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点你必须坚信,最后一定是中国制造业能取胜,我们现阶段已经有了完整的教育体系,完整的工业体系,丰富的劳动力资源,只要坚持目前的政策走下去,我们的工业产品一定能在世界上有一席之地。你必须在会议上阐明你的信念,表明对中国制造业的信心”,李和开始给于德华上课。

    “恩”,于德华见李和侃侃而谈,也不知道李和从哪里来的这么大的信心,可是也只得拿纸笔记好,应付明天的发言。

    “特区的经济从内向经济转向外向型经济只是刚起步,特区的方针就是工业为主,出口为主。产品不大批出口,哪能成为开放的基地?能出口的工业产品能有什么?无非是一些来料加工产品,而且起步阶段只能做这些这些产品。在高科技制造业、精密仪器、精密机械、高级材料工业上我们倒是想做,可是有技术吗?有资金吗?从低端到高端我们总要有一个过程”。

    于德华道,“这些我理解,不光是特区,珠三角、长三角地区都是这些服装纺织、小五金的作坊,非常好起步,我也按照你的要求,给了他们一些订单”。

    “可是这些低端产品生产出来容易,怎么样才能在国际上有一席之地?”。

    于德华道,“我们人工便宜,价格便宜,自然有竞争力”。

    “是的,价格便宜??墒俏颐遣还庖鄹癖阋?,我们要做就做到同等质量的价格最便宜,我们给他做成白菜价,打破国际垄断,先把他们逼到破产再说。要把对手逼到破产,靠国内一家两家企业是没用的,要靠化纤、纺织、服装业一起抱团,要上下游企业配套合作,这就是我之前让你成立服装纺织联合会的目的,只要咱们抱团,咱就不怕在国际上拼价格”,李和还是按照中国制造业的老套路放炮,许多东西中国人不会做之前都是高价,一旦中国人掌握了核心技术,都是白菜价。

    老子就是价格低,你咬我!

    你质量高,我价格低!

    你工艺好,我价格低!

    你耐用,我价格低!

    你科技含量高,我价格低!

    你造型好,我价格低!

    反正拼价格,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什么创新发展这种话都会说,可是做起来不是一天两天就能的,老子肚子都快填不饱了,谁有功夫跟你谈工匠精神!不要想着多有逼格,关键有逼格的事情做不来??!

    轻工业产品要是不做成白菜价,简直是对不起老天爷了!

    “我们的对手主要是日韩企业,都是万人的纺织大厂,咱能给他挤破产?”,这话于德华真的不信了,国外的大厂他也去参观过,不要谈技术水平,光是管理水平就比国内高上好几截。

    就是目前跟东南亚的服装行业都没法比。

    “能,一定能,不光是服装产业,只要是轻功产业咱都能给他挤破产,眼镜、工艺美术品、塑料制品、五金制品、家用电器、羽绒及其制品,咱们一项项慢慢来,总会有那么一天的”,李和不免有点向往,他想着哪怕能把国内轻工业的进程提前个几年也是好的。

    “那我们组建这个轻工业联合会的目的就是打价格战的?”。

    李和笑着道,“那你以为呢?就是要抱团到国际上打价格战,没有比中国更勤劳和更能吃苦的工人了,如果拼劳动力都拼不过,中国制造业哪里还能有前途”。

    简单的把中国制造业发展的原因归功于劳动力丰富是不正确的,印度、东南亚都有丰富劳动力,哪怕是非洲都不缺人,但是偏偏只有中国制造业崛起了。

    还是功归于中国人的吃苦耐劳。

    虽然会有血汗工厂的既视感,但是抛开生产力谈待遇就是耍流氓,具有“胡不食肉糜”的优越感。分工本来就是这个世界进步的体现,对于此时中国人的痛点是如何解决穿衣吃饭,而不是苦和累。

    工人拼命加班才换来很少的工资,造成这一切的原因也很简单,就是国家穷呗。

    一切的一切取决于生产力。

    “我们很多代工厂都是按照我们的要求,采用的计件绩效工资,很多工人恨不得24小时待在产线上,确实能吃苦啊”,于德华不得不感慨工人们为了每个月为了多出几块钱加班工资而付出的狠劲,那股子狠劲令他都感动敬佩。

    “所以一个国家的制造业就是这样,从无到有,从有到精,从精到强,从质变到量变,都会有一个过程,不要去忽略这个过程”。

    于德华抿了一口茶,忍不住乐了,“听你这么一说,好像咱做的事情就跟功在千秋一样,有多了不起似得”。

    “功在千秋我不敢说,起码是为社会做贡献。再说也是利国利己,你就不想想,你把这事做成了,你将来有登上福布斯财富排行榜上的一天?”。

    于德华嘿嘿一笑,“还真有可能”。

    只要把轻工业联合会给搞成了,他手里到时候能有多少代工厂,他能出口的产品能有多少,能赚多少钱!他自己都不敢想象了!

    “还有,代工厂的技术改造继续做,咱们继续给他们借款”,李和从去年就要求于德华给一些技术设备不好的企业做外汇贷款,数额都是不大,只有十几万美金,用来从国外进口设备,而且大多是旧设备和淘汰设备,但是却把工厂的产品质量提升了好几个等级。

    “光这项咱们在外汇汇率上就亏了600多万人民币”,于德华有点心疼的说道,按他的想法,给贷款就是已经足够让很多工厂当爷爷供着了,关键还给固定汇率,就是说借款的时候是什么汇率,还款的时候也是什么汇率,对这些厂子简直宽厚的不像话了,官方汇率和市场汇率有6块钱的差价呢,一年借出100万美金,就是差600万人民币,严格来说,他于德华一年要少赚600万人民币。

    “如果让他们用浮动汇率,这些厂子没几个能活的下来?!?,李和也是没办法,为了长远的发展,这些都是必须做的。有些厂子为了技术改造,做了外汇贷款,设备提升了,是赚了回来外汇,可是这些外汇落不到厂子的口袋里,最终要按照官方汇率兑换成人民币的,结果最后还款的时候都是高价从市场上买外汇,这一来一回就是亏钱。

    “那我就听你的”,于德华也就抱怨一下,他还是挺享受被厂家供着的感觉,他这几年听过的好话,比他一辈子听见的都要多,走到哪里现在都是前呼后拥,走哪里也敢吹一句人面广,朋友多了。

    (未完待续。)