好我也好”。

    “你以为我想管你?行,你回去吧,我会跟你爷说,我管不了你”。

    朱玮琦冷笑道,“你威胁老子?”。

    李和腾的站起来,冲小威怒吼,“你他娘的傻子啊,给我拉出去揍,这种人还留着过年??!什么时候服了,什么时候住手!”。

    小威早看这小王八羔子不顺眼了,让两个小弟把朱玮琦拖了出去。

    “你们干什么,干什么,你没权利打我,打人是犯法的”,朱玮琦被三个人拖着,反抗不得,只能大声喊叫,两只脚在地上乱蹬。

    不过两下就住嘴了,小威的巴掌已经招呼了上去,“服不服,你个小犊子”。

    朱玮琦根本没说话机会,小威的巴掌已经让他说不出话了,只剩下呜呜了。

    李和算明白朱老头的意思了,朱老头说尽管揍,原来不是开玩笑,而是真的尽管揍,这哪里是文艺青年啊,整一个盲流,估计是朱老头下不来手,借他的手打孙子。

    他朱老头那么精的一个人,能不明白他这孙子这德行根本不是做事的料子?

    “行了,差不多了”,李和要小威住手。

    “哥,这水平怎么样?”。

    朱玮琦的脸只是红,并没有肿掉,可是已经疼的说不出话了,浑身酸痛,跟一滩泥一样。

    脸上不见血,身上不见伤,才是小威自誉为的打人的最高境界。真的打坏了,可没办法跟朱老头交代啊。

    李和问,“服不服?”。

    朱玮琦一把鼻涕一把泪道,“我要去报警”。

    李和冷笑,“继续打”。

    小威几个人这次更没留手,把皮夹克脱了,蒙着他头揍。

    小威问,“这次服了没有?”。

    朱琦玮用手指着小威,“你...你”。

    李和道,“继续揍”。

    “服了,我服了,求求别打了”朱玮琦听见还要打,慌忙就哭着要服软了。

    李和看小威还在发呆,更没好气的道,“你看他哪里像服气的样子,给我继续揍”。

    “服了,我真的服了,我求求你们了,别再打了”,待第三次打完,朱玮琦的眼睛已经睁不开了,不需要询问,就直接喊服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